重陽節的禮物

金秋時節,詩意與溫情俱佳的節日當屬重陽節。雙九相逢,透著美好和溫暖,熟悉的桂香,泛黃的銀杏,將秋日的節奏如微風拂動漣漪般輕輕掀開。

重陽節的禮物

我對重陽節最初的印象是源於學生時代。當時老師在三尺講台前深情並茂地朗誦著王維的那首《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遙知兄弟登高處,遍插茱萸少一人。”登高、望遠、插茱萸,飲菊花酒等都是重陽節必要的習俗。據老師講人們在這天不僅要賞菊、製作重陽糕,還要祭祖,更重要的是這一天主要是為了陪伴和關愛老人,孝敬長輩,所以重陽節也叫“老人節”。

記得剛上初一時,我的班主任就是在重陽節這一天專門帶領著我們去敬老院為老人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的。我因腿腳不便,只好坐著老師的車前去。一路兜兜轉轉,我們終於到了新農村的敬老院。同學們也個個都兢兢業業地忙活兒了起來,為老人打掃房間或是清洗衣物,而我呆呆地站在院門旁,顯得特別地無奈。

這時候,敬老院的院長走過來向我打招呼,我抬頭一看,竟然是我的小學老師,一時間所有的生疏感和不知所措都全然消失。院長問了我的情況,並鼓勵我要懷著感恩的心努力讀書,爭取有所作為。他的語氣還是和小學時候那樣和藹可親。而我也微微一笑,明白了老師的苦心,所以沒有多說什麼。

在敬老院裡,我還見到了熟悉的鄰家長輩們。長輩們原是和我住一個村子,後來兒女們有作為了,很孝順地把他們接走了,但我不知道為什麼長輩們卻住在敬老院了。我讀小學時,常和他們碰面,我那時也總會微笑著問候他們。之後念初中,遠離了村校,父母和我也很少回老家,似乎故鄉的記憶就慢慢變得有些陌生了。

清冷的風吹在身體上,但我卻百感交集,那一刻的我仿佛一下子品嘗到一生中所有的境遇,而我當時年齡尚小卻不能深刻地理解其中的含義。長輩們看到院中的我,便問:“你是淑平嗎,這麼多年沒見,個子都這麼高了呀!讀書怎麼樣,腿腳好些了沒,你父母現在怎麼樣……”他們關切的問候似冬天的火爐,一下子驅走了外在的寒冷,溫暖了我的心扉。

果然,最親還是家鄉人。和長輩們交流了很久,知道了他們都很掛念我,因為我小時候嘴巴甜深得老人們的喜歡。後來,我也終於從長輩們的口中明白了他們為什麼會住在敬老院而不和兒女們住一起了。原來,老人們怕給兒女添加負擔,覺得住一起兒女們不能好好工作,怕兒女分心,更因為擔心才因此選擇到了敬老院。簡單的話語,卻讓我的內心感到一種愛的深刻與沉重。老人愛子女,子女疼老人,為了子女過得更放心,以至於老人們寧願無奈地選擇離開。

辭別的日子終於還是在不情願中迎來了,同學們為老人們忙活完了就在班委帶領下早早地就踏上返校的路途。我是同班主任最後一起離開的,離開的時候老人們還不忘了叮囑我要努力讀書,將來好好回報和照顧我的父母。話語裡滿是鼓勵和愛,眼神裡全溫情的目光。是呀,敬老院,名字雖然很好聽,可終究溫暖不了老人的心,老人們的心終究還得需要兒女們的關愛與理解才能溫暖。老人們深沉的愛,也許他們的子女會懂,也許不會,但那時的我早已懂得。

那個深秋的重陽節,風是冷颼颼的,但我的心裡卻不再如往日那樣膽小懦弱,而是漸漸變得堅強而充滿自信。那個深秋的經歷也是我學生時代比課堂所學還要最為珍貴的禮物◆

管淑平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示意圖源:互聯網)

閃婚

“老婆,子洋他說要結 婚了。”

星河璀璨

《碧眼》觸動觀眾心靈

電影《碧眼》的導演維克多‧武認為,該片奪得第二十二屆越南電影節最高榮譽金蓮獎,大部分有賴於作家阮日映所編著充滿情感的故事內容。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文體與藝術活動正邁向正常化

經過一個多月放寬實施各項防疫措施後,本市的文化、藝術、體育活動正按照適用於每個地方、區域規定的準則而重新開放。市文體廳副廳長梅柏雄已就這些活動接受本報專訪。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