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飄搖 40 年

8月,小城又溶入雨的季節。對雨的印象我感覺很美,尤其雨聲的律動,但雨水所濺開的那種濕濕冷冷總讓人聯想到淚,而風雨水寫出的詩句總是這麼潦草,難讀,所以在這個風雨喋喋時,有人偏愛調味自己的鄉愁,有人在雨中尋找自己的影子,也有人把滴答的雨聲譜成心事,隨著湄公河   這頭放歌,讓歌聲浪浪散開,漫漫向水一方。

風雨飄搖 40 年

雨水卻又把我沖入落寞的8月。

面對滿河煙波,黃昏雨把晚霞濺得濕漉漉,我的雙眼就放在河邊種著的風景,但無一片雲彩掠過我的瞳仁,我只傾耳收容一句一句風雨的呢喃,我的心靈就像被繫在這點電硫璃的班駁中,擱淺在這霧靄的河堤。我不是追尋這閒逸的一刻,只為了把捉一個突然擴散的景色,就彷彿看到當日你盪槳遠去的背影,對於我,或者這是為自己可以抓住一刻的憑藉,舊夢的再搜集……。

應該40年了,40年的歲月流程,我無法融化成瞬間的消逝,而夢也不融化,只凝於蒼茫時刻。

曾經當年,你是去在小城煙雨的8月,浸在雨水裡軟溶溶的8月,你挽著我的手說:“畢竟,人生的際遇都牽隙在時代的背景,而我們都必需承受時代背景中付予一切的所謂考驗與磨煉,所以我要去了,去看外面的雨究竟什麼色素,會不會是七彩斑斕,也去丈量天空是否更廣闊,海是否好博大,路是否真如世人所說那麼崎嶇曲折,世界是否千姿萬態,否則,我們都會忘卻了真實的體驗,那等於忘卻了真實人生,這豈不是也等於失落了自己?這豈不是生命的浪費?”

終於,你自我放逐,去看雲舒雲捲,去追尋生命意義的深層探索。

本來,人若能朝著自己喜愛的道路走向,邁開闊步,傲嘯江湖,快意擁抱屬於自己一片認為理想的天空,做人起碼的禮數,人與人之間的互相諒解,社會和諧,生活才美好,愉快。總算是幸福的,我不置疑,因為對於人生每個人都有自我獨特的詮釋,獨特的表現,只要不荒蕪自己,不揮霍青春,尤其無悔!

所以,你去了,隨著這條河擺渡,去找尋屬於你自己的定向,而我不能阻你重負之心,站在高處,你的視野會放得更遠,正如走得更遠,你會看到世界是那麼廣闊,美麗,總算是幸福的,我不置疑。只有默默祝福,默默在這裡謹守一個40年的諾言。40年的約誓,在你回棹時與我共敘未來,那一句句訂約,那聲聲囑咐,諧和著你曾寄來一帖帖摯情超重的信件,足夠裝飾我的夢,裝飾了我40年來的生活,我本不寂寞,我已擁有一疊厚厚的釘裝成冊的夢等著你翻開。

也許翻開還是一頁頁美麗的景色,也許曾經一段漫漫日子,走過的路都是被風推著走,也許是一片泛黃的堆積,因為歲月的磨蝕,因為另一個雨季又重來了。

我不知道會不會有那麼一天,你回來仍然是溫暖的故土泥香,你回來像鳥把疲倦的翅膀交還枝頭,安靜的棲息,濤聲之投入海一樣的豪情。

假如你認為錯誤,我相信那只是一個美麗的錯誤,因為在這個小城裡我們曾擁有過點點真情的凝聚,那凝聚依舊,和無法更改那曾經殷切種種的     點存,以及還有我對你一生不著標點的牽念。

舊夢風雨飄搖40年了,愛留下千條皺紋,隨著冷雲冷雨,愛是否凋零了,得之坦然,失之淡然,不攀不比,時移世易,只好笑對晚年,頤養天年,舒心看夕陽,過著是雲淡風輕,從容平靜的生活,人生畢竟有遺撼,正如:“來時一絲不掛,去時一縷青煙”◆

陳國正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星河璀璨

《碧眼》觸動觀眾心靈

電影《碧眼》的導演維克多‧武認為,該片奪得第二十二屆越南電影節最高榮譽金蓮獎,大部分有賴於作家阮日映所編著充滿情感的故事內容。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