餃子香,母愛暖

每每到了冬至,才能愈發地感知到一種來自食物的喜慶。熱騰騰的餃子,是冬至時節不能做錯的美味,那一個個圓鼓鼓的胖乎乎的餃子如同花朵一樣輕輕撐開,餃子暖暖的,承載著兒時那些樸素而悠長的記憶。

餃子香,母愛暖

我的家鄉素有“過冬如過年”的說法,不錯的,這說的其實就是冬至節。每到這天,慈祥的長輩們都會樂樂呵呵地製作一桌餃子宴。那時,他們常在我耳邊叮嚀:“冬至到了,娃,你可得多吃點兒餃子喲,不然耳朵會被凍掉的!”但是作為孩子的我當時哪聽得進去長輩們的勸告?於是並不擔心耳朵會被凍掉,只是一個勁兒地在門外的院壩裡玩著雪花。

不過,要說到包餃子的最佳功夫,當屬心靈手巧的母親了。母親的廚藝自然是家中數一數二的,我小時候總是圍在母親身邊學做美食,或者煲一鍋湯,或者煮一條魚,或者做道糕,或者弄一盤小點心,不得不說我從母親那學到了很多關於美食的法子。但印象最深的,當還屬包餃子了,不僅僅是因為包餃子的做法易學又實惠,更為重要的是它只屬於母愛的味道。

廚房是母親展現手藝最好的場所。只見一塊塊豬肉被母親手中的菜刀地切成肉丁兒,憨厚的土豆也在歡樂中成了土豆絲,至於那些比較“叛逆”的辣椒和熱情的薑們,就更算不了什麼了。一刀刀,一聲聲,在母親那一次次熟練的刀法之下,它們不知不覺地就成為了肉丁的最佳搭檔。製餡兒的過程總是在滿足中度過的。待餡兒初具規模,還得將它放入油炒鍋裡清炒它幾下,等肉香和薑香流溢出來,餡兒料工作算是告一段落了。

擀面皮兒也是門技術活兒。這當然難不倒常和廚房打交道的母親,一道案板,一根擀麵杖,還有預先發酵好的麵團。母親先在案板上撒上一些麵粉,然後熟練地掐一小團兒麵團。此刻,擀麵杖在母親手裡就成了一件好的“武器”,一次次地來回碾壓和“廝殺”,麵團變形,成了一張張薄如紙的面皮兒。

待製餡兒和擀面皮兒的流程結束後,就可以安安心心地包餃子了。這時候母親左手拿起一張面皮,右手拾一雙筷子嫺熟地將餡兒夾到面皮上。在母親那雙靈巧又溫暖的手下,一張一合,一擠一捏,月牙形的餃子泛著微胖的身子,頓時就整整齊地跳躍到了案板上。一個個圓圓的餃子帶著一種富態之美,像極了那一個個大元寶,仔細一看,缺又覺得它們像是那能撐船的宰相肚,裝了天底下最大的包容和體貼。那暖暖的人情味兒也從面皮裡邊流溢出來,還散發著幽幽的香呢!彷彿,就只剩下一次入鍋後的蛻變了,然後化作舌尖上的美味。

在饑寒交迫的年代中,只要有一碗母親做的餃子相伴,便足以抵禦生活中所有的寒冷和困苦。這些年,時代飛速發展,原本過節才有的餃子也成了家常便飯。母親更是變著花樣,在廚房裡把一道又一道的美食打磨出來,炸餃子、煎餃子、涼菜餃……各種做法,全在母親的手中醞釀。那一個個憨態可掬的餃子全是母親疼愛我們的表現。現在母親額頭的銀髮多了,做的餃子也愈發有了溫度。此時的我,也常常在廚房中為母親做飯,儘管手藝總不及母親,可母親仍是樂呵呵地吃著,臉上泛著笑容。親情的溫暖漫過餃子在我身上傳遞著,返璞歸真的幸福全部融匯在那美美的餃子中了。

世上只有媽媽好,冬至應有餃子妙。冬至節令,雪花如約而來,但溫暖卻從不會缺席,為親人做一晚餃子就 是最樸素而真誠的愛的表達◆

管淑平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胡志明市中心區。

胡志明市──情義與愛心

若說我是一位貴人身經常得到陌生人的幫助,還不如說胡志明市是充滿情義與愛心的城市來得正確與實在。

星河璀璨

《碧眼》觸動觀眾心靈

電影《碧眼》的導演維克多‧武認為,該片奪得第二十二屆越南電影節最高榮譽金蓮獎,大部分有賴於作家阮日映所編著充滿情感的故事內容。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越南文學受諾貝爾獎青睞

由於某種原因,諾貝爾委員會寄給越南作家協會代表關於建議推薦2022年諾貝爾文學獎作者提名的信函竟遲到了半個多月。雖然錯過了機會,但這仍然是讓讀者特別感興趣的信息。

文體與藝術活動正邁向正常化

經過一個多月放寬實施各項防疫措施後,本市的文化、藝術、體育活動正按照適用於每個地方、區域規定的準則而重新開放。市文體廳副廳長梅柏雄已就這些活動接受本報專訪。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