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藝人飛鳥:熒幕上的慈母

無論是戲裡戲外,藝人菲鳥仍過著輕鬆瀟灑的生活,似乎人生的風浪從未讓她畏懼退縮。她說從小已經養成自立的習慣,人生也經歷過殘酷戰爭,因此後來面對任何坎坷的她仍冷靜接受一切,過著愉快和忙碌的晚年。

優秀藝人飛鳥:熒幕上的慈母

雖然年近九旬,但飛鳥比同輩藝人顯得更年輕和忙碌。她告知,許多劇組、藝術節目、電視遊戲或其他藝人仍經常邀請她拍戲或拍音樂短片。在耄耋之年,飛鳥視忙碌為樂趣,因為這證明她仍獲得欣賞,可為觀眾做出更多貢獻。她獨立的性格令同事們和親人都羨慕不已。

飛鳥透露:“眼看這把年紀還要自行騎車上班,自己要準備一切以來到片場,很多人替我感到心酸。但我不知應該怎麼說讓大家了解,我有子女,不是沒有能力選擇其他交通工具。我只是喜歡自己主動做所有事,不想打擾任何人。自行騎車也有助自己鍛煉反應能力,保持靈活和敏捷。目前,我可以自己騎車前去10公里以下的目的地,更遠的地方會有劇組的車接送,或我自己打車去。”

對於飛鳥來說,晚年的忙碌不僅來自她熱衷的藝術活動,此外她還參加郡、坊若干組織機構,如:婦聯會、退伍軍人協會、祖國陣線委員會等。她說,年輕時本喜歡參加各項運動,又懂得不同的藝術類型,因此雖然年紀大了但仍獲重用。“如果沒有拍戲,我也沒閒著,因為我參加坊、郡各項活動。這種忙碌令我覺得開心,因為本身可以繼續貢獻。我感謝上天給我健康身體、飽滿精神、良好記憶來做許多工作。我也感謝這個行業給我提供演出的機會,到了這把年紀還可以與各位晚輩同台演出。因此,我把賺到的錢用於公益,先是幫助家庭、親戚中的遇困者,剩下的才幫助若干我認識的處境。”飛鳥透露。

憑藉善良的樣子、淳樸的聲音,飛鳥經常獲安排飾演賢惠、勤勞、刻苦的慈母角色。這有助她在觀眾心裡奠定了熟悉的人物形象。然而,透過摸索、創意結合敬業精神,她所扮演的角色都有新鮮感,避免重複性的乏味。飛鳥說:“如果觀眾仔細觀察我的每個角色,雖然都是飾演母親或奶奶,但我都以不同方式演繹出來。藝術中我沒有什麼秘訣,只通過各項目吸取經驗,觀察大家的。我知道自己不是很出色,也沒有什麼與眾不同,但我可以做很多事情,如:唱歌、跳舞、演出、主持人,因為年輕時、在軍中參加各項活動或後來到越南廣播電台工作時,我都接受過專業培訓。”

雖然與專業影視領域接觸較晚,但至今她已有30多年演出經驗。她參演的電視劇有《白大褂》、《瑞曲》、《路邊的紅葉》、《期待幸福》、情景劇《五龍公主》等,以及多個音樂短片和廣告。飛鳥表示,在為電視劇貢獻的過程中,最重要的藝術里程碑是於2002年底首播,共有70集的《白大褂》。該劇的劇本非常有意義,給演員帶來貢獻的感覺,至今每次提到醫師的良心時仍保持原有的時事性。飛鳥告知:“1991年,在辭退市人民廣播電台工作後,我在坊工作。有一天,與導演陶伯山相遇,獲他鼓勵拍戲,我有點猶豫但最後也答應了。此前,在河內生活的時候,陶伯山知道我擅長藝術表演,所以他說如果我不繼續參加藝術活動,實在太可惜了。我接受他的邀請並開始飾演若干小角色,繼而參演《白大褂》。後來,因熱衷於演出,我減少坊的工作,集中精力於影視領域。”

如果把藝人的知名度比喻為星星的光芒,那麼藝名為飛鳥的星星雖然不比當代年輕演員的燦爛,不過這顆星星仍在默默地閃爍,不會隨著時間而摧殘。飛鳥認為,在科技時代,想出名不難,因為有許多方法來引人注意。不過,對於藝術,必須靠實力,即通過演技、劇本和作品的質量來成名。如果只靠外形或引起爭議的發言令人關注,那麼這是虛假的,容易讓年輕人錯誤的認識他們在藝術中的地位◆

艷 媚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導演武清和:透過製作電影進行自我探索

導演武清和:透過製作電影進行自我探索

對於由自己製作的影視項目,導演武清和一向都希望帶領觀眾進入片中的世界,而不是單純的看戲。他對每一個細節都準備得非常仔細和周祥,以製作出一部新的佳品,比以往的作品更有新鮮感。

文藝創作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

文化藝術

越南文學受諾貝爾獎青睞

由於某種原因,諾貝爾委員會寄給越南作家協會代表關於建議推薦2022年諾貝爾文學獎作者提名的信函竟遲到了半個多月。雖然錯過了機會,但這仍然是讓讀者特別感興趣的信息。

文體與藝術活動正邁向正常化

經過一個多月放寬實施各項防疫措施後,本市的文化、藝術、體育活動正按照適用於每個地方、區域規定的準則而重新開放。市文體廳副廳長梅柏雄已就這些活動接受本報專訪。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