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美鴛回憶與凱特‧摩絲騎摩托車的紀念

近日,吳美鴛載著超模凱特‧摩絲走在西貢大街上的合影突然被熱傳。這張在1996年《Vogue》雜誌上充滿東方氣息的圖片背後是一個關於美國工作團隊在越南的有趣故事。

吳美鴛與凱特‧摩絲在越南拍攝雜誌封面。

吳美鴛與凱特‧摩絲在越南拍攝雜誌封面。

重提25年前的回憶,吳美鴛仍覺得十分激動。那是她人生中首次與好萊塢的團隊合作。陪同凱特‧摩絲超模是著名攝影師Bruce Weber以及眾多工作人員。名為《越南早上好》的照片特輯是在西貢和峴港拍攝。

等到下午5時才能與凱特‧摩絲合影
吳美鴛透露:“當時,我正在上大學(1992-1996年)。我是西貢的首批模特兒。我不記得是哪個單位為我和凱特‧摩絲引線了,但很明顯那年獲得這個機會的人僅屈指可數。”

中選之後,吳美鴛應邀早上來到Continental Saigon酒店等候。《Vogue》雜誌的拍攝組要求她穿著白色傳統長衫,不用化妝。值得一提的是,他們不肯透露與英國超模合影的時間。只“傳召”吳美鴛和其他舞蹈演員於上午8時集合並要求準時到場。然而,等候的時間比想像中還要長。吳美鴛說:“給凱特‧摩絲化妝的工作組要幾個小時才化好妝以達到自然效果。我等到下午5時才拍攝。其他舞蹈演員早就離開了。當時,攝影師Bruce Weber向我道歉並十分感激我已耐心等候。我還記得他承諾會給我拍出最美的照片,不辜負我等候的時間。”

談到為何其他人都離開了,您仍忍耐留下來時,吳美鴛笑著說:“當時,凱特‧摩絲已是國際名模,與上個世紀90年代的仙迪‧歌羅馥名模不分伯仲的,我十分羨慕他們,而且Bruce Weber也是一位專門給超模拍攝的著名攝影師。因此,我耐心等待。我是模特,所以非常清楚自己的任務。”

凱特‧摩絲害怕但神態不變
吳美鴛分享她在拍攝現場的經歷:“拍攝組給我戴上一個斗笠扮演一名女生。後來,看報時我才發現他們注釋是:交通高峰時,穿著白色傳統長衫的越南女生載著凱特·摩絲上街。照片中的那輛摩托車是我的。”
吳美鴛回憶與凱特‧摩絲騎摩托車的紀念 ảnh 1 凱特‧摩絲在越南為《Vogue》雜誌拍攝的圖片集。
 
《Vogue》工作組很有創意,要求吳美鴛載著英國超模來到各地拍照。跟隨的是備有各種器材的大批工作人員。吳美鴛說:“下午5時,他們要求我載著凱特‧摩絲到扶董天王塑像台環島,然後繞到濱城市場。Bruce Weber坐在吉普車上與其他5人配合,每人拿著一個照相機不停地向我們拍照。吉普車在前,我載著凱特‧摩絲跟在後面。他不斷地拍,膠卷拍完了馬上有人給另一個照相機。”

雖然是名模,但在特殊的拍攝場景下,凱特‧摩絲也十分害怕。吳美鴛透露,下班高峰時間,街上車水馬龍讓凱特感到不安。“實際上,外國人來越南看到周圍都是摩托車時都很害怕。在高峰時間,街上車水馬龍,凱特特別忐忑不安。尤其是,當我與許多車輛一起繞著環島,她更加膽戰心驚。”

然而,凱特·摩絲的神態與她的害怕心理完全相反。吳美鴛十分欽佩凱特的專業作風和隱藏情緒的能力。她回想:“坐在後面的凱特·摩絲抓緊我的腰部。我感受到她的恐懼。我安慰她,如果有什麼不安請告訴我。然而,她十分專注工作。看照片,她仍保持著良好的神態。在西貢多條街道拍攝的活動延長約30分鐘。”

雖然與國際團隊合作,和世界名模接觸,但吳美鴛透露她的酬勞是零的,真讓人難以置信。但換來的是有機會在1996年6月的《Vogue》雜誌上與名人合影,留下獨一無二的照片集。吳美鴛十分感動,因為當年攝影師已經兌現承諾。她說:“拍攝完,我不知道自己在照片中的模樣。等到刊登後,我才知道Bruce Weber 攝影師已經兌現承諾。凱特‧摩絲與舞蹈演員拍的照片很小,而且設在雜誌頁面上的一角。而我和凱特·摩絲的合影卻設在兩個頁面上。”

這也是吳美鴛與凱特‧摩絲唯一一次接觸。她透露:“後來,我沒有機會再與凱特‧摩絲合作。當時,越南模特也沒有像現在有很多機會可到國外表演。這是我人生中唯一一次與凱特‧摩絲接觸。”◆

馮浩-英書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文藝創作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

文化藝術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