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歌手菲絨:不幸的童年與一生行善

以抒情民歌而聞名的女歌手菲絨從20世紀90年代至今仍獲得幾代觀眾的喜愛。在登上名望高峰前,她經歷過一個不愉快的童年。

女歌手菲絨:不幸的童年與一生行善

女歌手菲絨於1972年在嘉萊省出生。也許因為童年坎坷、父母雙亡的特殊處境,所以她所演唱有關家庭情感的歌曲格外感人。

希望自己的不幸不在孩子身上重演
菲絨透露,她是一段錯誤愛情的結果,所以外公讓她母親墮胎,而母親就躲在寺廟裡決定把孩子生下來。一個月後,外婆接她回家,她母親也去買賣賺錢撫養女兒。

在《快樂記憶》節目中,菲絨敘述,因是混血兒,所以從小她不能跟著母親。由於害怕被人嘲笑,母親隱瞞自己生過孩子一事,把女兒交給外婆照料,然後嫁人。到了8歲那年,菲絨獲母親接回一起生活,但兩年後母親去世,她成為孤兒。其實,菲絨仍十分欽佩母親,從內心深處一直渴望可以叫一聲“媽媽”。這也是年輕時,菲絨希望可以蓋一間孤兒所的原因,讓孩子們叫自己是“媽媽”。在外面時,他們也可以跟朋友說:“我有媽媽,有兄弟姐妹。”

多年來,菲絨領養了許多孤兒和流浪兒童。到了人生最後階段,她仍不想嫁人,把所有精力來照顧孩子們。她不希望自己的不幸在孩子身上重演。

困難重重的歌唱事業
菲絨透露,小時候,每次唱歌哄弟妹睡覺時,就獲得鄰居的叔叔、阿姨稱讚唱得好聽。因此她從小已經萌起將來會成為歌手的念頭。

1989年,菲絨到美國生活,獲一個慈善機構培訓6個月英語和衛生清潔課程並簽發證書,以來到一家酒店當雜工,晚上則做縫紉兼職。在他鄉的初期,菲絨在佛羅里達州坦帕市做了各種工作以幫補生活和撫養生於1992年的女兒溫迪(Wendy)。

有一次,菲絨偶然認識當時已在美國爆紅的著名歌手Trizzie 芳貞。認為菲絨擁有一把天籟的聲音,所以Trizzie 芳貞主動提議幫助,想帶她到加利福尼亞州一起生活和加以訓練。心想自己的人生已經太苦了,希望女兒有一個更舒適的生活,所以菲絨決定離開佛羅里達,為“新的行程”孤注一擲。在加利福尼亞州,除了學唱歌之外,晚上她還到飯店打工,白天去賣音樂光盤賺錢養孩子。

兩年後,菲絨開始以收錄在封面全是當紅歌手的音樂光碟裡的《鳳凰花的憂愁》和《再續舊情》兩首歌出道。不久後,她很快就走紅,在1994-1998年階段還被譽為“光碟女皇”。在整個從事歌唱過程中,菲絨沒有提到女兒溫迪,她希望女兒有一個平靜的童年,集中學習成為有用的人。2017年,當溫迪取得學士學位後,菲絨才首次公開有關女兒的姓名。除了溫迪之外,菲絨還有23個養子,有些孩子跟她一起生活,其他的都在平福省福樂寺。

今年7月,面對兩個選擇,一是返回美國跟女兒團聚,二是留在本市繼續行善和照顧孩子們,最終菲絨決定留下來。自6月中旬到8月5日,菲絨熱情參加各項公益活動,如:給疫苗基金捐款、呼籲熱心人士購買呼吸器、向窮人贈送大米、參加給流浪者煮飯的溫情廚房等等。

發現自己感染新冠肺炎後,菲絨於8月15日進入115嘉安醫院接受治療,但病情惡化,於8月26日獲轉至大水鑊醫院。不幸的是,她出現嚴重併發症,多器官衰竭,必須使用體外膜肺氧合(ECMO)和連續透析。9月28日中午11時57分,菲絨最終不治身亡,享年49歲◆

進宇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音樂家寶震近照。

寶震:我不挽留昔日風光

音樂家、藝人寶震目前靠自家的服裝店維持生計,但他依然熱愛音樂,而且不挽留昔日風光。

文藝創作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

文化藝術

文體與藝術活動正邁向正常化

經過一個多月放寬實施各項防疫措施後,本市的文化、藝術、體育活動正按照適用於每個地方、區域規定的準則而重新開放。市文體廳副廳長梅柏雄已就這些活動接受本報專訪。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