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望於TFS年輕一代

成立30年以來,TFS(本市電視台製片公司)已製作數千部電視劇。其中有不少劇集給幾代觀眾留下深刻的印象。最近,TFS經理、優秀藝人李光中就TFS的30年行程,接受了記者採訪。

由TFS製作的《白袍》曾經成為全國的電視劇現象。

由TFS製作的《白袍》曾經成為全國的電視劇現象。

記者(▲):回顧過去30年的行程,如果對TFS的烙印做出簡單的介紹,您認為是什麼?
優秀藝人李光中(●)
:在激烈競爭和充滿困難的條件下,我們最引以為榮的是一直都秉承著最初成立的標準要求,即製作優質和有口碑的作品,工作環境激發創意性。近年來,TFS的劇集數量雖有所減少,但仍保持著自己的特色,重視藝術質量、體現形式,而不單純是追求商業因素。製作團隊仍保持著一團火。這是決定作品質量的主要因素。

(▲): 經過30年,您認為TFS有哪些改變?
(●):我們確定這是兩代轉接的時期,因為與TFS初期同行的資深製片人已不再從事此行業了。當下正邁向的改變是建立和培養年輕的製片隊伍以符合當前的環境。我們希望,以年輕人對此行業的熱愛,他們將有足夠繼承TFS傳統的能力,有更多的創新,而且不被昔日的光環所影響。科技的發展是一個機會,同時也給TFS帶來挑戰,必須改變以滿足觀眾的需求。認清觀眾的新嗜好,我們正在嘗試發展長度約25分鐘的短劇。TFS也特別注重內容,題材貼近現實生活,傳達人文、向善的信息,而不是追求短暫博眼球的題材。此外,從2015年時已醞釀屬於兒童的作品,但沒有條來製作。在未來期間,我們將努力實現。今後,作品不僅由本公司的人員參加,還與其他私營、社會化單位合作。推廣工作,尤其是在社交網平台上,也將得到更多重視,從而試探觀眾的嗜好和反應。

(▲):TFS不再是製作電視劇的先鋒者,甚至可以說是已經放慢速度。身為繼承者,您覺得惋惜嗎?
(●):當前,電視劇領域正面對激烈的競爭以維持和發展。對於TFS不前進有主觀和客觀的原因。此前,我們獲提供專有的播放時段,讓觀眾養成觀看習慣並逐漸奠定了TFS的品牌。但自2012年,尤其是2015年後,我們已經失去了上述待遇,只剩下一個與其他製片單位輪流播放的時段。製作數量減少就意味著不少員工離職,他們在私營公司享有更好的待遇和酬金,而TFS無法提供挽留他們的待遇機制。此外,多年來,製作電視劇的經費很拮据,製作環節必須精打細算。每年除了完成由電視台責成製作的紀錄片之外,我們只製作兩部電視劇。

如今的TFS隊伍已繼承品牌的價值,更好地發揮並做出調整以尋求創新,觸動觀眾的感情。我們也希望獲得專門為TFS電視劇提供的黃金播放時段。

(▲):您把很多期望寄託在年輕接班人身上,那麼公司已做出哪些具體行動以培養他們的才華?
(●):TFS不會提供試驗的機會而要穩紮穩打。但這也造成若干局限,如:有題材但經費有限,無法製作。近兩年來,我們已把若干電視劇項目交給年輕導演,如:阮鴻之、陳德隆、杜科、范越福等。對於紀錄片,年輕人也獲通過新穎的構思和體現手段來發揮創造能力。我想,最重要的是激發他們的興趣,保持心中的那團火。我們這一代的製片人也努力給他們提供友好的工作環境,盡量協助給他們更多信心◆

文俊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文藝創作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

文化藝術

文體與藝術活動正邁向正常化

經過一個多月放寬實施各項防疫措施後,本市的文化、藝術、體育活動正按照適用於每個地方、區域規定的準則而重新開放。市文體廳副廳長梅柏雄已就這些活動接受本報專訪。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