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網上代言廣告:真假難辨

市委宣教處日前向各文學藝術協會發文,要求整頓藝人介紹、廣告若干日用品、保健品、藥物、美容品、虛擬貨幣時提供不實資訊,給消費者健康和財務帶來負面影響的情況。

藝人在網上發表資訊不實的廣告造成輿論不滿。

藝人在網上發表資訊不實的廣告造成輿論不滿。

黎盈讀者反映:“在抖音平台(TikTok),到處都是由若干演員、藝人廣告僅在幾個月內可減少10至20公斤神奇功效的‘減肥泡騰片’的視頻,然而觀眾無法發出評論,因為此功能已被鎖定。此事十分可怕,因為那些視頻無時無刻地存在!”

智明讀者評論:“我妻子曾經購買由一位著名藝人推銷的蜂王漿,價格十分昂貴,但服用後覺得和街市購買的沒有任何差別。為了避免浪費,妻子只好用來代替砂糖。從此以後,她成為了那位藝人的黑粉,不看有該藝人參加的任何節目。”不少年輕藝人被各個論壇列入“黑名單”,因為專門廣告快速美白皮膚、對消費者有害的化妝品。

當被觀眾反饋產品質量差,或資訊不屬實,若干藝人選擇公開道歉。不久前,因虛擬貨幣是一個敏感的問題,在國內進行交易是非法的,喜劇演員南書已在粉絲專頁上正式道歉認錯。她解釋,由於不直接管理粉絲專頁,而讓經理人代辦,所以才出錯。當被眾人指責,她已親自檢查並刪除廣告帖子。

演員權靈也表示悔恨,因為自己在給一個輔助治療胃潰瘍的保健品做廣告時已經誇大其詞。為增加產品的可靠性,他在一次直播中曾經服用此產品,但後來被不少觀眾指責是誇大產品的功效。

2017年,演員“螺”青雲曾經向客戶道歉認錯,回收產品並退錢。因為她做代言人的產品因來歷不詳而被調查。相反,也有不少藝人選擇保持沉默,暗地裡刪除廣告。
明星網上代言廣告:真假難辨 ảnh 1 瀏覽各個社交網都可以輕易見到藝人的產品廣告。
 
許多藝人在接到廣告的邀請時更為慎重。歌手青草告知,在合作當廣告代言人之前,她要求檢查產品質量證明書、國際進口證書、消費者使用安全證書等。由於覺得不符合,她曾經回絕不少產品廣告。甚至有的產品已經準備拍片了,但她發現其曾經有欺騙消費者的傳聞,所以取消合同,退還定金。

為了提出客觀、真實的評價,藝人陳讓直接使用產品。他說,因此多年來做廣告的他從未被消費者反映是推介劣質產品。同樣的,歌手武河給親人使用產品,如果見效才介紹給觀眾。他曾經獲邀請給虛擬貨幣做網上廣告,但已拒絕了。

不少藝人做廣告時,用詞十分謹慎。演員功理接到劇本時認真閱讀,刪掉“最好”、“最有效”等字樣或誇大的詞語。他說:“在線廣告如同雙刃刀般,有助增加    收入,但也可毀掉藝人的形象。如果不擇手段來做,觀眾會不再支持的。”

藝人小光表示,做廣告時,藝人容易犯下對產品功效誇大其詞的錯誤。但他認為不要把所有的錯都歸咎於廣告的藝人。如果產品質量有問題,應該由鑒定機關、簽發證書單位負責任。他們是藝人,沒有專業知識,所以才對有法理性的證件有信心。

多年來,透過名人做在線廣告已成為流行趨勢。據維羅‧東盟(Vero Asean)-一家在亞洲提供數字營銷解決方案公司的數據顯示,去年有78%的越南企業在推廣活動中使用大量資金給“紅人營銷”(Influencer Marketing,利用具有影響力者的信用以提升品牌的知名度或增加營業額)。其中39%的經費用來邀請名人做產品代言人。

藝人的社交網賬戶通常有數百萬至數千萬瀏覽人次。因此,他們發表的每一個帖子都會傳達到大量觀眾。藝人的廣告費也視其知名度而異,從數百萬元至數億元。據Hopper Hq,在愛莉安娜‧格蘭德的社交網上發表一篇廣告的費用達85萬3000美元(折合越盾為196億元)。在越南,某首飾品牌行銷經理香瓊告知,藝人在臉書上發表廣告的費用自1000萬至7000萬元,發表廣告視頻自5000萬至2億元◆

華日蓉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4大童星出身的越南女藝人

4大童星出身的越南女藝人

許多女演員從小就入行拍戲並成為童星。然而,不少童星長大後在事業上卻走向不同的道路,令人慨歎不已。就如以下的各位女星。

文藝創作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

文化藝術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