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靈:人民的笑容勝過疫情恐懼

在本市實施“留在原地”期間,如同數十年來樂於行善一樣,主持人權靈已“申請”前往各條大街小巷向遇困者發放食品。他心想自己比別人更有條件,為何不與因疫情陷入困境的人分擔困難呢?

權靈直接向隔離區、封鎖區的民眾贈送禮物。

權靈直接向隔離區、封鎖區的民眾贈送禮物。

義無反顧
記者(★):在行善的幾十年來,對您來說這段時間是否很特別?
權靈(●):
我曾經前往許多偏遠地區拍攝慈善節目,但這段時間就在自己生活的城市做善事,真的覺得很特別。以前,有時候要徒步上10公里,爬山涉水,但我有機會直接與民眾接觸,跟他們握手,有說有笑、鼓勵以讓他們放心。可是這次,我們甚至需要保持5至10米的安全距離。所有的交流只能通過眼神,有時候因戴上保護面罩而阻擋了雙方的眼神交流。

(★):你可以說一下一天的慈善工作嗎?
(●):我沒有固定的時間表。有時因前天過於勞累,第二天我起得很晚。有時早上6時半就起床了,準備好東西就上車前往隔離區、封鎖區。我認為每一個行程都是緣,累了就回家,還有心有力的就繼續做。糧食發放完了,就向朋友求助,託人購買準備下一個行程。每一次上路行善,我都按規定事先申請。

(★):您曾經說過,完成每一個慈善行程後,回想起來才覺得“害怕”。您如何克服自己的恐懼?
(●):我也有自己的小家庭,所以都會擔心的。而且今年我已經50多歲,有基礎病,如果感染了病毒就很危險。然而,看到許多人遇到困難,使我有勇氣克服了自己的恐懼。每天回家後,我不敢查看短信,因為太多同事、朋友、觀眾要求輔助,而我無法幫助所有人。越看越覺得心酸。但看完之後,我又安排必需品繼而上路。

我心想自己在隔離區、封鎖區之外已經是太幸福了。我也獲得家人的支持,雖然明知他們也非常擔心。當然,如果我不做,仍有別人來做的。從未有哪一次像現在有那麼多志願團隊向疫區的民眾提供大量的輔助。我想沒有人覺得孤單或被丟棄,可能因為購物、運輸方面遇到困難,大家會晚點收到救濟品,但一定有的。再者,我的自我保護意識很強。我車上的消毒液比飲用水還多。每次上下車、回家前我都消毒。回家後,我還在門外呆了好久,然後才用溫水洗澡和與家人保持安全距離。

(★):行善行程中肯定有不少感人的故事?
(●):我來到很多地方,尤其是在有許多小孩生活的窮困租房區。有時贈送禮物後,單是望著他們就覺得心酸了。有一次,我在很多人居住的租房區發放大米。到場時,大家都遵守保持安全距離。有一位大伯勸我回家休息,問我不怕被傳染嗎?我說當然怕了,因為您提醒我就覺得害怕。但看到大家的笑容,讓我有勇氣戰勝自己的恐懼。

參加多個慈善行程才發現還有許多需要幫助的人。很多人擔心不知道外面的情況如何,因為現在有太多失實信息充斥社交網。我希望大家可以選擇正確的信息,以避免不必的擔憂。

勇於認錯
(★):您對藝人做公益卻惹來是非的問題有何看法?
(●):我認為任何事情都有兩面,所以不必憂心。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觀點和想法,我無法讓所有人都滿意。最重要的是要用心去做。大家說什麼也無所謂,只要每晚回家後自己覺得幸福,睡好覺。因此,我一直都將這些正能量當做繼續行善的動力,幫助不幸者渡過困難。

(★):過去期間您兩次公開道歉。這對您來說是否有失體面?
(●):對我來說,道歉還是道謝都很輕鬆,而且都是出自內心的。人非聖賢孰能無過,甚至每天我們都犯了不少錯誤。向人道歉其實沒有什麼不好。這是充滿人情味的道歉,其價值在於讓自己以後不會重蹈覆轍,活得更好,懂得改過自新。至於行善,能幫助這個人,但無法幫助其他人令我過意不去。所以收到求助的短信但是無法伸出援手,讓我覺得愧對別人。因此,必須說一聲抱歉。

(★):疫情對您的生活和工作帶來哪些影響?
(●):新冠疫情爆發以來,我幾乎沒有太多工作,而家庭和親人卻需要照顧。我在滀臻省有一個文化旅遊區,但已完全暫停營業。在這段時間,沒有人會說自己不遇到困難的,因為一切日常活動都被停止了。

我雖然還參加一些藝術節目,但只是權宜之計,以讓觀眾不要忘記自己。說實話,雖然在線工作,但我好像沒有心情來做好所有事情。當前,大家都要抗疫,還為柴米油鹽的事而操心,所以再沒有多餘的精力來為藝術創作了。

(★):您的人生觀、世界觀想必發生了很多變化?
(●):一直以來,大家都忙於謀生而沒有想過疫情會那麼危險。我的觀念是,生活中任何事情都可能會發生,所以要做最壞的打算。這不是悲觀,而是要及時事先做好準備。關注和改善健康是至關重要。沒有抵抗力和健康是當下最值得擔憂的,因為金錢買不到健康◆

文俊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文藝創作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

文化藝術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