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與經紀公司糾紛引關注

越南娛樂圈最近頻頻爆出歌手與經紀公司不和的事件。矛盾主要是由於收入分成以及工作安排不合理所致。

左起:歌手Orange、音樂人周登科、歌手LyLy。

左起:歌手Orange、音樂人周登科、歌手LyLy。

不留情揭發對手
最新的事件要數音樂人周登科與兩位女歌手Orange和LyLy合作一段時間後,突然被對方控訴。不僅指責財務方面的詐騙、有欠透明,以及音樂人周登科拖欠酬勞的行為,兩位歌手還指出公司對自己的音樂發展方向的不合理之處,並要求終止合同,但經紀公司卻故意拖延時間。

女歌手Orange(原名姜環美,以《陌生人》歌曲走紅)透露,繼五五分成後,公司增加自己分攤比例為七成,她只獲得酬勞三成,而且還要從中抽出一成給經紀人和負擔服裝、化裝費用。不僅如此,經紀人所申報的酬勞比實際更低。此外,還有自製的緋聞、違反職業道德的行為都是周登科蓄意製造來提升自己的曝光率,但卻解釋是“為了Orange的知名度”。因此,Orange表示,要是公司不能作出合理的解釋,她會走法律程序。

對此,音樂人周登科反駁認為,藝人與公司之間的分成在開始時已達成協議:公司投資100%,酬勞七三分攤,即公司佔七成,歌手三成,而且Orange在簽合同時完全同意了。周登科稱,依法律規定,Orange與LyLy每人必須賠償50億元,但他不想要這筆錢,因為“她們也沒有錢”。Orange要賠償《真愛》音樂短片的投資費,而LyLy賠償公司製作《不愛別掛念》音樂短片的費用。

其實,越南娛樂圈之前也曾發生多起歌手與經紀公司之間的不和事件。2014年,山松M-TP決定暫時終止與音樂人輝俊的“文製作”公司的合作,原因是工作緊湊。相反,公司則指責山松M-TP沒有紀律,擅自取消表演並且沒有透過公司私下簽廣告合同。2017年,男歌手Erik也指St.319 經紀公司的酬勞低,觸犯人品,而且生病時不准休假。而公司則認為Erik不誠實,工作意識差,多次違反公司規定,要離開公司的主要原因是為了自由戀愛。

光環的背後
在觀眾和傳媒前散發的光環背後,不少藝人和經紀公司之間暗地裏存在衝突,只等待爆發的一天,有時甚至要對簿公堂。“這是局內人或多或少都經歷過的光環背後。只是他們選擇將事情閙大還是默默分手而已。因為所有‘相反效應’都會使雙方遭受損失和嚴重影響”,音樂人阮一輝透露。

目前,顯而易見沒有任何歌手獨立發展,他們希望工作順利,取得成功都需要有一個團隊來管理一切,包括選擇歌曲、音樂短片導演、表演安排、與傳媒和合作夥伴的關係、演出費等等,以便歌手可以集中精力在音樂表演方面。經紀公司與藝人之間的良好合作關係將有助於雙方互利,達到預期的效果。對於過去期間的“半路短線”事件是難以判斷對錯的。因此,雙方在協議和建立合作條款過程中需要慎重。

仙絲、Soobin黃山、Gin俊傑等歌手的經紀人李明松表示,需要在尊重、理解、穩定的基礎上合作,並且確保遵守合同協議。這是讓雙方共同發展的基本原則,也是獲得穩固關係以互相製造優質產品的唯一方法◆

潘高松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岱依族青年熱衷於製作丁琴

岱依族青年熱衷於製作丁琴

作為熟練木匠和一家木材廠的廠主,1992年出生的諒山省北山縣北瓊鄉岱依族青年楊尹廣卻對與灘倫歌密不可分的獨特樂器丁琴有著一種特別的愛。近些年來,楊尹廣投入大量時間與精力製作木料、金屬等不同材料的丁琴。懷著對灘倫歌和丁琴的癡迷,這位岱依族小夥子為維護與發揚本民族文化價值貢獻了不少的力量。

文藝創作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

文化藝術

數字化有助更好推廣越南美食

憑藉擁有來自 3 個區域的 3000 多道菜餚,越南一直以來被國際稱為東南亞的美食天堂。而越南美食的潛力將在科技的同行下更加突顯出來。

越南文學受諾貝爾獎青睞

由於某種原因,諾貝爾委員會寄給越南作家協會代表關於建議推薦2022年諾貝爾文學獎作者提名的信函竟遲到了半個多月。雖然錯過了機會,但這仍然是讓讀者特別感興趣的信息。

文體與藝術活動正邁向正常化

經過一個多月放寬實施各項防疫措施後,本市的文化、藝術、體育活動正按照適用於每個地方、區域規定的準則而重新開放。市文體廳副廳長梅柏雄已就這些活動接受本報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