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石草導演:劇本質量最重要

憑藉《糯米大米》電視劇而為人熟悉的武石草導演,這次回歸製作從韓劇翻拍的《棗樹開花》有望成為其事業中的下一個里程碑。

武石草導演。

武石草導演。

記者(●):《棗樹開花》是翻拍韓劇《為何那樣,奉尚先生》(What’s wrong Poong Sang)。為什麼您會選擇一個“翻拍”作品呢?
武石草導演(▲):在製作劇集時,我最關注的是能否作出一個好作品,而不在乎那是翻拍劇還是純本土劇。最近,我都沒有接觸到讓自己滿意的本土劇本,而《為何那樣,奉尚先生》是一個很好的故事,有很多讓製作者可創作的空間。我認為,若編劇團隊有機會接觸優秀的劇本,他們也可以從中學習,吸收更多經驗。

●越南影視是否正在缺乏有質量的劇本,所以我們向來才要尋找國外的創作內容?
▲我不會說自己不敢肯定的事情。我的個人觀點是,當製作一部劇,只要有一個好劇本,甚至是從國外購買的,那也是值得加以發展的材料。更重要的是我們翻拍的方式,不能照搬人家的作品,只替換演員。

●那麼,對於《為何那樣,奉尚先生》的劇本,您也將其“脫胎換骨”以變成具有個人特色的新作?
▲看了《為何那樣,奉尚先生》頭幾集,我就被這個劇本吸引了。它主要仍是圍繞著熟悉的家庭題材,但如果懂得發掘,將容易獲得觀眾的同感。我們改變了很多劇情,甚至有些重要情節因與越南背景不符而要刪改。例如,韓國的文化、天氣與越南完全不同。韓劇選擇冬天為背景,但越南沒有下雪,我們必須重新編寫故事。我和3位編劇要辛苦工作,在原創劇本上加以修改。
武石草導演:劇本質量最重要 ảnh 1 片中的紅映與泰和。
 
●看了《棗樹開花》頭幾集之後,聯想到《糯米大米》,我覺得有些情節故意推到高潮的。您是否利用悲劇來“引誘”觀眾,或強調衝突是國產電視劇的原有本質?
▲觀眾不看到或未曾看到的並不意味著其在生活中完全不存在。當製作一部劇時,我想講述一個如同人生般擁有喜怒哀樂、幸福與痛苦的故事。阿玉(由泰和飾演)是核心人物,他在自己家庭與弟妹感情之間左右為難。至於其他的人物,他們都有給自己的行為而作出合理的理由。我沒有故意將故事推向悲劇。如果看完整部劇,觀眾將會覺得劇中有多種不同程度的情感。有時幽默、緩慢,但需要爆發時,就要將劇情推到高潮以弄清所有問題。此外,這部劇還取材於現實生活,所以有的觀眾符合這種風味,有的符合其他風味。我總是自問,在家庭方面,哪些故事會使觀眾感興趣呢?看戲時,觀眾也會有所反省以吸取經驗,學會自律、懂得愛護他人和待人處事。

●為什麼您選擇泰和飾演阿玉,給雅芳、翠銀飾演與他們自己完全不同的角色?
▲對於阿玉,我要扮演者從外表上既給人一種刻苦耐勞又幽默的感覺。第二,我要求有實力的演技。至於雅芳飾演的辣妹,翠銀飾演的溫柔賢淑女子,這可謂是可創造突破的換位。雅芳已升級為人母,並正在復出,所以我想給她一個挑戰。對於翠銀,要是仍維持《糯米大米》中的人物性格,我本身也覺得發膩,所以必須改變。我在給演員發展機會的同時,也是在給自己一個機會,那就是創造出充滿新鮮感、有趣的劇集◆
 
《棗樹開花》取材於家庭故事,講述一家5個兄弟姐妹阿玉、娥、珠、寶、餘的生活情節。劇中,阿玉(由泰和飾演)是大哥,因疼惜弟妹們沒有獲得父母全部之愛,所以細心照顧他們。家庭矛盾源自阿玉的妻子不贊同丈夫太溺愛弟妹,以至於忘了自己和他的小家庭。劇中有泰和、紅映、雅芳、張世榮、翠銀、雙倫、黃飛、鄭草等演員以及資深藝人如:人民藝人蘭香、優秀藝人國仲、優秀藝人公寧、優秀藝人美緣等參演。《棗樹開花》已於本月5日起在Vie Channel - HTV2頻道和若干在線網絡視頻應用程式播出。

艷 媚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岱依族青年熱衷於製作丁琴

岱依族青年熱衷於製作丁琴

作為熟練木匠和一家木材廠的廠主,1992年出生的諒山省北山縣北瓊鄉岱依族青年楊尹廣卻對與灘倫歌密不可分的獨特樂器丁琴有著一種特別的愛。近些年來,楊尹廣投入大量時間與精力製作木料、金屬等不同材料的丁琴。懷著對灘倫歌和丁琴的癡迷,這位岱依族小夥子為維護與發揚本民族文化價值貢獻了不少的力量。

文藝創作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

文化藝術

數字化有助更好推廣越南美食

憑藉擁有來自 3 個區域的 3000 多道菜餚,越南一直以來被國際稱為東南亞的美食天堂。而越南美食的潛力將在科技的同行下更加突顯出來。

越南文學受諾貝爾獎青睞

由於某種原因,諾貝爾委員會寄給越南作家協會代表關於建議推薦2022年諾貝爾文學獎作者提名的信函竟遲到了半個多月。雖然錯過了機會,但這仍然是讓讀者特別感興趣的信息。

文體與藝術活動正邁向正常化

經過一個多月放寬實施各項防疫措施後,本市的文化、藝術、體育活動正按照適用於每個地方、區域規定的準則而重新開放。市文體廳副廳長梅柏雄已就這些活動接受本報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