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員光榮的背後

皮膚被曬傷、挨餓、身體擦傷、瘀傷、出血、甚至脊柱損傷、骨折等,這對演員來說已經是家常便飯了。

吳青雲飾演二鳳時曾遇到意外導致膝蓋骨裂。

吳青雲飾演二鳳時曾遇到意外導致膝蓋骨裂。

願意付出代價
男演員黃東的妻子愛珠不久前在個人社交網上分享了丈夫在片場遇到意外的照片。據劇組的其他演員透露,在拍攝電視劇《聰明的妻子》時,黃東不幸摔倒,導致手臂骨折。

此前,在《紅沙》電視劇發佈會上,年輕演員友青松開玩笑地說,拍攝過程中,片場如同“火焰山”般。《紅沙》的主要拍攝地點是寧順省赤日炎炎的沙丘。僅進入劇組數天後,翠艷、雪香、翠娥等演員都已被曬黑以至於不用化太多妝也達到導演對膚色的要求。由於在惡劣條件下拍攝,金妶經常暈倒;武景因為要達到導演要求的逼真效果而連續被同事狠打。

無論是電視劇、電影或者網劇,演員都越來越趨於親身上陣,即使是危險的鏡頭,他們也不願用替身。《斜能-潘勇》的男主角黃清直告知,在拍戲的36天裡,他要跳越瀑布,穿過森林,甚至連續三四天在5攝氏度的冷水中浸泡,以致身體瘀傷、擦傷和病倒。其中不得不提到吃3隻活生生的田雞的場景。“爲了完成這場戲,我要重拍3次,即要吃3隻活田雞。第一次覺得非常惡心、第二次慢慢習慣,第三次才真正投入角色的心理。”黃清直說。

女演員方英桃告知,至今仍無法忘記《無形憑證》片中最緊張的追逐場景。雖然已配備了保護工具,但經過3天連續追跑也難免受傷流血。其他演員也經常出現肌肉緊張、酸痛或腿部腫脹。類似情況,《霧峰》動作片中,彼得‧范透露:“拍戲地點的地勢險峻,有很多毒蜂和蛇,非常危險。有時我看見蛇也不敢出聲,以免大家擔心。”在自己的首部網劇,為了給觀眾帶來真實感,明姮親自駕駛快艇、吊繩、駕駛大型摩托車、飛身上巴士等等,因此也屢次擦傷流血。

男演員伯強在拍戲時脊柱損傷,以致要出國治療兩年,花了不少金錢的事件盡人皆知。他所付出的代價是要暫時離開幕前,退到幕後擔任製片、導演。此前,吳青雲在拍攝《二鳳》時也曾遭遇意外,以致膝蓋骨裂。

等待甜果
實際上,為了可以投入角色,除了演技之外,演員還須具備不同的技能。在參演《無形憑證》之前,光俊和愛芳都要練武,方英桃和Otis勤練體操。因此,多場動作戲才能順利完成。

提到上述準備工作,在《霧峰》中飾演冰心的女演員黎草告知:“我本是替身演員,但詠春拳的招數與我們經常訓練的不同。所以參加這部戲,我要花兩個月來練武。”

為了拍攝越南首部求生電影《斜能-潘勇》,在開拍之前,製片人已“悉心照顧”清直:要求減重5公斤以符合人物造型,越過高達55米的瀑布、潛在瀑布下、學習驢友的生活、在森林中徒步等等。黃清直稱這是融入故事和角色的過程。

對於愛情片,要求也不容易。青松透露:“在兩個月內,我要學會騎馬、餵馬、打掃馬棚等等。每天都拍下來並等待導演回覆是否達到要求。” 雪香也表示,在開拍前,她要增6公斤體重以符合人物造型。

從這些準備和付出所換來的“報酬”已降臨演員身上。《霧峰》中的動作場景已讓觀眾大飽眼福,達到潘英導演要求逼真的效果。方英桃在自己的演藝生涯中有了第二個代表角色。清直承認:“我很感激這部電影給我帶來許多生活體驗,以面對事情時更加成熟自信。我把它當做寶貴的生活經驗。”◆

文 俊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音樂家寶震近照。

寶震:我不挽留昔日風光

音樂家、藝人寶震目前靠自家的服裝店維持生計,但他依然熱愛音樂,而且不挽留昔日風光。

文藝創作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

文化藝術

文體與藝術活動正邁向正常化

經過一個多月放寬實施各項防疫措施後,本市的文化、藝術、體育活動正按照適用於每個地方、區域規定的準則而重新開放。市文體廳副廳長梅柏雄已就這些活動接受本報專訪。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