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藝人功厚:不讓自己退步

功厚的名氣也許比不上李雄、艷香或越貞等同時期的演員,但勤奮和堅持則卓卓有餘。憑藉巨大的信念和熱血,他一步一步穩紮地走到今天,經過30多年工作,昔日的“石生”如今已事業有成,過著美滿的生活。

功厚。

功厚。

對許多觀眾來說,功厚留給他們的記憶仍是《范公-菊花》中無德無才、好色的將軍黎豹。當時,觀眾越是心疼李雄、艷香的角色,就越厭惡功厚的將軍。他本人也承認:“飾演反派很難得到觀眾的好感,有時候出街還挨罵。這也是我曾一度拒絕再演奸角並接受超過一年沒有工作的原因”功厚重提90年代的事情。

在現實生活中,功厚比較沉默寡言和穩重。人到中年,他身體依然健壯,對電影仍充滿熱情。目前,他仍同時保持著4、5個不同的工作:導演、演員、比賽評委、在電影協會工作(現為越南電影協會執委會委員、胡志明市電影協會副主席)和活動策劃。或許正因為這種多才多藝,比起同時代的演員,功厚這幾十年來一直在努力和堅持。參與的100多部電影和許多戲劇表演已證明了這一點。功厚比任何人都更清楚自己需要做些什麼才能在藝術中堅定地走下去。他承認自己還有很多不足之處,還在不斷地學習。儘管功厚畢業於市戲劇與電影學院的電影演員與導演專業,但他仍認為:“我年紀大,經驗豐富,但年輕人有很多創意和突破,所以應該向他們學習。我總是發現自己有很多東西需要改進,因為藝術不允許我停下來。”

在被問到艷香已離開娛樂圈,越貞也剛宣佈退圈……,當其他同事幾乎都已離開,那麼除了對藝術的熱愛之外,哪些先決條件讓功厚還留在藝術界?他說:“職業選擇我。我不敢說自己優秀所以留下了。我還有健康和熱情,所以我仍然可以創作藝術。我認為自己比許多同事幸運。”

如今的功厚當然不如當年的黃金時期。但特別的是,對他來說,那並不是他職業生涯的巔峰。繼1998年在《金道光》中飾演釋迦牟尼佛一角後,功厚開始與佛教題材結緣,繼續參演《太子鳩那羅之眼》,後來擔任《悟道之路》導演,該作品獲得了2014 年衛塞電影節的最佳電視劇和最佳導演獎。他認為,任何職業都有高低起跌的時候。因為明白這一點,並且仍然在努力工作,所以他不覺得自己過氣了。

最近,雖然忙於不同的工作,功厚依然期待自己首次執導的處女作可以順利上映。《盜墓者》已在兩年前完成,經過多次改檔後,預計將於今年6月上檔。儘管也有曾為電視劇執導的經驗,但對於《盜墓者》,功厚坦言仍是不小的挑戰。最大的困難是經費問題,要如何說服股東們投資這個項目。為了不影響進度,功厚也自己出錢投資。對於該片成功與否尚言之過早,但功厚對自己的工作態度很有信心。從開始時,他就堅定自己是越南人,要為越南觀眾製作平民、貼切、有質量的作品。

家庭方面,功厚承認,取得今天的成功,家人是功不可沒。他與妻子--配音員碧玉有美滿的婚姻生活,大兒子也承繼父業,而女兒正在加拿大留學◆

文 俊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文藝創作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

文化藝術

越南文學受諾貝爾獎青睞

由於某種原因,諾貝爾委員會寄給越南作家協會代表關於建議推薦2022年諾貝爾文學獎作者提名的信函竟遲到了半個多月。雖然錯過了機會,但這仍然是讓讀者特別感興趣的信息。

文體與藝術活動正邁向正常化

經過一個多月放寬實施各項防疫措施後,本市的文化、藝術、體育活動正按照適用於每個地方、區域規定的準則而重新開放。市文體廳副廳長梅柏雄已就這些活動接受本報專訪。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