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人白龍:藝術世家卻一生坎坷

白龍是南部聞名遐邇的兩個藝術世家的後代。其高祖(曾祖的父親)阮文仕在阮朝宮廷負責禮樂。後來辭官返回永隆省芒替家鄉生活,教導當地民眾㗰劇以在祈安法會或祭祀大典上表演。白龍和胞弟優秀藝人成祿都熱衷於藝術,做出了不少貢獻,但兩人的名份卻截然不同。
藝人白龍:藝術世家卻一生坎坷 ảnh 1
 
出生就註定苦命
白龍的全名叫阮成松。出生後,他經常生病,十分難養,所以父母要托一個親戚幫助撫養。他只能稱父母為兄姐,猶如一種瞞騙“死神”的方法。但奇怪的是,從此以後他真的不再生病而健康長大了。

雖然不能與兒子相認,但其父母仍關心和用心教育。父母希望他和幾個孩子專注於學習文化,不想子女繼承歌唱事業,因為他們一生追隨藝術已經歷太多波折和艱苦了。然而,由於在一個藝術環境下長大,成松仍被家中各位藝人的歌唱排練活動吸引住。他從小已經背熟許多角色的台詞,所以剛5-6歲就有機會登台表演了。

1975年以後,成松加入明絲㗰劇改良團。在一次演出時,有一位觀眾到後台跟他說:你唱得很好,但名字聽起來沒有給人留下印象,不如改藝名吧!於是,他就把姐姐們的‘白’字和他偶像李小龍的‘龍’字結合起來成為白龍藝名。不可思議的是,從此以後,自1982年後,他憑藉在《扶董天王》戲中扮演“扶董”、《金童》中的金童、《元豐風暴》中的范巨摘等角色走紅。當白龍成名時,其胞弟成綠仍太年輕,默默無聞。

時光飛逝,一個偶然的事件讓白龍的藝術人生走向另一條路。當時,明絲㗰劇改良團中有一個“丑角”的人生病了,所以明絲的班主即白龍舅舅要求白龍代替上台,扮演《劍與女將軍》中一名兵士,該戲內容是講述裴氏春女將的氣魄。他便考慮怎樣演才能與“丑角”的風格不同,於是就想出說話結巴的笑點,出色地完成這個角色。後來,其他藝術團以較高的酬金將“丑角”挖角。白龍就被安排代替“丑角”的角色。他的演技結合特殊的外形成為一種特色風格。

進入90年代,當改良劇吸引大量國內外觀眾觀看,白龍也因此名利雙收。有一次,本市電視台一名編輯員請他製作《蟾蜍告老天爺》兒童劇以服務放暑假的兒童。他便說服這位編輯改成改良劇,然後召集兒童演員排練,如:秀霜、貞貞、桂珍、平精等。由白龍執導的兒童改良劇《蟾蜍告老天爺》非常成功。於是,電視台要求他再製作其後的系列作品,繼續贏得觀眾的喜愛。

以平常心面對人生起跌
大同戲院老闆眼看白龍的兒童改良節目十分成功,就邀請他搬上戲院表演。因此,白龍童幼改良團成立。他把所有積蓄投資改良團。至1996年,改良劇逐漸走向衰退,白龍改良團停止活動。所幸的是,他的徒弟如:武倫、秀霜、桂珍、平精日益長大。他們成為改良劇的新一代明星,其中有不少人已獲得優秀藝人的稱號。所有徒弟都感恩和十分尊重他。這也是白龍人生中最大的安慰。

改良劇衰退,白龍陷入失業處境。有時候他沒錢,須賣掉自己的首飾。甚至有時再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來出售了,他只好在租房裡挨餓。正當白龍無助時,優秀藝人成祿(擔任IDECAF戲院經理)也不邀請他合作。因為家中的每個成員都長大了,有自己的名望、自尊和道路。也許成祿本人也不希望惹來偏袒家人的是非。然而,導演雄林在給IDECAF製作《禦林軍》劇時已邀請白龍參演。因為劇中有適合白龍的外形和演技的角色,他演得非常成功。自此以後,白龍憑藉《從前從前》節目在IDECAF戲院留下深刻印象,並贏得小朋友們的喜愛。
藝人白龍:藝術世家卻一生坎坷 ảnh 2 白龍與胞弟成祿。
 
現在已經60多歲的白龍仍租房居住,沒有財產,單身隻影。許多觀眾對他的處境感到心酸,但白龍仍冷淡地看待,因為人生只是暫住的地方,一切都是浮雲。雖然處於十分困苦的環境,但他仍希望給改良劇獻出一分綿力,尤其是希望㗰劇可以復甦。

疫情爆發,戲院關門停業,白龍的生活更加困難。此時,他的徒弟如:大義、阮光勇、黎明、玉玲經常輔助必需品。這個關懷讓他十分感動。到了農曆八月十二日祭祖那天,有了一點錢,他就買一頭烤豬祭祖。因為對他來說,祖業是最神聖的◆

阮輝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音樂家寶震近照。

寶震:我不挽留昔日風光

音樂家、藝人寶震目前靠自家的服裝店維持生計,但他依然熱愛音樂,而且不挽留昔日風光。

文藝創作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

文化藝術

文體與藝術活動正邁向正常化

經過一個多月放寬實施各項防疫措施後,本市的文化、藝術、體育活動正按照適用於每個地方、區域規定的準則而重新開放。市文體廳副廳長梅柏雄已就這些活動接受本報專訪。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