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柏:走出心理的幽暗

男歌手黃柏表示,他有一段長時間患憂鬱症,多個月都不想跟任何人說話,也沒有和妻子同睡。當得悉妻子第三次懷孕時,他擔心得崩潰了。

黃柏全家福。

黃柏全家福。

記者(★):當您分享曾經患憂鬱症的故事時,許多人感到驚訝,因為大多數人仍認為黃柏有一個幸福、平靜和充實的生活?
黃柏(●):這是我所表現出來的,因為一直以來,我都認為自己的問題就必須自己解決。 我不希望任何人看到我生活中的另一角,所以很少主動與觀眾分享個人觀點。

我曾經很調皮,也沒有人們想像的那麼完美,但我選擇隱藏。取而代之的是,我給所有人帶來歡樂,至於委屈、悲傷就留給自己。
 
 
★為何留給自己呢?
●因為我發現自己走得快而幸運。當同學們還在學校上課時,我自己已能掙錢了。到同學上大學時,我擁有了名氣,並有足夠的經濟能力來養活別人。而同學畢業開始工作時,我已有了事業。當同學們忙於約會談戀愛,我已經有孩子,擁有幸福的家庭,在社會上有自己的地位。

一旦自己如此幸運,擁有如此完美的外表時,就像一種本能的意識一樣,自己會隱藏不完美的事物。有時這會使自己變得膽小。
 

★說真的,為何您會長時間患上憂鬱症呢?
●因為我長時間都鬱鬱寡歡。我的生活有些不如意,並且一直延續,使自己不能活出真我,不珍惜自己的情緒。至於詳細的故事很難講的。
 

★是否在精神緊張期間,您得悉妻子三度懷孕的消息?
●沒錯,所以我崩潰了。很長一段時間裡,我得了憂鬱症,精神很脆弱。我甚至想過是否應該繼續活下去。但突然有一天,我得知妻子第三次懷孕了。當時,我已經有兩個孩子,一個12歲和一個7歲。責任很沉重,因為我向自己承諾必須照顧好他們,並為他們提供最好的生活。再生一個孩子,壓力是很大的。我如何在自己也感到不安全的時期時,給他們帶來充足、愛心和安全感呢?
 

★那麼,您如何度過呢?
●我去看心理醫生,但他們沒能幫到我。我是知道的,因為我在觀眾面前唱歌時,他們甚至還不能摘下我的面具,醫生又怎麼能做到這一點。

但當我真正處於崩潰時,音樂家德輝來到家裡探望。他要我看著他,他已經70多歲了,而且剛剛有了孩子,甚至兩個孩子相距不遠。我仍然記得德輝的一句話:“黃柏,有孩子是非常幸福的。生活真的很棒”。因此,我醒悟了。原來自己遇到的心理問題和困難根本不足掛齒。我仍然是幸運的,試著有一天醒來但心臟不再跳動,那麼擁有一顆健康的心已是幸福了。我正在幸福但卻不懂珍惜。

根據德輝的建議,我解決了自己的心理問題。有一天,我不再感到壓力和憂鬱了◆

光 德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孟長:事業成功 家庭美滿

孟長:事業成功 家庭美滿

孟長是越南電視的當紅男演員,在多部家庭電視劇中,由他飾演的角色都吸引不少觀眾的關注。最近幾個月,孟長和他在《親情味》中主演的角色黃龍已成為社交網上各電視劇群組和論壇的熱門話題。

文藝創作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

文化藝術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