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卿:不被觀眾遺忘令我感到幸福

在不久前舉辦的越南電影節上,藝人黎卿榮獲“最佳女主角”獎。現年58歲的她表示,在這個年齡還可以為國家電影獻出一分綿力令她感到開心。

黎卿:不被觀眾遺忘令我感到幸福

記者(▲):20年後重返大熒幕且榮獲“最佳女主角”獎項,您感覺如何?
藝人黎卿(●):
這個獎項如同一份大禮物,令我十分感動,過了一會兒才能冷靜下來。我不認為這是勝利,而是自己幸運獲得評委選為代表者。讓我最開心的是,20年後仍有機會與新一代有膽量的年輕演員合作拍戲。作為前輩演員,不被觀眾遺忘且跟得上當代藝術的步伐令我感到幸福。我重新感受到和昔日一樣可為電影作出一分綿力。得獎後,我的日常生活和往常一樣。不僅此次,而在我從事藝術生涯中都與家人相伴。我和丈夫有很多共同愛好,兩人都熱愛藝術,因此容易理解和分享,這也是我覺得幸運的事。家庭是我忘卻疲憊、對每一個作品要加倍努力的理由。

(▲):您認為是什麼令自己可以從紅映、秋莊、竹英、凱蒂‧阮等其他對手演員中脫穎而出?
(●):也許是我年齡最大(笑著)。其實本屆最佳女主角提名的所有演員都非常出色。大家都付出了很多努力,克服困難,並且也很敬業樂業。我認為,經過一段疫情肆虐的時間,當下可以保持健康、和家人平安在一起,無論得獎與否,大家都是戰勝者的。現在的年輕人很棒,他們外表出眾、工作態度專業。每天他們主動充實和更新自己以滿足導演的嚴厲要求和迎來新機會。與他們接觸和工作時,我覺得自己變得年輕和獲傳播正能量。我也不斷學習以完善自己,不願落伍。

(▲):曾經在各電影節擔任評委角色,您對今年的電影節有何評價?
(●):在暫別電影的20年裡,我曾多次擔任評委,在各屆電影節頒發獎項。今年在疫情仍複雜多變的背景下,電影節仍成功舉辦是值得讚賞的。之前,我和同事們都忐忑不安。如果有人感染了病毒或發生了出乎預料的事,電影節可能被取消的。如今,可走上紅地毯上已是奇跡了。過去兩年,因受疫情、天災、經濟不景氣等因素影響,從事電影的人也面對許多困難和挑戰。《剩女伎倆多5》劇組也不例外。有時候我們一天內要連同拍攝兩三天的劇情以避疫和暴風。我們仍須確保藝術要素、熒幕上的感觸和放映進度。

(▲):未來期間你有什麼電影計劃?
(●):我繼續參演若干影視項目。去年我已收到劇本,但因疫情而一直延期。我喜歡飾演與自己性格和外表不同的角色以滿足我的好奇心。這也是藝術創作的渴望。難度越高就越有吸引力。演員如果飾演一類角色到第三次已經是無聊乏味了。我本身也不喜歡,何況是觀眾呢◆

曉 仁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紀錄片製作人潘意玲:為理想而奮鬥

紀錄片製作人潘意玲:為理想而奮鬥

出身於“世家”的潘意玲,父親和祖父都是外交幹部,她本身曾在印度進修社會心理學和在意大利就讀藝術文化組織和創新專業。然而,她卻成為紀錄片製作人,並與自己的製作團隊榮獲多個國內外獎項。

文藝創作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

文化藝術

越南文學受諾貝爾獎青睞

由於某種原因,諾貝爾委員會寄給越南作家協會代表關於建議推薦2022年諾貝爾文學獎作者提名的信函竟遲到了半個多月。雖然錯過了機會,但這仍然是讓讀者特別感興趣的信息。

文體與藝術活動正邁向正常化

經過一個多月放寬實施各項防疫措施後,本市的文化、藝術、體育活動正按照適用於每個地方、區域規定的準則而重新開放。市文體廳副廳長梅柏雄已就這些活動接受本報專訪。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