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老人無錢醫病

家住第五郡第十一坊陳興道街206/5號的駱桂香(今年68歲,單身)與弟妹和姨甥住在一起。她以前靠幫人家打雜自力更生,近幾年來,由於年紀大體力差,已經幹不了活,只在家幫忙到遠地打工謀生的妹妹照顧3個姨甥的生活飲食。本月3日深夜1時左右,她感到頭很暈,四肢動盪不得,於是叫弟弟送進115人民醫院急救。留醫5天,醫生給她做了相關檢查,結果查出她患有高血壓、糖尿病,腦血虛等,導致輕微中風,右邊身虛弱無力。隨後,她的病情有些好轉,加上擔憂沒有錢繼續留醫,便申請出院回家,醫藥費花了數百萬元,是親戚湊錢給她支付的。

駱桂香身體很虛弱,坐起身都要有人扶一把。

駱桂香身體很虛弱,坐起身都要有人扶一把。

她的弟弟告知:“我正在失業,姐姐又病倒,行動不便,每次躺著要坐起身來都需要有人扶一把,我放不下心,只好在家照顧她。出院後,因為身體還很虛弱,姐姐每天都需要到醫療單位吊點滴,我必須陪同,每次花了數十萬,這樣下去真不知何時才能康復。”據悉,桂香的弟妹都有自己的兒女,家庭負擔重,所以對她的幫助不多,就連她同另外4戶人家合租政府的房子殘舊不堪,想修繕都沒有能力。桂香表示:“雖然有醫保卡,但有些藥需要自掏腰包購買,我本身沒有能力幹活,哪有錢買藥服用呢?”在好心鄰居的幫助下,她向本報求援,希望得到善長仁翁資助醫藥費,讓她有條件好好醫病,早日康復◆

讀者工作組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鄧秀霞大娘頭頂的腫瘤爆裂了。

重病老人亟需幫助

家住第十一郡第十一坊黎氏白葛街門牌136/40號的鄧秀霞(證件姓名Đặng Múi)今年78歲,與同時單身的兩個妹妹及1個弟弟住在一起。雖然同住一屋簷下,但他們各顧各的生活,每天各自煮飯、做菜。鄧秀霞大娘年輕時在某紗廠打工,數十年前停止後去幫人家打雜,掙錢自力更生。

讀者意見

護理員薪低過活難

我對某報所反映有關醫護人員薪資過低問題的報導深有同感。我本人也正在醫療部門工作,每天須不斷努力地克服有關經濟短缺造成的困難與壓力問題。

醫生開藥方字跡太醜還是潦草?

醫生開藥方的字跡很難看,幾乎成為了人人腦海中向來的“默認”想法,當孩子寫字太醜時,家長常罵孩子寫字跟醫生的一樣。不少人認為若干醫生蓄意寫字潦草及難看。

辦喜事不忘回饋社會

座落於第五郡廣安發電器店東主張滿燕日前為幼子江建華先生與阮敏兒小姐在皇潮宴會酒樓舉行新婚之喜,值此,張滿燕女士向多個華人社團贊助經費。

需有同步應對本市地面沉降措施

據日本國際協力機構(JICA)的報告顯示,目前本市的地面沉降率年均約為2至5釐米。集中很多建築工程施工的區域沉降率較高,每年約7至8釐米。地面沉降速度是海平面上升速度的兩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