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事故病人求助

家住平新郡安樂坊阮貴安街50/63/45號的歐家威今年49歲,許多年來靠當機械工謀生,日薪近30萬元。去年9月的某個週末晚上,他放工後就在一家酒肆用餐,他一個人坐著就看見鄰桌是曾經相識的朋友,於是便走過去與朋友談話,誰料此時有幾個青年手持兇器對他及朋友下手,朋友跑得快躲過一劫,而他被砍中頭部,鮮血直流,場面一片混亂,那班青年行兇後馬上離開現場。鄰居看見如此,就跑回去通知他的家人。由於情況危急,傷勢嚴重,他就獲家人送進附近的潮安醫院急救。

頭部受傷的歐家威(右)與患病的哥哥。

頭部受傷的歐家威(右)與患病的哥哥。

據悉,那班青年中的某一人之前在飲酒用餐時與坐在那個位子的某人發生衝突,隨後他回去叫多幾個人來解決矛盾,到來時不看清那個位子的人是不是與自己不和而立即動刀亂砍亂殺,而歐家威與友人是無辜的受害者。由於事情的嚴重性,造成有人受重傷,當地公安有抵達現場錄案及進行調查,可是至今仍未找到行兇者。在潮安醫院接受搶救的歐家威可謂命在旦夕,其頭部嚴重受傷與血流不止,醫生馬上為他動手術,取出淤血,處理腦殼等。後來他甦醒過來,但記憶變差,對當晚發生的事記得不很清楚。3個月後,他必須再度動手術,多留院10天就出院回家。歐家威告知,自己根本不認識那班青年,無端端惹禍上身。事故發生後,他多次入院接受醫治、動手術等,花了逾1億元,這筆錢是家裡的一點積蓄,其餘的是向朋友借來的。自發生意外起,他體力明顯變弱,四肢虛弱無力整天要戴帽子以免吹風,氣味攻鼻都會導致頭疼,根本沒有體力幹活。失業就沒有了收入,但每個月還得花錢去複診,買藥服用,加上債務纏身,真是苦不堪言。而與他同住的哥哥家富(今年65歲)是個精神病患者;姐姐家惠(50歲)靠在第五郡賣咖啡,每天掙約15萬元僅夠維持一家人的生活及付水電費。至於自己的醫藥費,歐家威唯有懇請報社熱心讀者給予資助了◆

讀者工作組

相關閱讀

讀者意見

在疫情期間無私相助

在疫情肆虐本市的背景下,許多相互輔助的義舉已讓民眾克服困難,生活更有溫暖及更有人情味。

增加受疫情影響者輔助計劃對象

守德市和21個郡、縣正緊急核查、統計從事水泥匠、網約“摩的”司機、保姆、家傭、擦鞋、街頭賣報等工作的自由勞工人數。市勞動與榮軍社會廳現正綜合,並提交市人委會審議,儘快以簡化手續作出輔助。

決心擊退疫情

本市由7月9日凌晨零時起按政府總理第16號《指示》實施社交隔離15天,這是本市進行全市社交隔離的第二次,決心及時遏止疫情傳播。明知困難重重,但本市民眾、各級政府和團體表示大決心並期待職能力量擊退疫情。

疫區內充滿真情

自新冠肺炎病毒肆虐全球以來,世界各國除了遭受社會經濟混亂、人民也飽受身心交瘁。在這段艱苦的日子裏,陸續湧出了數不清的感人肺腑故事!不管是你、我、他,甚至不認識的陌生人,或許是大企業家、默默無聞的小市民也會在這“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時刻裡,毫不保留地真情流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