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無法辦理隨身證件

許多人從小住在本市,但因某種私人理由而他們在戶口簿裡的名字被刪除,後因房屋已出售或被拆遷,他們卻無法申請再登記戶口。

許松州因沒有戶口簿,故20年來無法辦理申請新簽發人民證。

許松州因沒有戶口簿,故20年來無法辦理申請新簽發人民證。

從而發生不少麻煩,尤其是不能申請簽發、更換人民證。
戶口簿與人民證問題

現年54歲、家住新富郡的許松州表示,小時候住在舊邑郡第四坊張永記街(現是阮文寶街)57號並靠祖母的關係獲登記戶口。1984年,19歲的阿州獲簽發人民證。然後,他參加青年突擊力量,不住在該地址,故他在戶口簿裡的名字被刪除。不久後,他退伍回鄉,但不能登記戶口,而只獲得簽發有期限的暫住簿(KT3)。

從此以後,他到處謀生。至2017年,他父親與祖母去世時,全家決定把房屋出售。到目前為止,他只有從1984年簽發的人民證,但至今已過期。當他到公安機關更換新人民證時,接受卷宗的幹部說無法為他辦理,因為他沒有常住戶口簿。

不僅是阿州,家住第五郡、現年35歲的阮氏黃莊也遇到類似情況。阿莊的父親是阮文貝,戶口簿上註明其住房地址是第五郡第五坊咸子街(現是武文傑街)414B號二樓。從1982年,阿莊一家住在此房屋,但阮文貝沒有給妻子和兩名子女辦理登記戶口手續。

1999年,阮文貝去世,本市於2000年拆遷此區域以拓寬東西大道,故她一家要搬到其他地方居住。因沒有常住戶口,故她一家沒有人民證。沒有隨身證件導致她遇到不少困難,沒有機會找到一份好工作,甚至不敢到遠處租房,因為她怕房東拒絕。她表示:“從長大後,我們屢次聯繫權力機關以申請簽發人民證,但因沒有足夠手續和條件,所以一直被拒絕。”

登記戶口要有擔保人

市公安廳所屬社會秩序行政管理警察科代表對上述場合告知,該單位於2016年頒行第916號《計劃》,旨在指引解決上述沒有隨身證件場合。具體是,民眾有合法的住處就可以登記暫住或常住。但上述場合都是戶口簿內的名字被刪除,房屋已出售或被清拆,無法再次登記戶口。無論如何,他們的卷宗仍在本市,故他們將獲得在本市登記常住,條件是要有合法的住處。

合法住處可以是個人住房或租房、借住房屋。任何機關、組織、個人出租、出借住房,則要確保人均居住面積(本市迄今仍採用人均居住面積為5平方米)。此外,出租房屋、讓他人借住的個人、組織與租用人或借用人要聯繫公證處簽署租住或借住合同並公證。那些場合因沒有人民證或人民證過期就不能公證,民眾可以聯繫人委會以確實借住和確保人均居住面積符合規定,才能辦理登記居住手續。

對於想獲簽發戶口簿或暫住簿的場合,就要證明合法的住處(借住或是屋主)。然而,幾乎遇到此情況是家境貧困的勞工,沒有房屋,房東就要保證給他們借住。若房東同意讓他們借住和給他們辦理登記暫住,則後者就獲得簽發暫住簿。類似情況,若房東同意讓他們借住,並同意給他們登記常住,則他們得到簽發戶口簿。

社會秩序行政管理警察科代表強調:“登記居住一事十分簡單。問題是哪位房東同意讓他們借住,並給登記暫住或常住。若沒有房東的同意,他們得不到簽發戶口簿。想辦理人民證、公民身份證,一定要有戶口簿。”

市律師團裴成律律師就上述問題告知,人民證是公民的隨身證件,獲公安機關證實,旨在確保落實公民在越南領土上往來和交易的權利和義務。因此,人民證與常住沒有強制的關係。

然而,當公民要申請新簽發、更換、再簽發就要出示常住戶口簿。每當辦理人民證就得到要求出示戶口簿, 故若干場合遇到戶口簿與人民證問題。裴成律律師提    出疑問並認為:“那項規定是否有必要?因為人民證簽 發流程是讓國家權力機關可以監察、管理行政、社會治安秩序。”◆
無人民證仍可以登記暫住

市公安廳所屬社會秩序行政管理警察科幹部告知:“有關執法原則方面,公民到任何地方居住就要在當地公安機關登記暫住。民眾不登記暫住是違反法律規定。”
當登記暫住須出示人民證。若無人民證或民證過期,民眾可以出示過期的人民證,或說明無人民證的理由,遞交陳述書以證明自己的身份和向公安機關保證。當地公安機關和政府常輔助民眾登記居住證件。

雪 梅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麒麟(左)代表旅美僑胞向釋慧功法師(右)捐贈善款。

疫情中的逆行者

從新冠肺炎疫情在本市爆發以來,第八郡龍華寺住持釋慧功法師發動護法與佛門弟子向郡內外受到影響的同胞捐助逾140億元食品與善款,並親自把一份份愛心物資送到受難同胞手上。 法師之慈悲為懷精神不但減輕了國家的扶貧負擔,以及解決了廣大貧民的燃眉之急,而且還成為疫情中的逆行者。

讀者意見

在疫情期間無私相助

在疫情肆虐本市的背景下,許多相互輔助的義舉已讓民眾克服困難,生活更有溫暖及更有人情味。

增加受疫情影響者輔助計劃對象

守德市和21個郡、縣正緊急核查、統計從事水泥匠、網約“摩的”司機、保姆、家傭、擦鞋、街頭賣報等工作的自由勞工人數。市勞動與榮軍社會廳現正綜合,並提交市人委會審議,儘快以簡化手續作出輔助。

決心擊退疫情

本市由7月9日凌晨零時起按政府總理第16號《指示》實施社交隔離15天,這是本市進行全市社交隔離的第二次,決心及時遏止疫情傳播。明知困難重重,但本市民眾、各級政府和團體表示大決心並期待職能力量擊退疫情。

疫區內充滿真情

自新冠肺炎病毒肆虐全球以來,世界各國除了遭受社會經濟混亂、人民也飽受身心交瘁。在這段艱苦的日子裏,陸續湧出了數不清的感人肺腑故事!不管是你、我、他,甚至不認識的陌生人,或許是大企業家、默默無聞的小市民也會在這“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時刻裡,毫不保留地真情流露!

求助地址

單身老人沒錢治病

梅國根(78歲)住在第五郡第十二坊何宗權街115號。根叔一向單身,許多年來靠在門前的街市擺地攤,賣菜賣雜貨掙點收入維持自己的生活。3年前他患上高血壓、關節炎等,儘管如此,他每天仍帶病謀生,務求能夠自食其力,不想拖累有家庭負擔的妹妹、侄兒等。兩年來,他的病情加重,行動困難以致無法繼續謀生計。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請向高齡長者伸出援手

今年81歲高齡的楊鳳釵與兒子張智勇(今年57歲,證件跟母親姓楊)相依為命。楊大娘沒有住所,許多年來在第八郡森舉某區租房子生活。日前我們根據求助書的地址(第十三坊從善王街400號巷)去做實地了解,但找不到人,據鄰居告知,不久前房東把屋子賣掉,母子倆被趕出房子,鄰居見狀和出自同情心,給母子倆借錢,讓他們到第十二坊阮維街950號暫居,總算有個地方居住,不需受日曬雨淋之苦,月租25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