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處理車主丟棄殘舊摩托車?

本市各交警隊正在存放大量過了扣押時間但違規車主不來認領的摩托車。讀者認為,應及早處理而不應讓此情況延長下去。

市公安廳陸路-鐵路交警科的違反交規摩托車存車場。

市公安廳陸路-鐵路交警科的違反交規摩托車存車場。

本市各違規存車場有很多殘舊、滿佈灰塵、損壞的違反交規摩托車一事再被提及。飽受風吹雨打的摩托車等候車主來認領或報廢賣掉,但交警必須存放、保管以及確保消防工作。

本市交警隊某領導告知,被扣押的摩托車車主經常違反以下交規:酒駕、沒有駕照及車牌登記證等。如果被交警發現摩托車是非法及走私進口的,便進行筆錄扣押,違規者肯定不能領回車子。

監管市中心交通的交警隊某領導表示,許多車主被作筆錄後,不來交罰款而情願丟棄摩托車。他說:“車主不來認領摩托車,是因為罰款超出摩托車的價值。大部分車主因駕駛時酒精濃度超標而被處罰。每公升呼出氣體中的酒精濃度超出0.4毫克,最高罰款為700萬元。”對駕駛者進行檢測酒精濃度時,交警視違規者的態度和車子價值可以猜到哪個場合將會丟棄車子。

蓄意為難

許多讀者表示,違規者丟棄摩托車已是不足為奇的事,但存車場的違規摩托車爆滿一事卻令人出乎意料。平忠讀者表示:“眼看存車場有數百甚至數千輛違規而無人認領的摩托車令我十分詫異,這意味著這件事仍存在不足之處。違反交規車主願意丟棄車子,然而職能部門被動及不知所措,釀成的後果是浪費了財物、精力和時間。”

同樣,陳文霖讀者認為,車主把後果推給管理機關。他說:“這樣做是蓄意為難他人。若干人可以處理,但數百人都這樣做,誰會負責處理啊?”

和阮讀者認為,如果交警視車子價值和違反交規者的態度可以猜到哪個丟棄車子的場合,那麼應該採取應對措施,如建立殘舊車子名單,把估計無人認領的車子存放在別的存車場以方便處理。”

蓮范讀者建議:“必須對這些不達標的摩托車做‘報廢’通知。對駕駛者、車主採取適當的制裁措施。”

沒收及拍賣

許多讀者認為,違反交規摩托車的保管時間僅30天,保管期滿後須加以處理以清空存車場。阮飛海讀者建議:“違規車的保管時間最多是1個月,經3次通報車主仍無人認領,就沒收摩托車或報廢進行再製回收。”

廖歡讀者說:“我想,保管違規車不得超過30天,如果車主不來認領和繳納罰款就將摩托車拍賣、沒收。在西方國家,交警將前後3次通知車主並發送罰單,若車主仍不配合,就被告上法庭。到時候不但要交罰款,而且還交法庭費。因此,摩托車價值雖僅100萬元,但車主也不敢當做若無其事。”

芳雲讀者表示:“可以按車類處理,對於走私、改裝、沒有車牌註冊證的摩托車就沒收,不用要求車主認領。對於酒駕場合就分成另一組,將殘舊不堪無人認領場合分成一組,就這樣分類而加以處理。”

張東讀者建議:“實際上,總會發生出乎意料的情況。我們須修訂法律規定以符合生活實況。須禁止殘舊不堪、不達標場合的摩托車行駛,就會降低違規後丟棄車子的場合發生。若要扣押違規車,就要有更具體的規定,如保管多長時間後無人認領將沒收或過了多久就對摩托車拍賣處理。”◆

智明綜合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第一郡某殘舊公寓的電線縱橫交錯。

誰檢查家中電源線路安全性?

據公安部的數據顯示,近52%失火事故是由電力系統故障所引起。那麼對於家中的電力安全問題,誰會注意、檢查和監察呢?還有許多未解答的問題。

讀者意見

需有同步應對本市地面沉降措施

據日本國際協力機構(JICA)的報告顯示,目前本市的地面沉降率年均約為2至5釐米。集中很多建築工程施工的區域沉降率較高,每年約7至8釐米。地面沉降速度是海平面上升速度的兩倍。

與我們並非無關

社交網上的重要互動之一是粉絲和偶像之間的聯繫形式。據此,部分年輕人因過度崇拜偶像而出現“問題”,引起容易忽視在娛樂產品中隱藏的敏感因素。

花甲病人求助醫藥費

現正在平新郡平治東坊新和東街357/22/2號租房住的何雪明(證件姓名Hà Tuyết Minh)今年62歲。

單身姐弟貧病交迫

甘歡(今年72歲)與弟弟甘明(58歲)現正在新富郡富忠坊鄭廷忠街237/67號租個小房子一起居住。

求助地址

重病老人亟需幫助

家住第十一郡第十一坊黎氏白葛街門牌136/40號的鄧秀霞(證件姓名Đặng Múi)今年78歲,與同時單身的兩個妹妹及1個弟弟住在一起。雖然同住一屋簷下,但他們各顧各的生活,每天各自煮飯、做菜。鄧秀霞大娘年輕時在某紗廠打工,數十年前停止後去幫人家打雜,掙錢自力更生。

年邁大娘求助醫藥費

今年82歲的羅四妹(證件姓名Châu Muối)現與兒子羅志強(49歲)在平新郡平治東坊張福攀街60/67號租個小房子住,租金每個月為100萬元,因為他們母子倆在此租房有近20年之久,所以房東同情其處境,收的租金比別的少。羅志強以前是某玻璃廠工人,後來其工作單位解體了,他靠賣彩票至今,每天賣不到100張,掙錢維持母子倆的生活。

中年病人懇求幫助

家住第一郡阮居貞坊陳廷樞街135/55/39號的江法(Giang Pháp)今年54歲,患有肺癆、雙眼視力模糊。他此前已經成家,與妻子育有1個兒子。

病人等錢做腎臟移植手術

現正在平新郡平興和A坊6號路門牌38號租住區租個小房子生活的黃永雄(Vòng Vĩnh Hùng)今年50歲,於4年前開始患上慢性腎衰竭的他,定期洗腎及定時服藥多年後病情不會好起來,反而加重了,如今他的兩個腎臟都嚴重損壞,醫生告知,以他的病情(腎衰竭已進入第五階段),必須早日進行腎臟移植手術方能救他的命,日前他與妻子及兒子商量,並得到家人的同意捐獻1個腎臟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