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舖噪音何時了?

本市多條街道的民眾生活平靜一段時間後,現在又再受苦,許多酒肆恢復“震耳欲聾”的噪音並且比前更大。

舊邑郡范文同街某酒肆的女DJ調高播放音量,而工作人員在 街上拉攏顧客。

舊邑郡范文同街某酒肆的女DJ調高播放音量,而工作人員在 街上拉攏顧客。

晚上10時,大功率的揚聲器與兜售飴糖的移動音箱仍鳴響。
造成噪音污染到深夜
家住守德市范文同街的某民眾嘆息:“可真夠苦,我們的住房靠近店舖區,晝夜都十分熱鬧和造成噪音污染。店舖爭相調高播放音量,響偏整個區域到深夜。我要早點睡覺以翌日上班,但音樂聲過大而令我失眠、頭痛和嚴重影響工作效率。我只希望店舖調小音量,晚上10時後將關閉以讓勞累了一天的民眾可以安睡。”
在守德市、平盛和舊邑郡的協平、范文同、阮儉、范文炤等街及9號路,民眾的生活平靜一段時間後,噪音違規行已“復活”。
在范文同街,地方政府收到許多民眾的反映後,便紛紛提醒、處罰,但噪音污染整治工作未果。晚上11時,這條街道的一系列酒肆仍爭相調高播放音量。從阮太山環島到平利橋的范文同街僅逾4.5多公里長,但在舊邑郡第一坊與平盛郡第十一及十三坊有25多家大大小小的酒肆。特別是舊邑郡第一坊,酒肆最密集,播放音量過大的音樂並結合DJ的歡樂演出,令不少人還以為正處身舞廳! 
酒肆裡的不少女DJ面向街道連續打碟吸引顧客,工作人員則在人行道上拉攏顧客。我們在若干酒肆試用手機的聲音及噪音測量應用程式,結果分貝高達95至100多。此應用程式的結果雖僅供參考,但也說明酒肆的噪音非常大,遠遠超過噪音違規行為的最高刑罰(超過40分貝)。
與此同時,協平政坊若干地方的民眾對鄰居經常酒醉並使用移動音箱唱歌到深夜表示忿忿不滿。互相提醒都沒用。
能否沒收造成噪音的設備?
平盛郡資源與環境科代表告知,噪音違規行為處罰工作向來按照1022總台的信息進行。一旦收到民眾的反映,該總台將向坊人委會轉發信息。對於晚上10時前違規的場合,坊人委會將處理。10時後就由坊公安按《議定》負責處理。
民眾反映違反噪音規定的地方是范文同街沿途,郡人委會已發文責成各坊緊急檢查、監察該地方的店舖營業活動以進行處理。
對於若干違規店舖,該郡想沒收違規的揚聲器,但現行法規不允許。因此該郡建議市資源與環境廳向本市報告,之後本市提議政府修訂相關《議定》。
該郡還採取別的措施,就是建議環保員警舉派偵察和專用車進行檢查處理。
從法律角度來看,市律師團武氏敏律師表示,目前,特別地方噪音允許最大界限是不超過55分貝(從上午6時至晚上9時)與45分貝(從晚上9時至翌日上午6時)。一般地方在類似上述兩個時段的最大界限是70分貝和55分貝。
此外,武氏敏律師強調:“要對造成音量不大的噪音但多次受處罰的產銷單位實施更嚴格的制裁,避免這些產銷單位隨時接受處罰以繼續維持經營活動。雖然只會產生音量不大的噪音,但每天不斷對周圍民眾的生活質量造成長期影響。”◆
 
今年,市人委會發文要求加強處罰噪音違規行為。據此,地方政府因管理不嚴而出現噪音違規行為,對秩序治安造成負面影響,則市人委會處理領導人。希望該要求獲認真執行。
 
根據行政處罰規定,噪音違規行為受罰如下:造成超過2分貝噪音技術規定的行為將被警告。若超過規定2至5分貝,將被罰款100萬至500萬元。若超過標準5至10分貝,被罰款500萬至2000萬元。
 

功俊-黎潘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人人為大家

人人為大家

自2022年9月26至30日,本報社會工作組收到以下熱心讀者捐贈給各單位與個人的善款如下(恕不稱呼):

讀者意見

護理員薪低過活難

我對某報所反映有關醫護人員薪資過低問題的報導深有同感。我本人也正在醫療部門工作,每天須不斷努力地克服有關經濟短缺造成的困難與壓力問題。

醫生開藥方字跡太醜還是潦草?

醫生開藥方的字跡很難看,幾乎成為了人人腦海中向來的“默認”想法,當孩子寫字太醜時,家長常罵孩子寫字跟醫生的一樣。不少人認為若干醫生蓄意寫字潦草及難看。

辦喜事不忘回饋社會

座落於第五郡廣安發電器店東主張滿燕日前為幼子江建華先生與阮敏兒小姐在皇潮宴會酒樓舉行新婚之喜,值此,張滿燕女士向多個華人社團贊助經費。

需有同步應對本市地面沉降措施

據日本國際協力機構(JICA)的報告顯示,目前本市的地面沉降率年均約為2至5釐米。集中很多建築工程施工的區域沉降率較高,每年約7至8釐米。地面沉降速度是海平面上升速度的兩倍。

求助地址

重病老人亟需幫助

家住第十一郡第十一坊黎氏白葛街門牌136/40號的鄧秀霞(證件姓名Đặng Múi)今年78歲,與同時單身的兩個妹妹及1個弟弟住在一起。雖然同住一屋簷下,但他們各顧各的生活,每天各自煮飯、做菜。鄧秀霞大娘年輕時在某紗廠打工,數十年前停止後去幫人家打雜,掙錢自力更生。

年邁大娘求助醫藥費

今年82歲的羅四妹(證件姓名Châu Muối)現與兒子羅志強(49歲)在平新郡平治東坊張福攀街60/67號租個小房子住,租金每個月為100萬元,因為他們母子倆在此租房有近20年之久,所以房東同情其處境,收的租金比別的少。羅志強以前是某玻璃廠工人,後來其工作單位解體了,他靠賣彩票至今,每天賣不到100張,掙錢維持母子倆的生活。

中年病人懇求幫助

家住第一郡阮居貞坊陳廷樞街135/55/39號的江法(Giang Pháp)今年54歲,患有肺癆、雙眼視力模糊。他此前已經成家,與妻子育有1個兒子。

病人等錢做腎臟移植手術

現正在平新郡平興和A坊6號路門牌38號租住區租個小房子生活的黃永雄(Vòng Vĩnh Hùng)今年50歲,於4年前開始患上慢性腎衰竭的他,定期洗腎及定時服藥多年後病情不會好起來,反而加重了,如今他的兩個腎臟都嚴重損壞,醫生告知,以他的病情(腎衰竭已進入第五階段),必須早日進行腎臟移植手術方能救他的命,日前他與妻子及兒子商量,並得到家人的同意捐獻1個腎臟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