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動攤霸佔步行街弊端何時了?

對於流動小販霸佔阮惠步行街的情況,許多讀者認為,本市不能允許市中心區出現流動小販霸佔步行街作為買賣地方,導致街景雜亂無章的情況。

阮惠步行街的流動攤到處皆是,影響了民眾的娛樂空間。

阮惠步行街的流動攤到處皆是,影響了民眾的娛樂空間。

第一郡濱藝坊阮惠步行街被不少流動小販霸佔作為買賣地方,大大地影響了民眾的娛樂空間,同時使到市中心區的街道雜亂無章和惡化市容。

距離阮惠步行街不遠的白騰碼頭公園最近才獲改建,目前卻出現流動小販“霸佔”的情況。數十輛炸魚丸和飲料的手推車在孫德勝街人行道上買賣,流動小販不但佔用馬路及人行道,而且還在公園裡擺放椅子以兜攬客人。

“為何不能徹底剷除”

濱藝坊人委會領導人肯定,該坊的都市秩序工作組仍常檢查和處理,但工作組剛離開僅幾分鐘後,數十輛流動手推車又湧入步行街。

讀者杜原孟說:“我不明白,為什麼地方政府無法阻止這種情況發生。本市自豪是一個綠化、潔淨、美觀的城市,但在每個公園、每條人行道上都看到被流動小販霸佔做為買賣地方的景象。工作組到處巡邏,只對若干小販罰款,當時流動手推車各散東西,工作組一離開,情況依然如故。”讀者明日也指出一些很明顯,但又不容易解決問題的情況:“都市秩序巡邏小組是在一定時間出巡的,有時更是跑馬看花,根本無法徹底處理。別讓步行街變成流動小販街。”

讀者楊鴻福驚訝地表示:“這是一件簡單的事情,為什麼不能處理?街上的視頻監控系統在哪裡?只要加強宣傳和動員承諾,然後嚴懲任何違規者,看看有誰敢違犯。現在是4.0時代了,怎麼還用這些徒勞無功的做法呢?”讀者張金線對上述意見表示贊同並認為:“先拍照記錄、事後處罰、再次違反予以重罰等。難道讓此情況不斷發生?”

徹底處理,嚴厲懲罰

讀者阮范安妮向地方政府建議:“分工8人一組從旁晚6時執勤到翌日凌晨兩時,即是有8個小時,這是流動小販霸佔步行街買賣的時間,使流動小販再不敢佔用步行街了。”

談及流動小販佔用步行街買賣的原因,讀者阮觀俊認為:“有求必供。假如民眾只散步、逛街,不吃喝街頭小食,怎麼會有人在此買賣。我想,一定要提及民眾的行為與地方政府的工作態度。”讀者何福對此說法贊同並說:“明知是謀生,但要保持本市潔淨及美觀。務必發出更多關於整治這種風氣的傳單和在這些地方設有禁牌,在特定時間內禁止流動手推車進入。關鍵是要徹底且從嚴處理。”

與此同時,讀者vuplasma84表示,從阮惠步行街設立以來,在此“追捕流動小販”的事已經存在多年,證明在步行街“吃喝需求”是有的,便建議:“各級政府應在步行街附近設立美食區,或將步行街的一部分改造成為可監控的美食空間,這也是一件應做的事。”

讀者康南告知,步行街是本市的面貌,必須嚴格整頓流動小販的雜亂無章狀況。讀者武清科表示,聖母大教堂前面區域也有很多流動小販,都市秩序管理隊一出現就散去,隨後又依舊一樣。讀者阿豐說,不單是步行街,許多公共地方都被流動小販佔用,弄得髒兮兮。要予以制裁,限制這種弊端,以免影響到環境衛生與民眾健康◆

金 蘭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第一郡某殘舊公寓的電線縱橫交錯。

誰檢查家中電源線路安全性?

據公安部的數據顯示,近52%失火事故是由電力系統故障所引起。那麼對於家中的電力安全問題,誰會注意、檢查和監察呢?還有許多未解答的問題。

讀者意見

需有同步應對本市地面沉降措施

據日本國際協力機構(JICA)的報告顯示,目前本市的地面沉降率年均約為2至5釐米。集中很多建築工程施工的區域沉降率較高,每年約7至8釐米。地面沉降速度是海平面上升速度的兩倍。

與我們並非無關

社交網上的重要互動之一是粉絲和偶像之間的聯繫形式。據此,部分年輕人因過度崇拜偶像而出現“問題”,引起容易忽視在娛樂產品中隱藏的敏感因素。

花甲病人求助醫藥費

現正在平新郡平治東坊新和東街357/22/2號租房住的何雪明(證件姓名Hà Tuyết Minh)今年62歲。

單身姐弟貧病交迫

甘歡(今年72歲)與弟弟甘明(58歲)現正在新富郡富忠坊鄭廷忠街237/67號租個小房子一起居住。

求助地址

重病老人亟需幫助

家住第十一郡第十一坊黎氏白葛街門牌136/40號的鄧秀霞(證件姓名Đặng Múi)今年78歲,與同時單身的兩個妹妹及1個弟弟住在一起。雖然同住一屋簷下,但他們各顧各的生活,每天各自煮飯、做菜。鄧秀霞大娘年輕時在某紗廠打工,數十年前停止後去幫人家打雜,掙錢自力更生。

年邁大娘求助醫藥費

今年82歲的羅四妹(證件姓名Châu Muối)現與兒子羅志強(49歲)在平新郡平治東坊張福攀街60/67號租個小房子住,租金每個月為100萬元,因為他們母子倆在此租房有近20年之久,所以房東同情其處境,收的租金比別的少。羅志強以前是某玻璃廠工人,後來其工作單位解體了,他靠賣彩票至今,每天賣不到100張,掙錢維持母子倆的生活。

中年病人懇求幫助

家住第一郡阮居貞坊陳廷樞街135/55/39號的江法(Giang Pháp)今年54歲,患有肺癆、雙眼視力模糊。他此前已經成家,與妻子育有1個兒子。

病人等錢做腎臟移植手術

現正在平新郡平興和A坊6號路門牌38號租住區租個小房子生活的黃永雄(Vòng Vĩnh Hùng)今年50歲,於4年前開始患上慢性腎衰竭的他,定期洗腎及定時服藥多年後病情不會好起來,反而加重了,如今他的兩個腎臟都嚴重損壞,醫生告知,以他的病情(腎衰竭已進入第五階段),必須早日進行腎臟移植手術方能救他的命,日前他與妻子及兒子商量,並得到家人的同意捐獻1個腎臟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