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良心家傭

由於工作繁忙,在都市的很多家庭須找家傭幫忙做家務、看管房屋、照顧老人和孩子等。但令人擔憂的是,詐騙分子申請當家傭或家傭勾結偷竊、搶劫財產的情況已多次發生。

偷竊屋主財產的范氏思、阮黃俊、阮黃明和陳黃霖 在公安機關。

偷竊屋主財產的范氏思、阮黃俊、阮黃明和陳黃霖 在公安機關。

設法佔奪屋主財產
在過去5月,舊邑郡公安已對涉及“偷竊財產”罪的范氏思(52歲,寓居清化省)、阮黃俊(60歲)、阮黃俊的兒子阮黃明(31歲,同住在舊邑郡)和陳黃霖(19歲,家住新平郡)作出案件、嫌犯起訴。
根據調查結果,范氏思多年來在位於舊邑郡第十七坊阮鶯街的阮文孟(化名)家當家傭,因此她獲屋主視為家庭成員。2020年,范氏思賭博,但輸多贏少。於2022年5月上旬,她欠阮黃俊200萬元,但沒錢還。因此,她萌生偷竊屋主的財產來償還債務的念頭。她告訴阮黃俊,屋主有一個保險箱,兩人勾結去偷。阮黃俊將此計劃告訴兒子阮黃明,阿明邀約阿霖參加。
於5月18日上午,家裡只有范氏思和屋主阮文孟的母親,故通知阿明。阿明騎著摩托車載著泡沫箱到阮文孟的住房,然後兩人把保險箱放進泡沫箱裡。阿明將保險箱帶回家,與父親一起用切割機、撬棍打破保險箱,得到5個戒指、2塊手錶、近1億元、100 美元、房地產證件等。阮文孟在發現保險箱被竊走之後,立即報警。透過採取業務措施之外,公安機關逮捕了范氏思和同夥。
在另一個案件中,黎氏餘(72歲)和黎氏紅(35歲)是第五郡第四坊陳平仲街某家庭的家傭。這兩名婦女因賭博而陷入負債累累之境況,便與同夥勾結搶劫屋主的財產。
按計劃,阮國泰(28歲)和黎紅卿(42歲)帶著裝有錘子、刀、繩線等的背包,到黎氏餘和黎氏紅正當家傭的住房,冒充送貨員按門鈴。黎氏紅出來開門,阮國泰和黎紅卿衝進屋裡。在此,這兩個歹徒控制並捆綁了屋主的孩子,然後用刀威脅此人打開房門(有密碼)以搶劫價值為20多億元的財產。只在兩個小時調查後,市公安廳刑警科和第五郡公安已突入平新郡裴氏草(黎紅卿的妻子)租用的住房,逮捕了各對象和沒收了所有贓物。根據這些對象的供詞,公安逮捕黎氏紅和黎氏餘,其中職能力量確定該案件是以阿紅為首。
僱用家傭時要小心
這只是關於家傭因賭博、欠債、缺錢揮霍等原因而勾結偷竊屋主財產的許多案件之二。甚至,壞分子冒充求職者申請作家傭以偷竊屋主的財產。現在,本市有許多家庭聘請家傭幫忙做家務。家傭工作有兩個形式:按時工作或在家裡居住、生活。因此,家傭獲屋主視為家人,因此掌握屋主的所有活動。
市舊邑郡公安領導告知,偷竊財產的事件主要是由於屋主信任家傭所致。在若干案件中,家傭最初只是打算偷竊財產,但由於被屋主發現,而想方設法隱藏。此行為可以變成搶劫、蓄意傷人、殺人以避免犯罪等的行為。
另外,原因還由於屋主通過熟人的介紹招聘家傭,而沒有仔細了解家傭的來歷。在一起生活的過程中,屋主不注意,放鬆監管,所以沒有及時發現家傭的欺騙行為。
根據市公安廳所屬刑警科科長陳文孝上校告知,為限制家傭造成的偷竊、搶劫事件,屋主在僱用家傭時要詳細地調查其身份、來歷。若通過求職仲介公司,要了解那些公司是否值得相信,要求公司提供合同和收集有關各方的簽名;要求家傭提供人民證、公民身份證等以核對。
家傭在到屋主的住房居住時,須登記暫住,以便公安掌握其來歷。屋主需主動安裝攝像頭以掌握家傭的行動。對於按時工作的家傭,在家傭工作時,屋主應該在家及在家傭完成工作後重新檢查自己的財產。
陳文孝上校強調:“屋主絕對不要把有價值的財物放在容易拿到、容易收藏的地方,同時把鑰匙和保險箱放在難以被發現的地方。對於財物,無論價值大小,都必須保管好,以免“激發”家傭的貪念,從而引起犯罪行為。不應該把價值大的財物放在家裡,應該存入銀行。”◆

志 石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讀者意見

春節臨時工多樣化

勞工可選擇按月、按小時或按件計酬,但收入比平日高2至3倍。

在疫情期間無私相助

在疫情肆虐本市的背景下,許多相互輔助的義舉已讓民眾克服困難,生活更有溫暖及更有人情味。

增加受疫情影響者輔助計劃對象

守德市和21個郡、縣正緊急核查、統計從事水泥匠、網約“摩的”司機、保姆、家傭、擦鞋、街頭賣報等工作的自由勞工人數。市勞動與榮軍社會廳現正綜合,並提交市人委會審議,儘快以簡化手續作出輔助。

決心擊退疫情

本市由7月9日凌晨零時起按政府總理第16號《指示》實施社交隔離15天,這是本市進行全市社交隔離的第二次,決心及時遏止疫情傳播。明知困難重重,但本市民眾、各級政府和團體表示大決心並期待職能力量擊退疫情。

求助地址

貧病母女需要幫助

家住第十一郡第四坊陳貴街35/32號的陳鳳娥(證件姓名阮女)今年70歲,與女兒黃蘭絲(34歲)相依為命。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花甲病人求助醫藥費

今年62歲的溫惠冰住在第八郡第十六坊安陽王街242/101/5C號,她在此地租個小房子至今已有數個月,租金每個月為12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