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信箱:診所不退還診斷結果受質疑

友人兒子亞全(23歲)不久前感覺到其生殖器官痛癢難受,且導致食慾不振和失眠,他於是上網搜查哪一間私人診所設有男科病。最後,他看到在第十郡黎鴻峰街某個甚具規模,並且曾在本市某大報刊登過廣告的診所。於是,亞全決定前去求診。

醫生檢查後說亞全的生殖器官皮下發炎,需要動小手術清洗,費用200萬元。亞全同意後便進行手術,怎料之後醫生又說不單是發炎,還有瘀血與濃,需要即時割開生殖器官以取出,如不理會將導致陽痿、甚至不育,總之說了一大堆令人擔心、憂慮的“勸告”,從而給亞全的心理造成沉重的壓力,使他在焦慮無比的心情下應承了醫生給他動手術。約30分鐘後手術完成,但費用竟高達1800萬元,令亞全大吃一驚,因他身上僅有400萬元!邊打點滴,亞全邊急忙致電父親“求救”,但因數目不少,其父一時之間籌措不來,一直至晚上6時才籌得1000萬元。在亞全“苦求”之下,診所始讓他回家,但須留下公民身份證與摩托車,以待翌日複診時須清付尚欠800萬元才可取回。第二天,亞全與父親又要四處借貸來籌夠欠款。接著數天,亞全每天都要到診所替換紗布給打點滴。到了拆線那天,又須多繳納230萬元。

在亞全做“手術”當天,我獲悉後便覺得事有“蹊蹺”並對亞全說出我的想法,但他認為此診所規模大,不應有“問題”,可是過了數天他在社交網上看到有網民反映該診所慣於利用病人焦慮的心理而同意進行各種專科但費用昂貴的手術個案,而最“離譜”的就是,亞全叫診所給他退還做化驗與診斷的結果,可得到的回答竟然是“已交給‘上面’了,不能退還給病人!”這“上面”究竟是什麼?此舉分明是診所避免病人拿結果到別的醫療單位來找出病情的“真相”或求證,而最重要的,就是病人沒有任何證據在手。至今,亞全所患的男科病是否真的如該診所的診斷也值得質疑!透過亞全上述場合,我建議患了男科或婦科病患者在私人診所求診時應慎而重之,尤其是在心理方面◆ 

林子明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正在市大水鑊醫院留醫的病人。

醫院超負荷之壓力

經過一段時間因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而寥寥無幾之後,近日,河內與本市多所大醫院又出現超負荷現象,因病人從多個省、市擁到上線醫院。這現象若延長下去,這將對醫護人員的心理與健康造成不良影響。

讀者意見

春節臨時工多樣化

勞工可選擇按月、按小時或按件計酬,但收入比平日高2至3倍。

在疫情期間無私相助

在疫情肆虐本市的背景下,許多相互輔助的義舉已讓民眾克服困難,生活更有溫暖及更有人情味。

增加受疫情影響者輔助計劃對象

守德市和21個郡、縣正緊急核查、統計從事水泥匠、網約“摩的”司機、保姆、家傭、擦鞋、街頭賣報等工作的自由勞工人數。市勞動與榮軍社會廳現正綜合,並提交市人委會審議,儘快以簡化手續作出輔助。

決心擊退疫情

本市由7月9日凌晨零時起按政府總理第16號《指示》實施社交隔離15天,這是本市進行全市社交隔離的第二次,決心及時遏止疫情傳播。明知困難重重,但本市民眾、各級政府和團體表示大決心並期待職能力量擊退疫情。

求助地址

中年病人懇求幫助

家住第一郡阮居貞坊陳廷樞街135/55/39號的江法(Giang Pháp)今年54歲,患有肺癆、雙眼視力模糊。他此前已經成家,與妻子育有1個兒子。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病人等錢做腎臟移植手術

現正在平新郡平興和A坊6號路門牌38號租住區租個小房子生活的黃永雄(Vòng Vĩnh Hùng)今年50歲,於4年前開始患上慢性腎衰竭的他,定期洗腎及定時服藥多年後病情不會好起來,反而加重了,如今他的兩個腎臟都嚴重損壞,醫生告知,以他的病情(腎衰竭已進入第五階段),必須早日進行腎臟移植手術方能救他的命,日前他與妻子及兒子商量,並得到家人的同意捐獻1個腎臟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