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地買救護車運送病人

3年多來,救護車已全天候免費運送數百名貧困病人返回各省、市。這些病人儘管不知道向正處在窘境的他們伸出援手的女人是誰,但仍保留其“熱線”電話號碼以向有需要者介紹。

潘氏丙與志願隊伍全天候運行救護車模式。

潘氏丙與志願隊伍全天候運行救護車模式。

50歲的陳光定兩年前獲救護車從國家燙傷醫院送回南定省,儘管不知道幫助自己的熱心人士的姓名,但他仍保留已盡心將他送回家的“熱線”電話號碼。他感動地說:“從那時候以來,我何時都銘記那位熱心人士的義舉。”

在從高處墜落後,24年來,陳光定癱瘓在床,全身生瘡。他的家境非常貧困,若沒有潘氏丙用救護車免費送回家,他的家人也不知道怎麼辦。
永不忘記的義舉

66歲,寓居河內市的潘氏丙是陳光定提及的熱心人士。她在透露自己多年來的心願時露出慈祥的笑容和眼中閃爍著溫暖的光芒,她說:“若我有車免費送病人回家就太好了。”

於是,她到安江學習救護車駕駛模式。在這裡,有很多富有意義的慈善模式,例如:救護車、分發米粥、建橋、建贈溫情屋、慈善診所等。在兩年內,她在南北兩地之間穿梭以學習做慈善的經驗。

2018年底,在與女兒達成共識後,她賣出在金蘭市的土地以有錢買車,領先實現駕駛救護車免費運送貧困病人的心願。3年來,她的救護車與三啤、宇兄、緊叔等的約10名志願者已免費運送數百名病人返回全國各地。

關於獲免費運送的條件,潘氏丙告知:“對於重病、家境貧困,甚至死亡,無論返回何處,我們都免費運送。我們的救護車服務的對象主要是沒有錢的人。”

起初,她在社交網上發佈信息,後來她聯繫醫院所屬社會工作部門,並留下電話號碼以便病人聯繫。潘氏丙總是記得一名男子打來電話哭著求救:“阿姨!請幫幫我。我家在高平省,而我現在只有300萬元。我父親快要死了,他正住院,恐怕來不及回到家。”當來接這對父子時,她永不忘記那位父親的眼光,好像是想說聲謝謝,但說不出來。救護車一離開該市,他就去世了。

有一次,她的病情惡化,俯身接電話也很痛苦,但有人打電話來拜託她把剛去世的小孩帶回河江省貓鸌縣,她壓抑著疼痛,連續給志願者打電話尋求幫助。山路上霧濛濛,救護車從早上8時半啟程,直到第二天凌晨3時才將小孩送到家。

她透露說:“也許這就是我的命運,躺在床上也想著明天要做什麼,一醒來就拿起電話辦善事。”
直到停止呼吸為止!

從丈夫去世的那天起,潘氏丙就一個人住在河內市黃梅郡鈴潭半島一個房間裡,但她何時都忙於接聽電話。公寓前的院子裡經常變成為山區居民、兒童收集舊衣服之地。她10年來與乳腺癌鬥爭,但腫瘤最近已轉移到骨骼,須接受化療,但她堅持說:“這份工作我非做不可,我會堅持直到停止呼吸為止。”

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導致她的所有慈善活動須暫停,她想:“我的車像一堆鐵一樣丟在這裡,那就太浪費了,不知道河內市需要嗎?”。因此,她立刻向河內市提出自己的想法。隨即,他的救護車獲徵用給黃梅郡醫療中心,為隔離工作服務。在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到南部各省,運送數噸蔬菜的多個班車也啟程支援南部各省抗擊疫情。

不僅免費提供救護車服務,潘氏丙的慈心慈善組還煮飯、粥發給病人及其家人。另外,她還與醫院配合為白內障患者免費施手術,至今已為近400名病人免費施眼疾手術。由於有益於社區的美好義舉,潘氏丙成為榮獲河內市頒授的2021年“優秀首都公民”稱號的9名公民之一。

收到河內市頒贈的1870萬元獎金和慈善組所屬各成員捐贈的300萬元,潘氏丙自掏腰包以湊足2500萬元,用於購買蔬菜贈給隔離區,同時為開設慈善診所工作做好準備。潘氏丙透露說:“有人問我,這些活動我做了幾十年,也許花了幾十億元,則哪裡有錢繼續做?我說,也許是老天爺疼愛。現在,我只希望能夠開設東醫慈善診所、養老院和孤兒院。只要能夠實現這3個心願,則儘管要離世,我也安心。”◆
 
得知潘氏丙的義舉,河內市講師武雲英與她的兩個女兒清平、靈丹決心一起做慈善。

雲英分享說:“大家經常稱她為‘仙姑’,我珍重並希望和我的孩子一起做志願工作,與貧困者分擔困難和為社區做出貢獻。以自己的熱情,她付出所有精力、金錢來幫助貧困者。”

佩服潘氏丙阿姨的仁厚之心,六年級學生靈丹分享說:“我從阿姨身上學習到同情心、分擔和相親相愛的精神。從而,若我遇到無家可歸的人,我會幫助他們。能夠與她一起幫助他人,令我感到非常快樂和幸福。”

何 清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正在市大水鑊醫院留醫的病人。

醫院超負荷之壓力

經過一段時間因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而寥寥無幾之後,近日,河內與本市多所大醫院又出現超負荷現象,因病人從多個省、市擁到上線醫院。這現象若延長下去,這將對醫護人員的心理與健康造成不良影響。

讀者意見

需有同步應對本市地面沉降措施

據日本國際協力機構(JICA)的報告顯示,目前本市的地面沉降率年均約為2至5釐米。集中很多建築工程施工的區域沉降率較高,每年約7至8釐米。地面沉降速度是海平面上升速度的兩倍。

與我們並非無關

社交網上的重要互動之一是粉絲和偶像之間的聯繫形式。據此,部分年輕人因過度崇拜偶像而出現“問題”,引起容易忽視在娛樂產品中隱藏的敏感因素。

花甲病人求助醫藥費

現正在平新郡平治東坊新和東街357/22/2號租房住的何雪明(證件姓名Hà Tuyết Minh)今年62歲。

單身姐弟貧病交迫

甘歡(今年72歲)與弟弟甘明(58歲)現正在新富郡富忠坊鄭廷忠街237/67號租個小房子一起居住。

求助地址

中年病人懇求幫助

家住第一郡阮居貞坊陳廷樞街135/55/39號的江法(Giang Pháp)今年54歲,患有肺癆、雙眼視力模糊。他此前已經成家,與妻子育有1個兒子。

病人等錢做腎臟移植手術

現正在平新郡平興和A坊6號路門牌38號租住區租個小房子生活的黃永雄(Vòng Vĩnh Hùng)今年50歲,於4年前開始患上慢性腎衰竭的他,定期洗腎及定時服藥多年後病情不會好起來,反而加重了,如今他的兩個腎臟都嚴重損壞,醫生告知,以他的病情(腎衰竭已進入第五階段),必須早日進行腎臟移植手術方能救他的命,日前他與妻子及兒子商量,並得到家人的同意捐獻1個腎臟出來。

腎衰竭病人需要幫助

今年57歲的石氏碧雲(Thạch Thị Bích Vân)住在第六郡第十四坊新化街101/33G號。

清貧病婦無依靠

現正在新平郡義發公寓租個小房子住的張玉玲(證件姓名Trương Tô Hà,今年74歲)是個無依無靠的老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