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民之情一言難盡!

懷著強烈的軍民情懷,筆者想在此再次表達自己的感激之情。

108中央軍隊醫院第二專科醫生陶輝孝少校為病兒診病。

108中央軍隊醫院第二專科醫生陶輝孝少校為病兒診病。

依依不捨
去年8月23日,高氏捷女士感到呼吸困難,趕緊撥通了平盛郡第二十二坊醫療站的電話。通話10分鐘後,國防部軍醫學院第二流動醫療站站長黎伯成醫生和兩名醫務人員趕到她家。醫生給全家人鼓勵和安慰,指導如何練習呼吸、補充營養,以及如何測量氧指數。高氏捷表示:“非常感謝黎伯成醫生在我們母子倆最困難的時候給予幫助。”

國防部所屬軍醫學院黎氏玉娥中校在守德市平沼坊第 21 號流動醫療站執勤,因其對工作的周到,讓人們留下良好印象。看到很多病人處境艱難,她站出來呼籲大家分擔病人的負擔。

康復已近兩個半月,家住守德市協平政坊、今年48歲的阮文勝,仍清晰地記得軍醫戰士們照顧感染了疾病的一家4口。他講述了年輕的武文傳(22歲,軍醫學院學生)與他的隊友們在本市跟進和照顧他一家人和許多確診患者的軼事。持續數月來,武文傳與數以千計的軍醫學生一起參與檢測、照顧和治療確診者的活動。
喜出望外
108中央軍隊醫院心血管外科第二專科醫生陶輝孝少校,至今仍記得協助本市人民抗疫那段日子的事。回到河內後,陶輝孝醫生仍與軍醫組的同事們成立了“軍醫在家諮詢”群組,通過電話為確診患者治療,以幫助全國人民。陶輝孝醫生告知:“我經常不能安睡,似睡非睡,因為我總是擔心著有病人打電話給我,而我睡著了無法接聽,不能及時協助他們,會影響他們的健康。沒有人強迫我這樣做,但我真的很愛護他們,覺得對我們的同胞應該有責,我很幸運,醫生有足夠的醫學知識,而他們沒有。因此,我會接聽任何撥來的電話。”

作為一名心臟外科醫生,但由於疫情壓力,陶輝孝醫生和其他很多醫護人員都揹著背包參加支援工作。當許多病癒的人打電話向他問候,並囑咐他保持健康才能做好工作時,此時他感到喜悅加倍。

  “當我到醫院支援2至3週時,我感染了新冠肺炎病毒,治病期間我得到了我的隊友們照顧,其他人也給我很多幫助。在人地生疏,我得到本市人民的關照。軍民之情真的一言難盡!”。

人民的“親生兒”

他的名字叫曲青勵,他是屬第七軍區第五步兵師的一名戰士,去年8月23日起參加支援本市抗疫◆
 
40歲的年紀已經不小了,但這位上尉還是自願承擔了艱鉅的工作。晚上值班,給人民贈送安生袋,給確診患者送禮物,然後交骨灰,他也是“帶頭”去做。他永遠不會忘記在看望兩個因疫病失去母親的孩子時流下淚水的情景。他哽咽著表示:“我也有兩個孩子,但我更幸運的是,我還有一個堅實的‘後方’,就是有妻子來照顧他們。”

他是來自全國各地的一萬多名軍人、醫務人員和志願者中的一員,他暫時拋開私務,暫時忘記了個人利益,參加在本市抗擊疫情。幫人民上市集購物,搬運糧食,上門提供必需品等。這些都是在軍校不曾培訓的課程。只有一片熱忱和責任才能幫助他們完成這特殊的使命。

現年80歲的梁功和獨自居住在守德市福隆B坊第二街區,曲青勵和當地幹部為他烹煮飯菜和照顧他的起居生活。在經過兩個月的軍民關照日子,要暫別這位好心的戰士時,梁功和老翁淚汪汪地表示:“從此,阿勵是我的親生兒子!”。本市人民永遠不會忘記在疫情艱難的日子裡,接受很多平易近人戰士幫助的情景。

記者組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遭暫停流通和召回的保健食品。

保健食品含有違禁物質

衛生部所屬食品安全局連續對多種含有違禁物質的保健食品發出回收及銷毀通報。

讀者意見

春節臨時工多樣化

勞工可選擇按月、按小時或按件計酬,但收入比平日高2至3倍。

在疫情期間無私相助

在疫情肆虐本市的背景下,許多相互輔助的義舉已讓民眾克服困難,生活更有溫暖及更有人情味。

增加受疫情影響者輔助計劃對象

守德市和21個郡、縣正緊急核查、統計從事水泥匠、網約“摩的”司機、保姆、家傭、擦鞋、街頭賣報等工作的自由勞工人數。市勞動與榮軍社會廳現正綜合,並提交市人委會審議,儘快以簡化手續作出輔助。

決心擊退疫情

本市由7月9日凌晨零時起按政府總理第16號《指示》實施社交隔離15天,這是本市進行全市社交隔離的第二次,決心及時遏止疫情傳播。明知困難重重,但本市民眾、各級政府和團體表示大決心並期待職能力量擊退疫情。

求助地址

中年病人喪失勞動力

今年46歲的林志善與妻兒住在第六郡第十三坊第十號路78號公寓B座4樓,他以前當摩的司機謀生,日掙有30萬元左右,加上妻子在白鐵街市某金舖打工的工資足夠一家4口過日子。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父子倆均患病需要幫助

阮曰國映(今年14歲)早在10年前因患上腎衰竭而獲父母帶到胡志明市來,在本市多家醫院接受醫治,後來轉到市兒童醫院治療,醫生確認他罹患的是腎上腺疲勞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