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過短信、社交網恐嚇及侮辱他人何時了?

半夜,突然收到一條恐嚇的短信,粗俗的話語像是當頭劈下。有一天,忽然發現自己的照片夾著各種污辱人格的話語在網上流傳開來,而自己卻不明原因。在這種情況下,會感到十分惶恐和焦慮,深怕這些遲早會傳到親人那裡。

“恐嚇”短信給人們帶來很多麻煩。

“恐嚇”短信給人們帶來很多麻煩。

局內人不知道該向哪兒求救,而不露面的壞人仍涎皮賴臉,咄咄逼人。以下是讀者講述關於自己的遭遇。
深夜遭受到“恐嚇”

8月18日晚上10時半,某讀者收到一條短信,語氣很粗俗。內容清楚地寫明了讀者的姓名、人民證號碼、工作地點,並威脅說他和其親人的生活會受到讀者行為的影響。他們要求回撥他們提供的電話號碼以解決問題。

該讀者已經閱讀了許多警告資訊,認為這是威脅或詐騙短信。讀者本人並沒有與任何人有瓜葛,也沒有向任何人貸款以牽連到發這種短信的流氓對象。然而,讀完短信之後,讀者感到無比震驚,感覺像有人在其面前當頭劈下,在不知情下被人用粗言穢語辱罵,而且發生在深夜,使讀者感到無比惶恐。

讀者很擔心,因為讀者不知道自己的個人資訊是從哪裡被洩露的,為什麼會落到這些人的手中?他們竟有這樣大的本事掌握了關於讀者和親人的信息?讀者通知親戚,如果接到任何不尋常的來電,就讓讀者知道,但除了攔截他們的電話號碼,讀者不知道還能做什麼。哪個職能機關肯受理這種情況?這意味著像讀者這樣的人可能會多次遇到這種情況。

在這個有多種以恐嚇性追債形式的時代,很多人都擔心自己的熟人之中是否有人借債,而影響到整個家庭,丈夫和孩子,整個大家庭、祖父母、父母、兄弟姐妹等,到後來才弄清楚原因何在,為什麼他們被恐嚇!

明目張膽侮辱他人

當讀者收到一張她公司一名員工被討債資訊的照片時,她感到很震驚,因為其中有她和一群裸體女子合照的照片,圖片說明是:“當娼妓還債”。

照片中的資訊還註明,讀者是與被追債人員合作、串謀貸款後不還債,而她從來沒有借貸過,也沒有託任何人貸款,也不知道其員工向誰貸款、在做什麼。而現在讀者突然被他人扣上了“勾結同謀包庇行為”、“詐騙、利用個人信任侵佔財產”、“賣淫還債”的帽子。

當這些資訊在臉書上轉發給她的許多朋友時,她更加震驚。幕後者公然侮辱了她的尊嚴,但除了感到沮喪之外,她和其他人似乎對這些不良分子無能為力。

這件事使讀者非常震驚,長期影響了她的工作和生活。讀者希望職能機關能盡快採取有力和徹底的措施,處理這種違法攻擊他人的行為。

感到惶恐,不知該向誰求救

雖然讀者沒有向任何人或任何金融公司借錢,但當她收到一條來自陌生電話號碼的恐嚇短訊時,她仍然感到困惑和惶恐。她經常看報紙和看新聞,所以知道這些短信技巧。雖然保持著平靜的心態,並自我安慰“身正不怕影子斜”後,她開始懷疑是不是親戚、熟人或某人用了其名字去借貸,現在債主根據貸款合同中的數據找債務人討債。可知這是一種恐嚇,讓她主動聯繫並落入騙子圈套,還是他們是真正“討債”。然後也許有一天,他們來找她或其親人攻擊並討債呢?在社交網上,有很多打殺場面、行兇討債、混戰、無端打架的視頻等。而且很有可能一不小心“砸到”自己或親人的頭上。不光是讀者,許多人在收到那些恐嚇性的短信時,肯定也有類似的想法。

任何人在她這種情況下都很擔心,好像有人在默默地“監視”她的一舉一動,讓她更加惶恐和憂慮。但是,現在可以將這短信報給地方政府嗎?應該向誰報告?收到帶有恐嚇語氣的不實際短信時,她問心不怕,因為她沒有欠任何人,也沒有跟任何人有瓜葛。向電訊供應商通報這是垃圾短信,最多只是處理發送短信的電話號碼。而真正的人是帶著真正的威脅者,他們仍然從容不迫地繼續使用其他電話號碼來“恐嚇”許多人。

希望職能機關嚴厲懲處類似案件,以震懾那些通過短信與社交網不擇手段挑戰輿論和法律的人◆

玉簪-清多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貴賓與贊助商向窮人發送禮物。

福慧慈善組關懷窮人

〔本報消息〕第十一郡福慧慈善組今(1)日上午向窮人派發禮物。優秀華人退休幹部梁鴻德;第十一郡高齡人協會主席朱𣏌文;贊助商丁文森、徐維安與顏燕芬夫婦等出席發送儀式。

讀者意見

違反交規學生越來越多

在本市多所初中和高中學校大門前,我們常見的景象就是學生騎著排氣量超過50cc的摩托車、不戴安全帽、不遵守交規……。學生還是未成年人,也沒有駕照和缺乏陸路交規知識,但他們在街道悍然騎著摩托車。

自願社保缺吸引力

據市社保機關的自願社保政策落實結果報告顯示,從2017至2021年,在本市參加自願社保人數從8283人升至5萬1401人。

確保食品安全「跟風」思維須消除

讀者支持在食品安全確保工作中消除口號和盲目跟隨潮流的思維,因為對於此工作,需經常、務實地進行,以確保食品安全。

求助地址

失明男人請求幫助

現正在平新郡平治東坊10-11聯區街69號租房子住的譚偉添(今年52歲,證件姓名Nguyễn Vi Quang)許多年來當泥水匠謀生。他與妻子黃氏鸞育有一個女兒,生活還算過得去。2014年,他開始感到雙眼視力虛弱,得到某某熱心人士贊助經費,他的右眼動了手術,之後自己籌錢繼續為左眼做手術,不知是因為手術後保養不良,還是神經線比較弱,後來他的雙眼完全失明了。

乳癌病人求助手術費

今年45歲的黃淑雯(證件姓名Đàm Thục Quân)與兄姐一起住在平新郡平治東坊張福攀街109/22號門牌。她天生精神比較虛弱,人亦不夠精靈,從小到大只懂做家務而已,也沒有嫁人。

夫妻倆均患上惡疾

家住第六郡第七坊平仙街45/46號的關描金(證件姓名Quan Miêu Kim)今年57歲,10年前他的雙手手臂開始收縮,進醫院做檢查才得知患上遺傳性手臂收縮症,從此無法繼續去謀生,只在家做家務等輕活。

貧困家庭期盼得到幫助

畢林光(今年64歲,證件姓名Tất Văn Chẩy)與妻子李旺玲(50歲)住在第十一郡第六坊傅基調街185/121A號。他患有肺管堵塞、血脂紊亂症、胃腸炎、胃食道逆流症、高血壓、糖尿病、肝炎已經很多年,身體經常不適,時不時跑到第十一郡醫院治病。雖然有醫保,但有些時候他必須自掏腰包支付特效藥的費用。他一向幫人家送貨,日薪大約20萬元,可是工作時有時無,收入不穩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