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元載貨三輪車

梁玉英使用他日常替人載貨的三輪車來協助慈善廚房送糧食、食品和飯菜等,幫助受疫情影響的民眾。

梁玉英晚上免費載運慈善物品送到疫區。

梁玉英晚上免費載運慈善物品送到疫區。

他向來愛做善事,幾年前曾免費將慈善物品運送到各地。因此,在本市因疫情爆發而落實社交隔離期間,零元班車是籍貫廣平省的他對社群的簡單義舉。

懇求免費載運
他告訴我們,在本市須落實社交隔離期間,他看報紙得知很多貧窮民眾和普通勞工受苦,但他的家境也很窮,不知道要怎樣幫助社群。有一次,他偶然知道第一郡滿寺素食館正在煮飯送給各封鎖區的民眾。於是,他向該食館申請騎車送飯菜。

他透露:“當時,滿寺素食館的主廚鳳姐憂心地說,疫情期間,騎三輪車者也遇到困難,需要替人載貨來掙錢養家餬口。但我一直懇求並表示,我向來愛做善事,可以在這裡工作是我的幸福。最後,鳳姐也同意了,我負責將蔬果、飯菜、必需品運送到各個隔離區和封鎖區。此舉讓我很高興,就像我此前被一家公司錄用一樣。”

今年6月29日晚上10時,愛心滿滿的他騎著首班零元三輪車將物品送至封鎖區。“我和廚房的兄弟姐妹們將3噸蔬果送到平新郡裴思全街的封鎖區。把物品搬上車後,大家讓我穿著防護服和戴上防護鏡。穿著不透氣的防護服,我覺得身體從上到下就像裹著保鮮膜蒸桑拿一樣,浸泡在汗水中。因此,我深切體會到抗疫一線醫護人員的艱辛。”梁玉英又說。

載送物品後已快到半夜,他接下來的任務就是把200份飯菜載運到若干地方送給無家可歸的人和貧窮勞工。“說實話,我騎車去給他人送飯菜,但我肚子也在打鼓。但想起需要飯菜的窮人,我就努力把飯菜送完,最後一份才留給自己。‘雪中送炭’,素食飯真的太好吃了。完成送飯菜的任務後,已是第二天凌晨1時。我騎車返回停車場,脫下防護服,先進行全身消毒才回家。”

不幸感染也接受
我們問他,作為家庭的主要勞動力,冒險前往感染風險大的地方助人是否害怕,他老實地回答:“說實話,我這樣去也很害怕。我有妻子和兩個年幼的兒女。有時候乍想,若我感染了病毒,妻子和兒女要怎樣活下去?但我已經決心做善事,樂意幫助正在遇到困難的社群,加上妻子的鼓勵,我感到放心並更有動力繼續行善。若不幸感染病毒,我也接受。”

從協助滿寺素食館的首班車以來,他覺得在第四波疫情中,騎三輪車越來越方便。他透露,三輪車可以到達各個被封鎖的街區、巷子,能載送大量必需品去幫助民眾。

“後續幾天,只要慈善廚房需要,我就立即報到。從運貨單位把蔬菜載到慈善廚房都是半夜,然後從廚房把飯菜送到本市各地。”他透露。此外,他還呼籲若干騎三輪車兄弟免費載運。

令他更高興的是,交警力量對慈善活動很同情,所以從未“刁難”。此外,他還獲得了載送慈善物品的“往來”證件。他透露,若干騎三輪車兄弟響應,為各組織和個人免費載運物品送給疫區民眾。但問題是有些騎三輪車兄弟沒有“往來”證件。因此,已免費載運送給民眾的慈善物品,現在還被交警罰款,真是受委屈了。

在疫情期間參加慈善活動也讓梁玉英有難忘的經歷。 最難忘的是將物品載送到第八郡平東街林觀寺的那一天。當時,他與滿寺素食館的一名兄弟一起去,兩人到達目的地後,才知道林觀寺旁邊的巷子因為發現幾例新冠病例而剛被封鎖。他坦白地說:“我當時很擔心,但我們仍儘量冷靜,將近一噸蔬菜運入林觀寺,之後迅速進行全身消毒。”

我們又問,本市正在落實社交隔離,柴米油鹽的壓力都壓在自己肩膀上,但他現在忙著載運慈善物品,那麼一家人的生活怎麼過?他笑著說:“還好在協助滿寺素食館載送慈善物品的日子裡,我也獲贈送蔬果疏和食物,所以我們一家不會挨餓,仍健健康康地工作。”◆
 
妻子的心事
梁玉英的妻子胡氏竹芳表示,當知道丈夫說要為慈善廚房載運物品送到各封鎖區時,她很擔心並明知丈夫會面臨感染風險,但她並不猶豫。她鼓勵丈夫現在是最適合幫助社群的時候。有幾天回到家,他說晚上要開工,搬運物品和蔬果很重,但能為隔離區的貧窮民眾及勞工付出一份力量,她也替丈夫感到高興。她只希望丈夫身體健康,這樣就可以繼續參加志願工作了。

光園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釋通振法師向釋慧功法師轉交善款。

海外佛弟子心繫祖國

〔本報消息〕第八郡慈福精舍釋通振法師代表美國三藩市法華寺及妙光精舍向市華人佛教轉交共8000美元,旨在購置物資派發給平政縣黎明春鄉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生計的500個貧困戶,協助貧困民眾克服生活部份困境,渡過艱難的關頭。

讀者意見

在疫情期間無私相助

在疫情肆虐本市的背景下,許多相互輔助的義舉已讓民眾克服困難,生活更有溫暖及更有人情味。

增加受疫情影響者輔助計劃對象

守德市和21個郡、縣正緊急核查、統計從事水泥匠、網約“摩的”司機、保姆、家傭、擦鞋、街頭賣報等工作的自由勞工人數。市勞動與榮軍社會廳現正綜合,並提交市人委會審議,儘快以簡化手續作出輔助。

決心擊退疫情

本市由7月9日凌晨零時起按政府總理第16號《指示》實施社交隔離15天,這是本市進行全市社交隔離的第二次,決心及時遏止疫情傳播。明知困難重重,但本市民眾、各級政府和團體表示大決心並期待職能力量擊退疫情。

疫區內充滿真情

自新冠肺炎病毒肆虐全球以來,世界各國除了遭受社會經濟混亂、人民也飽受身心交瘁。在這段艱苦的日子裏,陸續湧出了數不清的感人肺腑故事!不管是你、我、他,甚至不認識的陌生人,或許是大企業家、默默無聞的小市民也會在這“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時刻裡,毫不保留地真情流露!

求助地址

單身老人沒錢治病

梅國根(78歲)住在第五郡第十二坊何宗權街115號。根叔一向單身,許多年來靠在門前的街市擺地攤,賣菜賣雜貨掙點收入維持自己的生活。3年前他患上高血壓、關節炎等,儘管如此,他每天仍帶病謀生,務求能夠自食其力,不想拖累有家庭負擔的妹妹、侄兒等。兩年來,他的病情加重,行動困難以致無法繼續謀生計。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請向高齡長者伸出援手

今年81歲高齡的楊鳳釵與兒子張智勇(今年57歲,證件跟母親姓楊)相依為命。楊大娘沒有住所,許多年來在第八郡森舉某區租房子生活。日前我們根據求助書的地址(第十三坊從善王街400號巷)去做實地了解,但找不到人,據鄰居告知,不久前房東把屋子賣掉,母子倆被趕出房子,鄰居見狀和出自同情心,給母子倆借錢,讓他們到第十二坊阮維街950號暫居,總算有個地方居住,不需受日曬雨淋之苦,月租25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