須嚴懲無公共與衛生意識者

不久前,一名男子騎摩托車在平盛郡阮嘉智街上走時隨意吐唾液,其唾液“飛賤”中隨後而上的一名網約“摩的”司機,因前者不肯道歉而引致雙方毆打起來,後果令到“摩的”司機昏倒地上。雖獲路人迅速送往醫院搶救,但最終仍不治身亡。

須嚴懲無公共與衛生意識者

須嚴懲無公共與衛生意識者

上述事件發生後,令甚多人感到不平的,就是吐痰男子那全無衛生意識的態度,雖然當時有不少人勸他說句“對不起”,但他卻說:“在街上我就吐痰,而我走在前面,怎知道中不中後面的人?”該人甚至還拿出手機似乎是“召喚兄弟”來“解決”!其實,部分人隨街吐痰場合並不罕見,大人、兒童都有。最近筆者騎摩托車在連接第五與第八郡的森舉橋上走著時,走在前面的一名中年男子突然向右邊連帶唾沫的吐痰。
 
當時筆者雖看見但卻“欲避不能”,因為如果向左閃避,就會碰到其他摩托車,甚至汽車,所以只能“硬”著“接招”。至於該男子在“眾目睽睽”下若無其事地走下通向武文傑街的分支橋。目睹此情景,騎車者們都只能搖搖頭,筆者只能自認倒霉,臉上已沾著那人的唾沫,極為難受,幸好住所就在附近,於是趕忙回家洗個乾淨。之後談起此事,筆者多名友人表示也曾如斯“中招”,無可奈何。一名友人更說:“除了吐痰,吐唾沫,也有人邊騎車邊抽煙,而煙灰會隨風落於走在後面的人的臉上,我已多次被煙灰入眼。這些人真的完全沒有一點點衛生與危險意識!”
 
於上述隨處吐痰與口水或亂丟垃圾的無公共衛生意識行為,不少人認為,務必加以嚴懲重罰才會奏效,因為單靠宣傳、教育,效果尚不大,必須雙管齊下才可令人們形成一種潛意識,而各執法部門不可再繼續“縱容”上述無意識行徑,因為已有多起令人痛心的事正是由於以上的行為所引發,但至今仍未看見有關部門制定有效的懲處措施。
 
此外,有些場合,如:有人把摩托車的排氣管安裝在排到後面騎車者臉部的地方;邊騎車邊吸煙(見圖)、使用手機或握著一柱正點燃的粗香等等,極之容易給走在旁邊或後面的乘騎車者造成危險,甚至比不戴安全帽的行為更有高危多倍。因此,有關部門不應在讓發生了令人傷心的事之後才“吸取經驗”,必須“先下手為強”,要以重法治國,才能令無公共與衛生意識者對法律“畏而遵之”◆ 

李嘉寧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本市76朵「慈善之花」與領導合照留念。

本市 76 “慈善之花”獲表彰

〔本報消息〕值越南紅十字會成立76週年(1946.11.23-2022.11.23)紀念,市紅十字會昨(22)日上午在新平郡軍隊劇院舉行2022年“慈善之花”表彰儀式。越南紅十字會副主席黃氏春蘭、各部門代表以及眾多紅十字會幹部、志願者出席。

讀者意見

及早開通西貢河沿岸道路

對於“河岸道路銜接:享受西貢河的機會”問題,許多讀者表示支持兩個居民區之間的圍牆拆除計劃,讓當前往來的選擇和長期利益更多。

把碎布縫成棉被送給餐風露宿人家

通過各不同的方式,不少大中學生已成功落實了各項充滿意義的行善計劃。其中,有一班學生專把一些廢布、碎布縫合起來,變成溫暖的被子送給餐風露宿的人家。

公寓投資主犯錯,連累上千住戶權益受損

由於第十二郡Prosper Plaza公寓投資商正在接受調查,該郡土地註冊辦事處不允許該公寓住房單位轉讓、贈送、發給房產證書等,寓居上述公寓的逾千戶居民因其權利受到損失而感到憤怒和擔心。

被人群踩踏要怎麼辦?

在眾人聚集的事件隨時潛伏相互擁擠、爭先恐後,甚至是踩踏的危險。如果你不小心陷慌亂的人群中,如何脫離這種危險的局面呢?在混亂的人群中時要怎麼辦?

求助地址

貧困家庭期盼得到幫助

畢林光(今年64歲,證件姓名Tất Văn Chẩy)與妻子李旺玲(50歲)住在第十一郡第六坊傅基調街185/121A號。他患有肺管堵塞、血脂紊亂症、胃腸炎、胃食道逆流症、高血壓、糖尿病、肝炎已經很多年,身體經常不適,時不時跑到第十一郡醫院治病。雖然有醫保,但有些時候他必須自掏腰包支付特效藥的費用。他一向幫人家送貨,日薪大約20萬元,可是工作時有時無,收入不穩定。

單身姐弟需要援手

家住第十一郡第十一坊黎氏白葛街127/10號的李翠萍(證件姓名Lý A Nhi)今年62歲與兩個弟弟李明光(57歲)及李明強(53歲)都是單身。李翠萍在兩年前曾發生交通事故,導致右腿骨裂,曾經打石膏,如今行動不便。她本身患有高血壓、心供血不足、血脂紊亂症、精神虛弱及失眠症。

古稀病人求助醫藥費

今年74歲的王蘇蝦(證件姓名Vương Tô Hà)與妻子許秋蘭(69歲)和兒子住在第十一郡第十六坊鴻龐街406號屋子的後面。他在6年前患上咽喉癌,曾經動過手術及化療,如今說話極其困難,米飯無法吞嚥,需要煮成稀粥或用果汁攪拌機打成糊來喝。他的癌症除了按照醫囑定期做檢查、服藥之外,另外他還患有鼻竇炎、胃食道逆流症等。

單身病人求助手術費

單身的黃美(證件姓名Huỳnh Mỹ)與姐姐在第六郡第八坊文申街165/17號租房子一起居住。他之前在某公司當保安,月薪僅500萬元,夠維持個人的生活及付房租,租金每個月為15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