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無”食油充斥市場

目前無商標、無生產來源、無保質期的“三無”食油充斥市場,令不少消費者對食油的質量深表擔憂。然而,回收廢棄食油加工後分瓶盛裝的活動仍未被監管。
“三無”食油充斥市場 ảnh 1 第六郡平西街市一商店堆滿「三無」瓶裝食油。
再製食油單位
公安部環境罪犯防範局最近與本市市場管理分局4A隊配合,突擊檢查於福門縣油炸蔥酥和油炸蒜酥加工單位,結果發現上述單位都使用來歷不明的廢棄食油。根據該單位主理人口供,職能力量進行檢查發現有3個專門回收、再製廢棄食油,然後銷往市場各單位(都位於福門縣新泰二鄉)。在阮氏花主理的單位,職能機關發現一個容量3000公升的儲水桶以及上百個裝滿廢棄食油的大型油桶。據阮氏花告知,每日從“摩的”收購200至300公升廢棄食油,每公升僅有8000元。接著進行提煉及分瓶裝,然後提供給油炸蒜酥和油炸蔥酥加工單位、工業廚房、飯館、雜貨店等。至於阿花的妹妹和阮明孝的加工單位,職能機關發現整個儲存廢棄食油系統是一片黑漆漆及散發出刺鼻的臭味。上述加工單位回收來歷不明的廢棄食油,進行加工然後向市場出售。

實際證明,想購買“三無”廉價食油很容易,本市各街市到處都有出售。在舊邑街市進行考察,不少雜貨店仍出售瓶底還沉澱著黑色雜物的瓶裝食油。一商販告知:“食油僅售2萬元一公斤。如果大量購買,需要下訂金,要多少有多少。”。在第八郡范世顯街市,食油裝在4公升、20公升、30公升的桶子,甚至有的地方還使用尼龍袋包裝,擺滿地面上;其零售價非常低廉,每公斤只有1萬7000元。詢問有關食油的質量和來源,大部分商販都稱貨源來自信用良好的公司或從家鄉運來。一商販推介:“這種食油獲飯店、酒肆、賣魚丸攤、飯館等廣泛使用,他們都大量購買,所以儘管放心使用。”我們來到第十二郡新政協街市以尋購大量食油開酒肆為由,賣者馬上介紹一種沒有商標、瓶裝食油,30公升的售價僅50萬元,與市場上有商標食油的價格相比便宜了一半或只等於市價的三分之一。

加強監管力度
不確保質量、來歷不明的食油充斥市場而且獲廣泛使用令消費者感到不安。阮秋莊(27歲,寓居舊邑郡)深表擔憂:“我經常目睹多家飯館將沒有商標、渾濁變黃的食油分瓶裝,然後用來給食客做菜。這對食品安全問題敲響警鐘。”

據衛生專家稱,食油反覆使用會給食用者的健康帶來嚴重損害,經過屢次加熱,其化學成份已經改變,維生素及營養被破壞,形成了醛(aldehyde), 脂肪酸氧化(fatty acid oxide)等毒素。當那些毒素進入體內將破壞消化酶導致消化不良,高血壓和增加致癌的可能性。然而,對回收再製廢棄食油的管理工作仍存在許多不足之處。可職能機關一直以人手單薄、難以監管、沒有專責力量配合為藉口。因此,為了大家的健康,地方政府、各有關部門如公安、市場管理、食品安全管委會須及早介入處理以限制“三無”食油充斥市場的實況。

據政府總理第185號《議定》第21條第1款c項規定,經營逾期、來歷不明商品的人將被行政處罰或視貨物的價值而處以20萬至1億元罰款不等◆

裴英俊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居民們感到不滿和開會討論維護他們權利的方案。

公寓投資主犯錯,連累上千住戶權益受損

由於第十二郡Prosper Plaza公寓投資商正在接受調查,該郡土地註冊辦事處不允許該公寓住房單位轉讓、贈送、發給房產證書等,寓居上述公寓的逾千戶居民因其權利受到損失而感到憤怒和擔心。

求助地址

貧困家庭期盼得到幫助

畢林光(今年64歲,證件姓名Tất Văn Chẩy)與妻子李旺玲(50歲)住在第十一郡第六坊傅基調街185/121A號。他患有肺管堵塞、血脂紊亂症、胃腸炎、胃食道逆流症、高血壓、糖尿病、肝炎已經很多年,身體經常不適,時不時跑到第十一郡醫院治病。雖然有醫保,但有些時候他必須自掏腰包支付特效藥的費用。他一向幫人家送貨,日薪大約20萬元,可是工作時有時無,收入不穩定。

單身姐弟需要援手

家住第十一郡第十一坊黎氏白葛街127/10號的李翠萍(證件姓名Lý A Nhi)今年62歲與兩個弟弟李明光(57歲)及李明強(53歲)都是單身。李翠萍在兩年前曾發生交通事故,導致右腿骨裂,曾經打石膏,如今行動不便。她本身患有高血壓、心供血不足、血脂紊亂症、精神虛弱及失眠症。

古稀病人求助醫藥費

今年74歲的王蘇蝦(證件姓名Vương Tô Hà)與妻子許秋蘭(69歲)和兒子住在第十一郡第十六坊鴻龐街406號屋子的後面。他在6年前患上咽喉癌,曾經動過手術及化療,如今說話極其困難,米飯無法吞嚥,需要煮成稀粥或用果汁攪拌機打成糊來喝。他的癌症除了按照醫囑定期做檢查、服藥之外,另外他還患有鼻竇炎、胃食道逆流症等。

單身病人求助手術費

單身的黃美(證件姓名Huỳnh Mỹ)與姐姐在第六郡第八坊文申街165/17號租房子一起居住。他之前在某公司當保安,月薪僅500萬元,夠維持個人的生活及付房租,租金每個月為15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