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族渴求保姆及家傭

本市自10月1日起放寬社交隔離之後,本市大部分幹部、職工、勞工都已復工。開心之餘,很多有小孩的家長都非常擔心,因為不知道如何找到照顧小孩、打理家務的家傭。而學校、幼兒園尚未開放,而並非所有家庭都能擔當得起聘請家傭的費用。

物色滿意的保姆、家傭成為上班族頭疼的問題。

物色滿意的保姆、家傭成為上班族頭疼的問題。

孩子沒人看
新冠肺炎疫情仍複雜難測,本市學生必須繼續在線學習。市民大部分在長時間實施社交隔離之後,已重返工作崗位。然而,幼兒園和私立托兒所尚未開放。所以,很多家長近幾天來須聯繫各仲介中心或通過社交網群組尋找保姆、家傭,以能放心上班,確保工作不間斷。

目前,一些家庭還要求家傭須精通技術及會使用在線學習軟件,以便輔助家長監管孩子的學習情況。家住舊邑郡的阮功歡(41歲)和陳玄莊(35歲)有兩個孩子,現正在線就讀小學課程。阮功歡擔心地說:“每次孩子在線學習,我們夫妻都分工指引、輔導。在我們復工之前,想尋找能夠輔助孩子在線學習的人,但找不到。”連日來,他夫妻已聯繫仲介公司,甚至願意支付高薪,但至今仍沒見回應。

與此同時,由於受到疫情的嚴重影響,很多家庭,尤其是工人、租房子住的勞工僱不起保姆。平新郡永祿工業區縫紉工人鄧氏成(32歲)告知,公司要求工人自10月初起返回工作崗位,但她4歲的孩子沒人照顧。她透露:“工人的薪資有限,無法負擔僱傭保姆的費用。”

家務沒人做
由於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當臨時性家傭的勞工暫時失業,所以從疫情一爆發,就已經返回家鄉了。部份勞工因害怕疫情、出行困難而沒有返回本市工作。因此,儘管願意支付高薪,但許多家庭仍找不到滿意的家傭。 

家住平盛郡第廿二坊的武黃鶯告知,以前的家傭承諾在疫情得到控制後將回來工作,但後來因無法返回本市,所以已打電話請假,令她不知所措。她擔心地說:“我的兩個孩子都不小了,可以在家自行上網學習。但我整天上班,所以需要尋找鐘點家傭,其工作主要是做家務、打掃房子,中午給孩子們做飯。我要求不高,只要誠實有責任感,但是在這個時段真的找不到。”

至於家住新平郡的銀行職員鄧叔榮卻有不同的憂慮:“我的父母年邁多病,患有心臟病、記憶力減退等,所以需要有人照顧。我們夫妻已經復工了,但仍未找到家傭來做家務和照顧父母。”

新平郡天寶家傭供應中心負責人黃天寶告知,在目前時段,聘請家傭的需求是佔大多數。上週,很多人聯繫該中心尋找家傭,尤其是鐘點保姆,每小時工資從4萬至5萬元。但由於供應有限,對家傭的要求比此前更高,所以該中心無法滿足所有需求。

黃天寶說:“中心的家傭大部分都已經返鄉了,現在未能返回本市,而且也未得到接種疫苗,所以我們很擔心,正設法解決。 面臨招聘家傭的棘手問題,為了避免在合作過程中發生意外風險,民眾應該聯繫有信譽的家傭供應中心與公司。”◆

裴英俊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平盛郡巴炤街市周圍的餐飲攤。

小心食用路邊攤食物

本市准予餐飲店向客戶提供堂食服務後,買賣氣氛熱鬧。除了遵守食品衛生安全規定的餐飲單位之外,還有許多餐飲店在人行道、路邊烹飪,煮熟食物得不到遮蓋,潛伏消費者食品中毒和影響健康的風險。

求助地址

白內障病人等錢施手術

今年63歲的戚彩蓮與兄弟姐妹住在第五郡第五坊武文傑街894/17號。這間屋子是她的雙親遺留下來的,如今已殘舊不堪,但兄弟姐妹都沒有能力維修。彩蓮之前在和平街市做小買賣,後來去幫人家打理家務謀生。她的丈夫於6年前再度中風,因為家境窮困,沒有條件好好接受醫治,如今可以慢慢行動,但喪失勞動力,也無法開口說說話。其唯一女兒亦是普通勞工,每個月只能幫忙繳交水電費而已。戚彩蓮告知,除了丈夫之外,她還得照顧10年前因車禍導致神智不清的弟弟,以及另一個患上鼻竇炎的弟弟。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貧病家庭需要幫助

杜營祥(今年50歲)本來有個幸福的家庭。誰料第四波疫情來襲期間,他住在第十一郡第十四坊平泰街100號路102號巷成為疫情熱點,他一家多人都感染病毒,有的獲送到集中隔離區,有的被送進醫院接受治療,有的居家隔離。後來疫情更奪走了他患上多種疾病的妻子及健康的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