亟待開發商交地建房

本市有不少住房項目開發商與客戶簽署了出售合同和收款,但民眾要等待逾15年,一直得不到交地以建房。

客戶於2004年買地,但至今仍未能建房。

客戶於2004年買地,但至今仍未能建房。

繼續等待
買地民眾屢次聚集在項目、開發商辦公室大門前舉著要地橫幅,同時向第七郡人委會提議之後,第七郡富美坊ADC居民區項目開發商才於去年底舉行會議並公佈項目進度的資訊。

購買ADC居民區項目地皮的阮英勇透露,他們於2004年購買項目中的一塊地皮。根據轉讓合同,公司要在簽署合同之日起的18個月後交地。阮英勇在孩子剛出生時買地,本來計劃獲交地就立即建房,但如今孩子上大學了仍未如願。目前,ADC居民區項目的水電系統和基本交通道路齊全,只冒起若干住房,但唯有一間住房有人入住,其它都空置。

ADEC股份公司於2017年與客戶舉行會議,公佈正在辦理項目的比例尺為1/500規劃調整手續並承諾2019年10月交地。然而,買家到去年底仍未獲交地。該公司代表說:“公司預計到今年第一季度將完成比例尺為1/5000規劃任務的審議工作,之後公司將申請審核比例尺為1/500規劃藍圖,辦理交地手續和連接設施。今年會審核項目的比例尺為1/500規劃藍圖。”

然而,第七郡人委會表示,上述項目未辦理規劃調整、投資修改、投資審批等手續,加上開發商還沒將卷宗遞交市資源環境廳以辦理交地手續。

無法建房
芽皮鎮一個住房項目也令買家多次申訴和亟待建房。阮泰靈和很多人簽署技術設施投建合資合同,之後獲鴻嶺交通投資與建築股份公司移交位於芽皮縣富春鄉的地皮。他們於2002年簽署合同,先後繳納了98%款項。阮泰靈不滿地說:“18年過去了,我和其他買家仍未獲交地,因為項目的技術設施還沒竣工,所以未能建房。”

類似情況,阮氏玲於2004年與項目開發商簽署合資合同,同時按項目開展進度分期付款,開發商承諾1年後將交地。阮氏玲已收到地皮編號,可惜地皮位於開發商尚未清拆補償的範圍。她告知,他們夫婦剛結婚時已借貸和使用積蓄的款項來購買地皮,現在他們的長女是大二學生,但全家仍要租房以等待獲交地建房的日子。

該項目的不少設施工程建設半途而廢,樹木及蘆葦叢生,項目一角被圍住和掛上“有主之地”、電話號碼的牌子。項目客戶說,這是開發商未與土地主人達成補償協議的土地,所以土地主人須豎立牌子以保住土地。

芽皮縣人委會稱,市人委會於2002年給鴻嶺公司交地,至2013年便修訂交地決定,目的是讓鴻嶺公司投建住房。因此,開發商須按詳細規劃與投資主張決定內容投建項目住房、技術設施和社會設施工程。目前,開發商未驗收和技術設施還沒竣工,故不能繼續建房以給客戶移交。實際上,開發商也未清拆項目的場地◆
 
等待20年才獲簽發建築許可證
芽皮縣人委會副主席武潘黎阮表示,該縣給符合比例尺為1/500規劃的福蹇鄉福蹇1居民區項目(開發商是泰山總公司)地皮簽發建築許可證。市人委會書面允許給符合比例尺為1/500規劃的地皮簽發建築許可證。因此,購買上述項目地皮的客戶等待20年後,終於可以建房了。

據悉,項目開發商於2003年簽署地皮轉讓合同。2018年,買地人繳納一部分款項以興建項目的若干基本設施工程。項目共有436塊地皮,市資源環境廳給367塊地皮簽發土地使用權證書,但過去多年一直不獲簽發建築許可證。

市建設廳表示,項目的電力、照明系統等基本設施已竣工,但還沒有人行道、綠樹、公園及廢水處理廠等,所以職能部門未能驗收和接受設施。此外,項目一部分面積遭遇場地清拆補償的法理羈絆,須辦理界限調整手續,故項目面積縮小。至今年4月初,職能部門首次給項目簽發建築許可證。對於不符合比例尺為1/500規劃的地皮,就要繼續等待調整規劃。

楊玉霞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在高壓電線下的居民區獲規劃投興醫療站及醫院。

缺乏可行性規劃令民眾受苦

過去期間 ,很多不符合、缺乏實際性的規劃藍圖出台,導致規劃缺乏可行性與被“擱置”。那些規劃藍圖不僅浪費土地資源,而且還影響土地使用者的合法權益。

求助地址

單身視障者求助醫藥費

鄒仕和(紙張姓陳)今年50歲,與兄弟姐妹住在第六郡第八坊范文志街490/20號。他在3歲那年曾經在家摔倒,眼睛神經線受傷害造成雙眼視力越來越模糊,後來完全看不到任何東西,長大也無法謀生計,數十年來靠兄弟姐妹的照顧3餐。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古稀長者帶病謀生

家住第五郡第十三坊鵝貢街147A/8E2號的黃麗雲(紙張姓名為吳香)今年72歲,與兒子袁國成(44歲)相依為命。儘管年逾古稀,但由於生活窮困,數十年來幫人家打雜的黃大娘仍未能在家享兒孫福,老人家每天上、下午仍去做打掃、洗衛生間等工作謀生計,月薪大約300萬元。其兒子國成當摩的,司機載客及替鄰居送貨掙錢養家。他曾經有自己的小家庭,2個兒子今年分別14及5歲,多年來與其妻一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