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充公安嚇唬要起訴逾期未繳電費者

利用社交隔離期間,歹徒冒充電力人員,甚至是公安機關致電嚇唬要起訴逾期未繳電費的場合,並要求將電費匯入陌生賬戶。

歹徒致電詐騙。

歹徒致電詐騙。

9月9日上午,我的親人接到一人自稱是安江省刑警的電話,通報我們逾期未繳電費8500萬元而被起訴。電力人員每月(包括實施第15號、第16號《指示》期間)上門收取電費,故我們從未欠繳電費。我的親人知道接到詐騙電話,便立即掛斷電話。

然後另一個陌生電話號碼致電,我試著接聽電話,沒想到電話那頭傳來暴躁的聲音:“我為了重要問題而致電,你為什麼掛斷?”那個人準確說出我家人的姓名、出生年份和地址。他肯定:“你逾期未繳電費,但一直不聯繫電力公司以支付。我們會將你的卷宗轉送到公安機關處理,要求你在公安接受案件前快速匯款以支付電費,否則銀行賬戶將扣除電費。你今天要到省公安派出所處理電費問題……”為了讓我們相信,那個人自稱在省公安檔案室工作,到派出所時只要詢問保安員,就獲指引到他的辦公室去(!?)。掛斷電話後,我馬上聯繫電話公司,通知兩個有欺詐跡象的陌生電話號碼。

冒充職能部門的詐騙手段並不是奇事,很多地方曾發生過,不少人輕信而給歹徒匯款。安江省最近有很多人接到冒充電力人員和監察員致電恐嚇用戶。至於冒充公安機關威脅索要電費的事情,我是知情人,可見歹徒不顧一切以詐騙民眾。

多起案件反映歹徒向各省、市的電話號碼致電詐騙,從首都到農村、山區等。歹徒常瞄準各家小企業,每月電費約幾千萬元,需要24小時用電以進行產銷活動。由此看來,任何人都可能成為“獵物”。即使不受騙,歹徒也會給電力和電話用戶帶來麻煩,令人感到驚惶失措。

根據越南電力集團(EVN)的警報,若接到冒充“電力”或自稱“電力公司”的電話,要立即通知電力部門以及時採取處理措施。客戶絕對不提供賬戶資訊和密碼;不給任何人支付電費或不將電費匯入個人賬戶,以免上當受騙和被侵吞財產。

對於冒充公安機關嚇唬以侵吞財產的詐騙手段,民眾一定要保持冷靜。然而,電話公司與職能部門也要主動採取更有效的措施,加以防範及限制此類犯罪活動◆

阮明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一名病人正在阮知方醫院的抗毒重症加護科接受治療。

應對酒精中毒提高警惕

近期,本市記取了多起嚴重的酒精中毒事件,導致很多人入院急救,甚至有人死亡。原因是人們在市場上購買了來源不明的白酒,其中含有甲醇(Methanol)。

求助地址

白內障病人等錢施手術

今年63歲的戚彩蓮與兄弟姐妹住在第五郡第五坊武文傑街894/17號。這間屋子是她的雙親遺留下來的,如今已殘舊不堪,但兄弟姐妹都沒有能力維修。彩蓮之前在和平街市做小買賣,後來去幫人家打理家務謀生。她的丈夫於6年前再度中風,因為家境窮困,沒有條件好好接受醫治,如今可以慢慢行動,但喪失勞動力,也無法開口說說話。其唯一女兒亦是普通勞工,每個月只能幫忙繳交水電費而已。戚彩蓮告知,除了丈夫之外,她還得照顧10年前因車禍導致神智不清的弟弟,以及另一個患上鼻竇炎的弟弟。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貧病家庭需要幫助

杜營祥(今年50歲)本來有個幸福的家庭。誰料第四波疫情來襲期間,他住在第十一郡第十四坊平泰街100號路102號巷成為疫情熱點,他一家多人都感染病毒,有的獲送到集中隔離區,有的被送進醫院接受治療,有的居家隔離。後來疫情更奪走了他患上多種疾病的妻子及健康的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