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充公安嚇唬要起訴逾期未繳電費者

利用社交隔離期間,歹徒冒充電力人員,甚至是公安機關致電嚇唬要起訴逾期未繳電費的場合,並要求將電費匯入陌生賬戶。

歹徒致電詐騙。

歹徒致電詐騙。

9月9日上午,我的親人接到一人自稱是安江省刑警的電話,通報我們逾期未繳電費8500萬元而被起訴。電力人員每月(包括實施第15號、第16號《指示》期間)上門收取電費,故我們從未欠繳電費。我的親人知道接到詐騙電話,便立即掛斷電話。

然後另一個陌生電話號碼致電,我試著接聽電話,沒想到電話那頭傳來暴躁的聲音:“我為了重要問題而致電,你為什麼掛斷?”那個人準確說出我家人的姓名、出生年份和地址。他肯定:“你逾期未繳電費,但一直不聯繫電力公司以支付。我們會將你的卷宗轉送到公安機關處理,要求你在公安接受案件前快速匯款以支付電費,否則銀行賬戶將扣除電費。你今天要到省公安派出所處理電費問題……”為了讓我們相信,那個人自稱在省公安檔案室工作,到派出所時只要詢問保安員,就獲指引到他的辦公室去(!?)。掛斷電話後,我馬上聯繫電話公司,通知兩個有欺詐跡象的陌生電話號碼。

冒充職能部門的詐騙手段並不是奇事,很多地方曾發生過,不少人輕信而給歹徒匯款。安江省最近有很多人接到冒充電力人員和監察員致電恐嚇用戶。至於冒充公安機關威脅索要電費的事情,我是知情人,可見歹徒不顧一切以詐騙民眾。

多起案件反映歹徒向各省、市的電話號碼致電詐騙,從首都到農村、山區等。歹徒常瞄準各家小企業,每月電費約幾千萬元,需要24小時用電以進行產銷活動。由此看來,任何人都可能成為“獵物”。即使不受騙,歹徒也會給電力和電話用戶帶來麻煩,令人感到驚惶失措。

根據越南電力集團(EVN)的警報,若接到冒充“電力”或自稱“電力公司”的電話,要立即通知電力部門以及時採取處理措施。客戶絕對不提供賬戶資訊和密碼;不給任何人支付電費或不將電費匯入個人賬戶,以免上當受騙和被侵吞財產。

對於冒充公安機關嚇唬以侵吞財產的詐騙手段,民眾一定要保持冷靜。然而,電話公司與職能部門也要主動採取更有效的措施,加以防範及限制此類犯罪活動◆

阮明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在高壓電線下的居民區獲規劃投興醫療站及醫院。

缺乏可行性規劃令民眾受苦

過去期間 ,很多不符合、缺乏實際性的規劃藍圖出台,導致規劃缺乏可行性與被“擱置”。那些規劃藍圖不僅浪費土地資源,而且還影響土地使用者的合法權益。

求助地址

單身視障者求助醫藥費

鄒仕和(紙張姓陳)今年50歲,與兄弟姐妹住在第六郡第八坊范文志街490/20號。他在3歲那年曾經在家摔倒,眼睛神經線受傷害造成雙眼視力越來越模糊,後來完全看不到任何東西,長大也無法謀生計,數十年來靠兄弟姐妹的照顧3餐。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古稀長者帶病謀生

家住第五郡第十三坊鵝貢街147A/8E2號的黃麗雲(紙張姓名為吳香)今年72歲,與兒子袁國成(44歲)相依為命。儘管年逾古稀,但由於生活窮困,數十年來幫人家打雜的黃大娘仍未能在家享兒孫福,老人家每天上、下午仍去做打掃、洗衛生間等工作謀生計,月薪大約300萬元。其兒子國成當摩的,司機載客及替鄰居送貨掙錢養家。他曾經有自己的小家庭,2個兒子今年分別14及5歲,多年來與其妻一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