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害人不淺,碰不得!

“冰”是新型毒品的一種,又名甲基安非他明,是一種人工合成的興奮劑、無味或微有苦味的透明結晶體,純品很像冰糖,形似冰,故俗稱冰毒。據本市清多戒治中心主任阮潘明碩士悉,吸冰者的年齡日趨年輕化,普遍是17到30歲,而且以司機從業者居多,在該中心每10位戒癮學員就有3人是司機。

學員們參與體育運動以鍜煉身體和努力戒掉毒癮。

學員們參與體育運動以鍜煉身體和努力戒掉毒癮。

阮主任指出,由於工作性質,不少長途運輸司機把“冰”視為一種興奮劑可以幫助他們克服沿途的睡意和疲勞。然而,經過多天的不眠不休,身體極之疲憊,他們還是會陷入眼睏欲睡的狀態,甚至鬆開駕駛盤,容易發生交通事故,給他人帶來危險。
 
司機或公路殺手?
在清多戒治中心的一個角落靜坐籍貫前江省44歲的陳維強(化名,下同)表示,他是有20年川走北-南線路經驗的卡車司機。最近3年來,因為要在晚上駕車,經常徹夜不眠,所以他便開始吸食冰毒來提高工作效率。他說:“吸了‘冰’我可以3至4天不睡覺,可是之後眼睛會很累,很多時候我握著駕駛盤卻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了。有一次我獨自一人駕車從北江返回西貢,沿途我經常要停車,走進一些飯館去‘充電’,以便有精神駕車。
 
如今回想起以前邊駕車邊打瞌睡的情景,我自己也覺得萬分驚險!所幸的是駕車這麼多年自己未曾造成意外事故,要不可真的後悔一輩子了。”近半年來,他發覺自己在駕車途中常出現幻覺,精神不集中,不像以前那樣可以良好處理所有的情況,所以便自動到來戒治。他說在成功戒毒後他打算轉行去做生意,不再幹長途貨車司機這行了。

與陳維強一樣,籍貫平定省現年23歲的司機黎保明有6年“吸冰”的經歷,他18歲就當客車司機運送數十位遊客。他憶述自己第一次“吸冰”是在十二年級時在朋友的引誘下嘗試,結果一試成癮!作為客車司機,數十乘客的生命掌握在他手裏,可是他仍不以為然,認為當司機如果不“吸冰”是無法在這行裏堅持下去的。他說:“開始吸的時候,感覺精神奕奕,駕車也比較有自信。在吸多了就開始感到疲倦、眼睏和不知何時睡著了,握著駕駛盤的手也鬆開了!”

傾家蕩產因冰毒
沉溺在追求幻覺中的樂趣,到頭來許多因陷入此百劫不復境地的人感到追悔莫及,他們耗盡了青春和金錢。保明坦誠說: “吸冰者的吸齡越高對冰的倚賴會更大,要高劑量才能滿足,也就是每天要花近百萬元在冰上。當我吸冰約有6年時,每天我最少要花150萬才能足癮,每年花上10億元是平常事。”

除了要花大筆錢買冰吸食,在陷入興奮狀態時,吸冰者還趨於去找更為刺激的玩意如嫖妓、賭博等。陳維強透露說,每次吸了冰他就想去賭博,有些時候在癡癡迷迷、半睡半醒的狀態下他可以“一擲千金”,一場球賽他可以輸掉上億元!他說:“有時晚上獨自一人上網賭球,有多少場球賽,多少盤口我都投注。翌日醒來,發覺輸光了又失魂落魄的想辦法翻本,就這樣循環往復走進了死胡同,脫離不了。”
 
就如此他一手創下的有超過三輛貨車的基業,因為吸冰和賭博而付諸流水,他表示很多時候自己在戒治中心的一個角落靜坐,回想前塵往事,不勝唏噓,心想如果時光能倒流,自己必會更理智的向毒品說“不”。

一如陳維強在吸冰後會去找刺激來發洩、減壓,保明不同的是,他去嫖妓和“賭字尾”。6年沉溺於冰毒令到他傾家蕩產,債台高築,現在他的家人每天都要替他還債。他感歎毒品害人    不淺,千萬不要嘗試,儘管只  試一口!◆

嘉 嘉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在上一學年,幼兒園學童在防疫隔離兩個月後復課。

希望幼兒園學童早日安全上學

很多讀者認為,教育與培訓部門必須早日擬定讓幼兒園小童安全和順利上學的計劃、方案,旨在使其家長安心工作,為國家的經濟復甦作出貢獻。

求助地址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