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母親向防疫一線力量提供物資

近幾個月來,“母親會”各成員盡心盡力地幫助遇到困難的民眾,同時陪伴醫護人員防控疫情。目前,“母親會”已在本市和其他省、市自動擴展。

阮氏清翠會長(左)與薇楊會員準備向受疫情影響的貧戶提供食品。

阮氏清翠會長(左)與薇楊會員準備向受疫情影響的貧戶提供食品。

我們的心一起跳動
我們於7月3日晚上收到新富郡阮文創街3號巷的租房區被封鎖,當地民眾(撿破爛、賣彩票、居家保潔工等)正在遇到必需品困難的消息。地方政府和職能部門已力爭輔助他們,但也要關照其他各個封鎖區,所以他們還需要更多物資。

簡訊後,“母親會”會長阮氏清翠當晚立即在臉書上分享上述事情,同時快速開展輔助活動。

從那時候起直到租房區於7月27日獲解封接著又延長一段時間後,“母親會”以及阮氏清翠屢次向民眾提供糧食、食物。除了關照封鎖區與隔離區之外,她們還輔助受疫情影響的民眾。

阮氏清翠說,在新冠確診病例劇增的期間,各母親和姐妹們自願參加,許多愛心廚房已為防疫一線力量補充能量,如瓊芝、懷書、葉阮、茹慶、丹霞母女、“綠苗”組、阮草、蕙範等。

不僅如此,姐妹們每週日上午常烹煮菜餚送到“城市的鄉村市集”節目,籌款給貧困學生頒發助學金,現在卻忙著烹飪專長菜餚和配製飲料,簪英配製果汁、芳娥有咖啡、素娥提供奶茶及沙冰。內姐、勝陳、燕陳、碧玄、睡蓮、荷紅等廚房爐火不熄,也連續更換菜單。所有飯菜和飲料都帶有愛的味道,並願品嚐者平安和健康。

廚房活動穩定後,母親們便忙著呼籲給各醫院捐贈醫療設備和防護服。她們與一組醫護人員配合,了解每所醫院的需求以購買達標和最節省的設備。每人、每組都有一定的業務和專長,所以配合得很協調。理阮、明月、明義、秋賢、良鄧、如美、杜鳳鴛、“快樂寶貝”組、“我們醒來”組、松夏農場、綠竹等不僅捐款,還呼籲親友一起攜手防疫。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母親會’各成員的通訊錄都是醫院和醫護人員的電話號碼。初期,姐妹們與機器工作很不習慣,但現在已經很熟悉了。”阮氏清翠說。

到目前為止,“母親會”各成員無法記得她們已向30所醫院和醫療中心捐贈多少物資。大概有數萬個口罩、防護服、300多台血氧飽和儀(SpO2)、呼吸機、顯示器、電動注射器、氧氣瓶、氧氣濃度監測儀和分氧器、擔架床、藥車、藥品儲存冰箱、抽液體機、氣管內窺鏡,醫護人員的手術服等。此外,她們還給患者贈送衣服、枕頭、尿布、食物和藥品。目前,該會還援助平陽、隆安和同奈等省的若干醫院。

“女會長行乞真厲害!”
作為“母親會”會長的阮氏清翠最近被若干兄弟姐妹讚揚“女會長行乞真厲害!”阮氏清翠在社交網上傳需要援助之地的實況後,許多熱心人士自願通過該會捐助了超過100億元。她說:“我並不向他人行乞,但我的文字讓他人自願樂捐。我們避免存款,只作為各方的橋樑。醫護人員與有財政業務的姐妹配合購買必需機器和工具。”阮氏清翠透露,很感謝武瓊娥、娥阮、全國各省市以及本市的上千名阿姨、姐妹們,大家已作出大貢獻。寓居安江省的武妙清教師、作家與阮碧蘭作家已將稿費、賣書款項捐給防疫一線力量,並與醫生們攜手同心。旅居澳大利亞的武氏秋香一家輔助各廚房以為醫護人員、染疫孕婦和小孩提供膳食。”

阮氏清翠會長說:“在此波疫情中,我發現人情可貴,大家越過了所有距離的阻礙。此前,許多組的活動各行各業,各成員常肯定本組的主張。但在疫情期間,就像所有河流都匯入大海一樣,各組自動聯繫起來,同時配合得很協調、專業化、相互發揮優勢。一切都為醫院、醫護人員和民眾服務。”

此外,阮氏清翠還表示,初期,姐妹們每天為防疫一線力量配製1500瓶果汁。後來很多人認為這份工作很切實,就同心協力,每日提供6000至7000瓶果汁。人人自願參加、分享、行動、通報和相互交流,成為密切的連環。不知道‘母親會’何時就這麼擴展了。”◆

阮如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物色滿意的保姆、家傭成為上班族頭疼的問題。

上班族渴求保姆及家傭

本市自10月1日起放寬社交隔離之後,本市大部分幹部、職工、勞工都已復工。開心之餘,很多有小孩的家長都非常擔心,因為不知道如何找到照顧小孩、打理家務的家傭。而學校、幼兒園尚未開放,而並非所有家庭都能擔當得起聘請家傭的費用。

求助地址

單身男子求助醫藥費

現年67歲的李錦鴻多年來在第八郡第五坊星花街9/8號租個小房子居住,租金每個月為200萬元。他自小右腳有缺陷,導致行動不方便。許多年來靠在街上拾取廢料掙錢度日。由於腳力虛弱,他在謀生路上多次摔倒引致骨折。而最近一次是在今年4月初,左腳再次折斷,在阮知方醫院動手術,留醫12天,醫藥及手術費花了近2000萬元,這筆錢都是家人到處借來周轉。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請幫助失業女病人

黃紅今年64歲,現與嫂子同侄兒住在第五郡第七坊陳興道街930/3D號。她沒有自己的小家庭,數十年來靠賣彩票謀生。自今年4月起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就無法出門謀生計,失業至今也有大半年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