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卡拉OK噪音擾人,意識何在?

最近再次發生有關“揚聲器喧嘩”的命案。上百讀者表示不滿,若干人聚集唱卡拉OK,卻令民眾吃苦受難,意識何在?

第二郡同文貢街某酒肆調大揚聲器音量以為食客服務。

第二郡同文貢街某酒肆調大揚聲器音量以為食客服務。

據報導,平政縣公司最近已拘押了阮清科(30歲,原藉檳椥省,暫居平政縣范文二鄉第六村),以調查其調大揚聲器聚友唱卡拉OK而被鄰居埋怨以致殺人的行為。

不顧一切後果唱K
在各居民區不顧一切唱歌的噪音污染問題已多次獲警報。曾發生因揚聲器音量喧嘩而發生糾紛及衝突的案件,但尚未對唱者起到警誡作用。本市讀者陳嘉建議國家管理機關要徹底處理相關問題,同時提出解決措施“在家唱卡拉OK也一定要有隔音,或緊閉門戶,家家戶戶不顧時間爭相唱歌,震耳欲聾。子女無法集中作功課,全家想休息也不行。”

巴地-頭頓省讀者潘文容透露,近幾年來,他家周圍冒起不少新租房,天啊!工人下班後就唱卡拉OK,尤其是週日,可以整天歡唱。周圍居民只好忍受吧,都不知道要怎麼辦?然而,不少讀者以及潘文容擔心認為:“在社會隔離期間,不是誰都可以忍受得了。”

平陽省讀者小堅表示,須沒收卡拉OK機,同時處罰缺乏意識的唱者。本市讀者小智說,除了規定每次違法被罰款1000萬至2000萬元,公安力量要嚴肅處理,否則會發生越來越多嚴重事情。

對噪音污染違規者懲處
本市讀者安然認為:“鄰居日夜唱卡拉OK已對周圍人的生活造成巨大影響,但我從未看見地方政府徹底處理。此前,我曾撥電向坊公安反映鄰居喧嘩擾人至晚上11時的事情,可是沒人處理, 導致我感到憤憤不平。”

許多讀者很不理解,無論他人怎樣埋怨,有些人在門前調大揚聲器唱卡拉OK,恐怕鄰居聽不到似的。當鄰居埋怨,甚至是嚇唬要報警,但唱者毫不害怕,甚至還挑戰埋怨者。本市讀者方中告知:“我撥電報警,公安答應將處理,但一直不見人影。我的祖母因受不了唱卡拉OK聲音震耳而中風,現在癱瘓在床。”

峴港市讀者黎氏晉提及職能部門嚴格落實第100號《議定》的大效果,並表示:“為何能作好酒精濃度檢查工作?簡單的是制裁嚴格和堅決行動。已到了對調大揚聲器的行為實施適當制裁的時候,給民眾恢復優質的生活環境,特別是在各居民區,從而避免無緣無故的命案。”◆

金蘭綜合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居民們感到不滿和開會討論維護他們權利的方案。

公寓投資主犯錯,連累上千住戶權益受損

由於第十二郡Prosper Plaza公寓投資商正在接受調查,該郡土地註冊辦事處不允許該公寓住房單位轉讓、贈送、發給房產證書等,寓居上述公寓的逾千戶居民因其權利受到損失而感到憤怒和擔心。

求助地址

貧困家庭期盼得到幫助

畢林光(今年64歲,證件姓名Tất Văn Chẩy)與妻子李旺玲(50歲)住在第十一郡第六坊傅基調街185/121A號。他患有肺管堵塞、血脂紊亂症、胃腸炎、胃食道逆流症、高血壓、糖尿病、肝炎已經很多年,身體經常不適,時不時跑到第十一郡醫院治病。雖然有醫保,但有些時候他必須自掏腰包支付特效藥的費用。他一向幫人家送貨,日薪大約20萬元,可是工作時有時無,收入不穩定。

單身姐弟需要援手

家住第十一郡第十一坊黎氏白葛街127/10號的李翠萍(證件姓名Lý A Nhi)今年62歲與兩個弟弟李明光(57歲)及李明強(53歲)都是單身。李翠萍在兩年前曾發生交通事故,導致右腿骨裂,曾經打石膏,如今行動不便。她本身患有高血壓、心供血不足、血脂紊亂症、精神虛弱及失眠症。

古稀病人求助醫藥費

今年74歲的王蘇蝦(證件姓名Vương Tô Hà)與妻子許秋蘭(69歲)和兒子住在第十一郡第十六坊鴻龐街406號屋子的後面。他在6年前患上咽喉癌,曾經動過手術及化療,如今說話極其困難,米飯無法吞嚥,需要煮成稀粥或用果汁攪拌機打成糊來喝。他的癌症除了按照醫囑定期做檢查、服藥之外,另外他還患有鼻竇炎、胃食道逆流症等。

單身病人求助手術費

單身的黃美(證件姓名Huỳnh Mỹ)與姐姐在第六郡第八坊文申街165/17號租房子一起居住。他之前在某公司當保安,月薪僅500萬元,夠維持個人的生活及付房租,租金每個月為15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