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親媽媽的大家庭

近1年來,祝慈師太(現年40歲,俗名黎氏秋花)與各位佛弟子配合,志願收養數十名孤苦無依的單親媽媽,只望她們能夠勇於戰勝命運和挑戰。

目前,祝慈師太正收養和照料25名單親媽媽及16個嬰兒。

目前,祝慈師太正收養和照料25名單親媽媽及16個嬰兒。

曾被拋棄的孕婦
位於平盛郡第十五坊奠邊府街57/8號的住房是來自全國各地素不相識,但有共同命運的婦女相遇的地方。未婚先孕,被情人拋棄,家人遠離,經濟條件非常困苦或患上抑鬱症的婦女均有幸得到祝慈師太收養,還當做家人般對待。她們如此相遇,從而形成了一個大家庭,互相照顧,一起越過困境。

15歲的時候,祝慈師太有緣在第四郡菩提寺出家。於去年3月份,在一個機緣巧合下,通過一個朋友講述,祝慈師太已主動尋找,並幫助一名正遇到困難的年輕孕婦。師太憶述:“這個年輕女子,未婚先孕,當知道她懷的是女嬰時,男方家庭索性不認,親生父母也遠離她。知道她走投無路,我到來勸解並接回寺廟照顧,因為孕婦獨住很不方便。起初,那位女子有點害怕,不敢釋懷,後來通過多次與她交流,她的精神慢慢穩定下來。所幸的是,生產之後,她獲親生父母愛戴且接回家照顧。”

之後,許多人知道祝慈師太的善舉,也有更多年輕單親媽媽找來求助。師太須租用距慈裕、雄王醫院附近的住房,以方便這些孕婦往來就診。後來,獲一位熱心人士的輔助,以“平價租金”出租現在的住房。從此以後,師太成為那些孤苦無依單親媽媽的第二位慈母,也開始學習照顧孕婦、嬰兒體康及飲食。

提到自己的善舉,祝慈師太認為是一個機緣:“在越南,年輕人婚前同居,意外懷孕後墮胎的場合很多。許多人處於此困境就覺得生活沒有意義,並產生消極的念頭。因此,我希望年輕人必須慎重,對自己的家人、自己的將來要有責任。若不幸誤入歧途,也不要遺棄自己的兒女。只要她們找我求助,我會幫上一把,希望那些嬰兒能順利誕生,要記住,每一個來到這個世界的嬰兒都是上天賜予的神聖的禮物。”

充滿溫情的住房
目前在該住房,祝慈師太正免費收養了25名孕婦及16個嬰兒。正因為這份大愛已讓許多嬰兒有機會出現在這個世界。

籍貫前江省、現年24歲的阿H分享:發現懷孕後,她被情人和父母拋棄,憂鬱及絕望之下,便上社交網傾訴,無意中發現祝慈師太的愛心之家,便決定向師太求助。她說:“離家的頭幾天,每夜我都為自己的錯誤而流淚滿面,想尋短見,可是在師太的幫助下,她待我如同家人一般,我的精神才穩定下來。現在胎兒已9個月了。”

同樣,來自中部、現年35歲的阿T也通過社交網找來師太租房求助。她表示:“我是一位單親媽媽,因家境窮困所以來到這裡求助一段時間。在這兒,大家互相善待,一起煮飯、生活如同一家人,從而我感到同感,對生活有更多的信心。特別是,祝慈師太對每一個人都給了無微不至的關懷。”

祝慈師太告知,起初這個愛心之家處於困境。因每個月的房租、院費、生活費、嬰兒日用品等費用需要約2000萬至3000萬元。之後,通過若干年輕人在社交網分享,許多熱心人士上門捐助,協助嬰兒衣服、奶品及日用品等。不僅協助生活費、院費、定期就診費,祝慈師太還把單親媽媽當做家人細心照料。在生活節奏快的大城市,仍有人情、母愛及對未來的憧憬。她們都希望過著幸福充實的生活◆

裴英俊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示意圖:互聯網)

發現指甲油含有不允許使用物質

衛生部所屬藥品管理局剛有公文寄給各省、市的衛生處,通報停止流通、回收16毫升紅橙色Darling tone指甲油(商品編號:0302;生產日期:2022年2月23日;使用日期:2025年2月24日;標簽:“生產與負責任: Darling錦繡工商勞務一成員有限責任公司,地址:胡志明市平新郡安樂坊涇陽王街312/20號;經銷商:欣盛工商發展有限責任公司,地址:胡志明市第十二郡新政協坊新政協街403/28/33號)整批產品。

求助地址

家庭經濟支柱多病纏身

現正在平新郡安樂坊馮佐周街49/2/12號登記暫居的黃家達(今年40歲,證件姓名Vòng Gia Đạt)與妻子黃玉蘭(今年41歲)都患病在身。家達罹患腎衰竭多年,如今已進入末期階段,他於3年來每週都要入院洗腎3次,1個月12次需要逾300萬元,醫保單位已經支付一大半,否則會更多。

胡家姐妹需要幫助

家住第五郡第十一坊陳興道街206/5號的胡麗珠(證件姓名Hồ Hà)今年77歲與姐姐胡麗娟(今年84歲高齡)相依為命。這間屋子是胡家姐妹與其他3人合租並一直居住了數十年之久。

姐弟倆求助醫藥費

今年65歲的洪妙香(證件姓名Hồng Diệu Hương)與兩個弟弟一起住在平政縣平政鄉第一邑A11/3號門牌。洪妙香以前在平政鄉醫療站當醫護人員,適齡退休至今滿10年,如今每個月靠退休金(400萬元)生活。

失明男人請求幫助

現正在平新郡平治東坊10-11聯區街69號租房子住的譚偉添(今年52歲,證件姓名Nguyễn Vi Quang)許多年來當泥水匠謀生。他與妻子黃氏鸞育有一個女兒,生活還算過得去。2014年,他開始感到雙眼視力虛弱,得到某某熱心人士贊助經費,他的右眼動了手術,之後自己籌錢繼續為左眼做手術,不知是因為手術後保養不良,還是神經線比較弱,後來他的雙眼完全失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