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卡拉OK噪音受苦

對在居民區裡造成噪音污染行為進行處罰的規定已出台,解決此問題的地點也有了,但鮮有個人或機構被罰。

大功率的揚聲器正是噪音污染的「罪魁禍首」。

大功率的揚聲器正是噪音污染的「罪魁禍首」。

鄰居在週末中午的吶喊聲讓我嚇了一跳,所有睡意一下子消失了。一首又一首歌過去,各種音樂類型被這名鄰居與朋友競相在酒桌上“吶喊”,根本沒有理會僅約3至4米寬的巷子,而且當時正是中午1時。

“眾所周知,永無休止的”
世界盃足球賽期間,那些“歌手”正忙著養精蓄銳以熬夜觀看球賽。通常每隔數天,不管是早上、中午、晚上,甚至是深夜,該區任何時間都可以聽到“免費”音樂,尤其是週末。有時,兩個相鄰的房子同時高歌,聲音越唱越大,似乎正在比賽的。我家有兩扇門,但孩子也不能專心溫習功課,而老人不能休息以致疲憊不堪。

來自卡拉OK的噪音是“眾所周知,永無休止的”,儘管已發生多起與卡拉OK噪音有關的命案,但此情況仍存在著,成為了城市居民的陰影。噪音的受害者唯有一直忍受,因為不知向誰求助,而求助後也不能改變任何事情。我有一次由於受不了,所以前往坊人委會投訴,雖然坊幹部也承諾會檢查、警告,但之後此情況仍固態復萌。一次在街坊組會議上作出反映,除了得到若干居民的諒解支持之外,我還接收到“被告人”的嘲諷及白眼,從此以後,每次發出的歌聲還更加刺耳。

處罰困難
上述情況與在商店、酒肆附近居住的家庭相比僅是微不足道。我的一名朋友,其父母住所位於“酒肆街”上,長年累月要飽受來自揚聲器的嘈雜音樂及醉客的吵鬧聲。晚上想要休息、看電視的時間可謂是“奢侈”的。正因為長期活在連綿不斷的噪音中以致失眠,最近,其父母心臟病復發,不得不遷往女兒的家生活。

據悉,在居民區造成噪音污染行為有了處罰的法律依據。具體是《環保法》、關於治安、秩序、社會安全之行政處分的第167號《議定》、關於環保之行政處分的第155號《議定》等。規定已獲頒行,解決的地方也有,但鮮有違規的個人或機構被處罰。正如地方政府所解釋的:“很難處理。”

一名律師朋友分析,對這些情況進行行政處分必須根據法律以及具體的《議定》規定。據此,欲發出處罰《決定》,必須確定噪聲超出技術標準,而且要有專門的設備即時進行測量。必須提出證據才能處罰的,不能只根據耳朵或民眾的反映,甚至職能機關表示嘈雜但沒有證明噪音超出許可界限的證據也束手無策。這是致使法律不能發揮作用的原因,而民眾除了抱怨,容忍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成立快速反應小組
市人委會副主席阮氏秋最近指導各部門與郡縣給民眾提供熱線電話以反映噪音污染情況。此外,這些地方必須成立快速反應小組,以便在接到投訴時及時出現處理。

阮梅英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自願社保政策現未吸引得到自由勞工參加。

自願社保缺吸引力

據市社保機關的自願社保政策落實結果報告顯示,從2017至2021年,在本市參加自願社保人數從8283人升至5萬1401人。

求助地址

失明男人請求幫助

現正在平新郡平治東坊10-11聯區街69號租房子住的譚偉添(今年52歲,證件姓名Nguyễn Vi Quang)許多年來當泥水匠謀生。他與妻子黃氏鸞育有一個女兒,生活還算過得去。2014年,他開始感到雙眼視力虛弱,得到某某熱心人士贊助經費,他的右眼動了手術,之後自己籌錢繼續為左眼做手術,不知是因為手術後保養不良,還是神經線比較弱,後來他的雙眼完全失明了。

乳癌病人求助手術費

今年45歲的黃淑雯(證件姓名Đàm Thục Quân)與兄姐一起住在平新郡平治東坊張福攀街109/22號門牌。她天生精神比較虛弱,人亦不夠精靈,從小到大只懂做家務而已,也沒有嫁人。

夫妻倆均患上惡疾

家住第六郡第七坊平仙街45/46號的關描金(證件姓名Quan Miêu Kim)今年57歲,10年前他的雙手手臂開始收縮,進醫院做檢查才得知患上遺傳性手臂收縮症,從此無法繼續去謀生,只在家做家務等輕活。

貧困家庭期盼得到幫助

畢林光(今年64歲,證件姓名Tất Văn Chẩy)與妻子李旺玲(50歲)住在第十一郡第六坊傅基調街185/121A號。他患有肺管堵塞、血脂紊亂症、胃腸炎、胃食道逆流症、高血壓、糖尿病、肝炎已經很多年,身體經常不適,時不時跑到第十一郡醫院治病。雖然有醫保,但有些時候他必須自掏腰包支付特效藥的費用。他一向幫人家送貨,日薪大約20萬元,可是工作時有時無,收入不穩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