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教育不容忽視

教育經驗談

不久前,筆者在報上發表了一篇 “淺談家庭道德教育”文章,其中內容涉及了一個問題:學校教育。最近,在本市發生兩起竟是有關學校且令人難以置信的案件!

7名搶劫的大學生。

7名搶劫的大學生。

首起是7名大學生(5男2女)在舊邑郡第十坊某超市前設局,搶走了受害者價值約4000萬元的商品與現款。值得一提的是,作案者並非那些遊手好閒、無業流氓或沒受教育者!另一起是發生在同奈省隆慶鎮內某所中學因若干學生在社交網上發生了矛盾,之後,其中一名竟持小刀在班上向某同學的腹部捅了一刀,幸好傷勢未算嚴重,傷者體康現已穩定。

雖然,有些時候在有意或無意的一線之間,誰也可能成為罪犯的危機。可是,學生是知識份子,獲接受正規的教育,將是國家未來的棟樑,但竟會作出上述不當的行為,怎不令人擔憂?更令人難以置信的,就是大學生竟去行劫一事!目前正有不少家境困難的大學生,為了有條件繼續探討知識以為將來的生活鋪路,他們須邊做邊讀以有錢交學費,即使幾經艱辛與困苦,他們仍決心且堅持完成學業,圓其大學之夢。但是,在社會中,有部分道德已淪陷的大學生已幹出一些作奸犯科的事而成了罪犯,很值得社會、家庭、學校的關心。如果我們缺乏有效的防範、教育措施及懲處方法,也許會對年輕一代產生不良的影響。

我個人認為,職能機關、尤其是各大學應制定更有效的教育措施及嚴密管理各大學生的行為。對於那些已誤入岐途、只愛玩樂、不專心於學習而導致成績日漸退步的學生,校方須進行瞭解和加以輔導,如屬嚴重場合者,校方要暫停或終止其學業,以期避免他們留在校內可能會影響到其他學生的學習精神,限制其將陋習在校園內 “傳染”開去。

另一方面,各校應加強與罪犯打擊機關的配合,防範學生們在校內形成黨派。向來,不少學校只關心和集中於培訓質素問題,從而放鬆了道德教育工作,未經常向學生們灌輸道德價值這重要知識,所以給那些陋習、黨派的形成營造了發展“環境”。更重要的是,學校不應偏重於學生數量而忽視了學生們當前的道德與生活方式,尤其是目前的社交網絡發展迅速,但卻有利有弊,若學校不加強引導學如何利用該網絡來增廣見聞、充實知識,那麼學生會以之用作其他用途,隨後就會產生不利於本身與社會的種種弊端。

透過上述事件,可令我們看到學校教育的重要性◆

鄭文光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平盛郡第廿二坊阮友景街67號巷The M.高層建築圍牆地基沉降(攝於9月15日)。

需有同步應對本市地面沉降措施

據日本國際協力機構(JICA)的報告顯示,目前本市的地面沉降率年均約為2至5釐米。集中很多建築工程施工的區域沉降率較高,每年約7至8釐米。地面沉降速度是海平面上升速度的兩倍。

求助地址

重病老人亟需幫助

家住第十一郡第十一坊黎氏白葛街門牌136/40號的鄧秀霞(證件姓名Đặng Múi)今年78歲,與同時單身的兩個妹妹及1個弟弟住在一起。雖然同住一屋簷下,但他們各顧各的生活,每天各自煮飯、做菜。鄧秀霞大娘年輕時在某紗廠打工,數十年前停止後去幫人家打雜,掙錢自力更生。

年邁大娘求助醫藥費

今年82歲的羅四妹(證件姓名Châu Muối)現與兒子羅志強(49歲)在平新郡平治東坊張福攀街60/67號租個小房子住,租金每個月為100萬元,因為他們母子倆在此租房有近20年之久,所以房東同情其處境,收的租金比別的少。羅志強以前是某玻璃廠工人,後來其工作單位解體了,他靠賣彩票至今,每天賣不到100張,掙錢維持母子倆的生活。

中年病人懇求幫助

家住第一郡阮居貞坊陳廷樞街135/55/39號的江法(Giang Pháp)今年54歲,患有肺癆、雙眼視力模糊。他此前已經成家,與妻子育有1個兒子。

病人等錢做腎臟移植手術

現正在平新郡平興和A坊6號路門牌38號租住區租個小房子生活的黃永雄(Vòng Vĩnh Hùng)今年50歲,於4年前開始患上慢性腎衰竭的他,定期洗腎及定時服藥多年後病情不會好起來,反而加重了,如今他的兩個腎臟都嚴重損壞,醫生告知,以他的病情(腎衰竭已進入第五階段),必須早日進行腎臟移植手術方能救他的命,日前他與妻子及兒子商量,並得到家人的同意捐獻1個腎臟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