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騎電動車上學縱橫談

2020-2021學年開學後,初中和高中生自騎電動自行車、電動摩托車(簡稱電動車)上學的情況重演。此舉可減輕家長接送子女的重擔,但要做好管理、提高學生遵守交通安全規則的意識與責任。

學生騎電動車,但不戴安全帽。

學生騎電動車,但不戴安全帽。

學生自行騎電車上學
林晉孝(43歲,家住平盛郡第二十六坊)不想再花時間接送兒子上學,就給他購買一輛電動車。他說:“我兒子現是武長纂初中學校的初中四生。新學年一開學,我購買一輛價值1600萬元的電動車,他學騎電動車幾天後,就可以自己騎車上學了。”平盛郡第十七坊某初中學校的初中四學生阮氏寶欣透露,因父母工作忙碌,她在去年就開始自騎電動車上學。騎電動車跟自行車差不多,只是沒有腳踏板,也不需要戴安全帽。

據悉,許多家長購買電動車,讓子弟自行騎車上學。在第一、三、十、富潤和舊邑等郡的一系列初中和高中學校,自行騎電動車上學的學生相當多。因此,電動車市場的銷量遞增。第三郡武氏六街一家電動車商店的售貨員阮成仲說:“新學年開學前夕,商店的電動車銷量增逾20%。目前,各款新車由若干國內企業生產,售價逾3000萬元,款式跟LEAD、SH等手油門摩托車差不多。然而,大多數家長選購價格由1000萬至2000萬元的一般電動車。”

提高交規意識與責任
學生自騎電動車上學的情況越來越普遍,但他們參與交通的意識較低。據悉,許多學生在高峰時間騎車的速度挺快,但不遵守戴安全帽的規定,甚至還闖紅燈、橫衝直闖及走進汽車車道。不管是上午或下午高峰時間,途經舊邑郡第十三、第十四和第十五坊的黎德壽街(從長帶橋到黎德壽與黎黃派街三岔路口)路人感到厭煩,因為很多學生騎著大排氣量的摩托車和電動車在車群中左穿右插。

每天駛經黎德壽街的巴士司機武春祿(51歲)嘆息:“路上最怕是遇到騎電動車的學生,我們坐在巴士上才清楚看到學生奔馳。許多學生既橫排行駛又爭先恐後,真的太危險了。”大多數學生自騎電動車和大排氣量的摩托車,但未充實交通安全的知識,參與交通的意識也不高。舊邑郡阮中直高中學校校長丁明和表示,為了整頓上述情況,各所學校須加強教學《陸路交通法》,讓學生路上遵守交規。此外,家長須先教導子弟遵守交規和安全的騎車技能,之後才讓他們自己騎車上學。

市律師團黎德壽律師說,學生騎車的現行規定還存在不足之處。幾乎所有規定都注重管理和檢查交通工具,而忽視了駕駛者。2018年《陸路交通法》規定“電動車屬於機動車,要註冊和安裝車牌”,但遵守規定的車子較少。至於駕駛者,《陸路交通法》第六十條規定,滿16歲以上者就可以不需要持有駕照而駕駛汽缸總排量50cm3的摩托車,但很多未滿16歲的學生也悍然騎著電動車和摩托車。“根據交通運輸部的國家技術規定,電動自行車的時速不可超過25公里,最大功率250瓦,重量不超過40公斤;電動摩托車的最高時速為50公里,功率不超過4千瓦。實際上,大多數電動自行車和電動摩托車都是進口貨,很難控管功率。許多電動車輕巧,但車速和功率大。”黎德壽律師說◆
 
國家交通安全委員會表示,近幾年來發生的許多交通事故與學生有關,九成交通事故的當事人年齡是16至18歲。據考察結果顯示,初中生騎自行車並造成致人命的交通事故達約70%。目前,逾50%學生自騎電動車和摩托車上學,但他們未獲簽發駕照,這意味著他們不掌握騎車技能,也未充實陸路交通的法律知識,故不能安全參與交通。

記者組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物色滿意的保姆、家傭成為上班族頭疼的問題。

上班族渴求保姆及家傭

本市自10月1日起放寬社交隔離之後,本市大部分幹部、職工、勞工都已復工。開心之餘,很多有小孩的家長都非常擔心,因為不知道如何找到照顧小孩、打理家務的家傭。而學校、幼兒園尚未開放,而並非所有家庭都能擔當得起聘請家傭的費用。

求助地址

單身男子求助醫藥費

現年67歲的李錦鴻多年來在第八郡第五坊星花街9/8號租個小房子居住,租金每個月為200萬元。他自小右腳有缺陷,導致行動不方便。許多年來靠在街上拾取廢料掙錢度日。由於腳力虛弱,他在謀生路上多次摔倒引致骨折。而最近一次是在今年4月初,左腳再次折斷,在阮知方醫院動手術,留醫12天,醫藥及手術費花了近2000萬元,這筆錢都是家人到處借來周轉。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請幫助失業女病人

黃紅今年64歲,現與嫂子同侄兒住在第五郡第七坊陳興道街930/3D號。她沒有自己的小家庭,數十年來靠賣彩票謀生。自今年4月起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就無法出門謀生計,失業至今也有大半年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