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粗心大意致寶寶視力下降

各所眼科醫院表示,從暑期初至今,許多家長帶孩子女到眼科醫院檢查視力,其  中有些少兒獲醫生診斷是近視或遠視3度、5度。

給子女檢查視力以及時發現和治療。

給子女檢查視力以及時發現和治療。

有的少兒遠視8度,但父母親毫不不知道。或有的家長主觀,直到少兒再來檢查時,其視力更加下降。
“漠不關心”
寓居同奈省的阮-T說:“我女兒今年5歲,剛到本市眼科醫院檢查視力,醫生說其患有‘屈光異常’,雙眼近視3.5度。醫生建議必須佩戴眼鏡,並要求3個月後再來檢查。可是我妻子聽鄰居說,屈光異常日久將導致失明,所以昨天至今痛哭流涕。現在我們不知道怎麼辦,女兒治療近視是否恢復正常?”

目前,上述類似情況越來越多。在本市眼科醫院工作30多年的阮氏春紅博士、醫生告知:“許多家長太粗心大意,帶子女檢查視力時才發現他們已長時間患上屈光異常,而父母不知道或認為是很正常的事。”

家住第十一郡林秋S夫妻中心後悔不已,原因是送6歲的女兒到市眼科醫院檢查視力後得知,她左眼遠視6度,右眼遠視7度,雙眼亂視3度。值得一提的是,女兒眼睛斜視,那是眼睛有問題的徵兆,但家長以為是很正常的。

林秋S.說:“女兒兩歲的時候,我發現她眼睛斜視。最近,看到女兒經常摔倒,總愛側著身子看電視,瞇起眼睛並喊眼睛疼痛。女兒咳嗽時,我帶她到診療室就診,醫生看到她的眼睛便建議我送女兒去檢查視力。在市眼科醫院,醫生解釋:女兒遠視度數較深,故須調節眼部肌肉,導致患上內斜視,現在女兒必須佩戴較厚的眼鏡。最難過的是,女兒視力無法恢復正常。”

家長粗心大意令子女受苦
成年人的視力異常時容易發現,但少兒還不懂得表示。因此,父母的角色十分重要。許多家長送子女檢查視力時已經太遲了,直到視力模糊才送去檢查。

若干家長的觀點錯誤,導致子兒視力受損。據阮氏春紅博士、醫生表示,家長的一般觀點是斜視是很正常。然而,在子兒3歲之前,如果不早發現患上斜視以加以治療,其視力永遠無法恢復。此外,父母自行給子女治療。阮氏春紅博士、醫生透露:“若干少兒嚴重患上屈光異常,是因為父母根據網上無證實的指引,不給孩子佩戴眼鏡,直到子女上學的視力模糊才給他們戴上眼鏡導致病情加重和治療效果欠佳。”

網上還教導使用麻痺眼部肌肉Atropine 藥物,而此藥須按醫生指定及少量使用。若長時間大量使用,尤其是少兒將引發過敏、充血,腫脹,結膜炎及被光線刺激及怕接觸光線等。

最危險的是,家長還採用不須藥物、眼鏡的治療法。目前,社交網刊登許多治療屈光異常的方法,例如:涂顏色、按摩等。後果是幾個月後,少兒的視力下降,眼睛更加疲憊。再送少兒再去檢查時,醫生通知視力更加下降,父母只好自責。

為預防少兒患有屈光異常,阮氏春紅博士、醫生勸喻:“當發現子兒眼睛斜視、疲憊、疼痛、視力模糊和頭疼等症狀時,必須送到眼科診療室就診。甚至子女眼睛正常,家長也要送其去檢查視力,以及時發現屈光異常、斜視和盡早治療,有助恢復子女的正常視力。”◆

垂 楊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自願社保政策現未吸引得到自由勞工參加。

自願社保缺吸引力

據市社保機關的自願社保政策落實結果報告顯示,從2017至2021年,在本市參加自願社保人數從8283人升至5萬1401人。

求助地址

家庭經濟支柱多病纏身

現正在平新郡安樂坊馮佐周街49/2/12號登記暫居的黃家達(今年40歲,證件姓名Vòng Gia Đạt)與妻子黃玉蘭(今年41歲)都患病在身。家達罹患腎衰竭多年,如今已進入末期階段,他於3年來每週都要入院洗腎3次,1個月12次需要逾300萬元,醫保單位已經支付一大半,否則會更多。

胡家姐妹需要幫助

家住第五郡第十一坊陳興道街206/5號的胡麗珠(證件姓名Hồ Hà)今年77歲與姐姐胡麗娟(今年84歲高齡)相依為命。這間屋子是胡家姐妹與其他3人合租並一直居住了數十年之久。

姐弟倆求助醫藥費

今年65歲的洪妙香(證件姓名Hồng Diệu Hương)與兩個弟弟一起住在平政縣平政鄉第一邑A11/3號門牌。洪妙香以前在平政鄉醫療站當醫護人員,適齡退休至今滿10年,如今每個月靠退休金(400萬元)生活。

失明男人請求幫助

現正在平新郡平治東坊10-11聯區街69號租房子住的譚偉添(今年52歲,證件姓名Nguyễn Vi Quang)許多年來當泥水匠謀生。他與妻子黃氏鸞育有一個女兒,生活還算過得去。2014年,他開始感到雙眼視力虛弱,得到某某熱心人士贊助經費,他的右眼動了手術,之後自己籌錢繼續為左眼做手術,不知是因為手術後保養不良,還是神經線比較弱,後來他的雙眼完全失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