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隔離確診者不應隨處跑

在發生第四波新冠肺炎疫情後,確診者(F0)與第一代密切接觸者(F1)都獲送往隔離區或野戰醫院,從而導致本市醫療系統面臨極大的壓力,甚至超負荷。近期間,本市提出讓居住環境若具一定條件的確診者與第一代密接者可居家隔離的方案。

(示意圖:互聯網)

(示意圖:互聯網)

獲得醫療部門的同意後,本市便開展上述方案,讓確診者或第一代密接者在家接受地方醫療系統發藥和跟進病況。然而,有少部分上述對象竟然擅自離開住所出外。最近,筆者經過第五郡趙光復街某家門前被拉上塑膠封條的住戶,就看見有某中年男子從外面手上拿著一袋東西進內,之後再關上門。另有一名家住同郡學樂街某號巷的友人說,巷內有數家住戶是確診者,但有人仍若無其事地出外做買賣,旁人目睹都感到很恐懼,因為這樣是很容易將病毒感染他人。

市衛生廳副廳長阮友興曾肯定:“確診者的責任是必須遵守地方政府的規定,為了社群的安全是須執行,若不執行將被依法處理。”本市已作出了上述規定,可是,關鍵在於確診者的執法意識方面,可能由於其覺得病情屬輕症,而門前又沒有像此前有公安或民兵看守,所以便“自由出入”,其實此舉已犯法,因為確診者也許已將病毒在社群裡蔓延開去。

筆者認為,對於有確診者居家隔離的住戶,地方醫療部門與團體、尤其是街坊組長除了加強有關向家中各人宣傳、動員不可外出的工作之外,還須加以密切跟進,如發現未有得到有關部門許可而外出場合,須立即向職能機關報告以作懲處,因為這樣才可為確保社群不會受到病毒廣泛感染作最基本的努力。

第五郡 梁智

相關閱讀

求助地址

中年病人喪失勞動力

今年46歲的林志善與妻兒住在第六郡第十三坊第十號路78號公寓B座4樓,他以前當摩的司機謀生,日掙有30萬元左右,加上妻子在白鐵街市某金舖打工的工資足夠一家4口過日子。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父子倆均患病需要幫助

阮曰國映(今年14歲)早在10年前因患上腎衰竭而獲父母帶到胡志明市來,在本市多家醫院接受醫治,後來轉到市兒童醫院治療,醫生確認他罹患的是腎上腺疲勞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