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魚」,變相賭博害人不淺!

在玻璃門窗之後、冷氣開放的空間內,食物、飲料一應具全隨時服務玩家。玩家們專注“打魚”如癡如醉,口袋的錢則如水一樣流走!“打魚機”現在已經遍佈多個遊戲機玩場,這個遊戲已變相成了一項害人不淺的賭博遊戲。原以為只有遊手好閒的青年才沉迷於打魚,實際上有許多玩家是知識分子,有穩定的工作,幸福美滿的家庭。沉迷“打魚”令他們債台高築、家庭關係惡劣、甚至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以下是數位局中人(姓名已更改)的心聲。

沉迷於打魚遊戲的人總是以為自己正在努力 掙錢。

沉迷於打魚遊戲的人總是以為自己正在努力 掙錢。

第九郡阮誠越:
越是想翻本就越血本無歸
我玩打魚已有兩年,時間不長但卻足以令我傾家蕩產。開始涉足打魚是由於好奇,聽說有很多人玩這個遊戲贏了不少錢,所以我也想試試看看自己的運氣如何。最初我只玩5到10萬元,慢慢加重本到上百萬元。明知道這個遊戲是賭博而且十賭九輸,可是一坐在遊戲台前就好像著了魔,總是欲罷不能。
 
在輸完口袋裏的錢後就想借貸來翻本(遊戲店內任何時候都隨時無任歡迎玩家借錢),贏的時候就想乘勝追擊贏得更多。有一次我贏得2000萬元,可是不到半天就歸零。我放下所有的工作全身心投入希望可以速戰速決,掙快錢,然而談何容易呢?錢沒掙到,債台卻高築!我的工作沒了,父母為了我擔心整天發生口角,要變賣家當來替我還債,我不禁心中有愧,這麼大年紀了還要花父母的老本,這種心痛、愧疚的感覺我畢生難忘!

芽皮縣黎鴻新:
家庭婚姻險破裂
聽朋友說打魚遊戲好玩又容易贏,我也心動跟著玩玩。很幸運在第一天玩我就輕鬆贏了200萬元。相較之下打魚贏的明顯比工作收入高而且有趣,所以我便常不上班去打魚,有時候還對太太說要通宵加班,實則是去打魚。只一段短時間,我已輸掉了數億元,而且還負債累累。
 
工作上,上司多次提醒可是我依然故我,結果我被開除了,沒有工作沒有收入,家中的物品也一一變賣來還債。有一次太太找上遊戲場來,我們在店內發生口角,盛怒之下太太說忍無  可忍,決定同我離婚。妻子堅決的態度猶如當頭棒喝,我驀然驚醒,決定痛改前非。現在我已經戒掉了打魚癮,但也已經兩袖清風,多年的辛苦積蓄也付諸流水了!

本市通心菜讀者:
傾家蕩產為“打魚”
我的家庭原本幸福快樂,孩子事業有成,工作高薪要職。自從打魚遊戲風興起後,我的兒子也玩。起初他連連打贏,乘勝追擊,不知不覺便上了癮不可自拔!這不是一種單純的遊戲,如果沒有輸贏,沒有退分換錢,肯定沒有人會如此著迷如此投入的。為了有錢打魚,我的兒子虧空公款,向朋友、親人、甚至是黑社會借錢。到了無力償還時,兒子避債消失了,我只好賣掉房子來替他還債,兒媳婦也因為委屈而離開。
 
我這古稀老人,如今一貧如洗,身家只剩下一架殘舊的摩托車。我每天當摩的司機維生,要維持自己和兩個內孫的生活可真是不容易。我不想這種變相賭博的遊戲繼續存在,不希望再有人像我的兒子這樣因為沉迷“打魚”而傾家蕩產,妻離子散,於是便多次  向公安機關反映,得到的答覆是:“那個遊戲場有  活動執照,是合法執業的,我看您還是回家教育自己的兒子吧!……”我實在不解,有關部門難道不知道這是變相的賭博嗎?我不知道這是怎樣的活動執照,只見很多諸如此類的遊戲場都是全天候營業,公開 活動!◆
 
市人委會此前已要求6個相關的廳級單位和部門與及24個郡縣進行檢查和整頓變相賭博、並存在社會弊端隱患的遊戲場的活動經營情況,同時要求市計劃與投資廳建議各個相關部級和部門向國會和政府提議修改對於經營遊戲場的一些規定,著重增加制裁、經營條件要求嚴格。

太 原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在上一學年,幼兒園學童在防疫隔離兩個月後復課。

希望幼兒園學童早日安全上學

很多讀者認為,教育與培訓部門必須早日擬定讓幼兒園小童安全和順利上學的計劃、方案,旨在使其家長安心工作,為國家的經濟復甦作出貢獻。

求助地址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