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氧氣 延續生命

本市免費提供氧氣─事給居家隔離的新冠確診者和第一代密切接觸者帶來了很大希望。該計劃由8月2日起展開,免費提供氧氣的首創者、PHGLock公司經理黃俊英希望,企業與衛生部門並肩同行一起傳輸“提供氧氣─延長生命”的通牒。

平新郡某新冠確診者獲指引使用氧氣瓶。

平新郡某新冠確診者獲指引使用氧氣瓶。

從凌晨求救電話
某日凌晨4時左右,第十郡防疫快速反應隊的志願員阮黃海南接到一名男人打來的電話,他氣喘噓噓地說:“……我住在第十郡李太祖街,我妻子是新冠確診者,現在呼吸非常困難……。”那名男子名叫阿長,夫妻倆都是新冠確診者,而其妻正在懷孕。那天半夜,儲備的氧氣用完了,導致其妻呼吸困難,亟需氧氣提供計劃的幫助。毫不猶豫,阮黃海南把兩瓶氧氣放在車上。僅僅10分鐘後,他已把氧氣瓶送到長兄的住房,為孕婦提供氧氣並確保健康。“在緊急的情況下,我突然想起前幾天閱報,得知第十郡的氧氣瓶免費提供站,就立即聯繫了,在凌晨4時真的獲得志願員上門送來兩瓶氧氣。我非常感謝志願員的愛心。”長兄說。

目前,共青團第十郡郡委的志願員組獲分配10瓶氧氣,及時救助危重病例。每日會有皮卡隊運送新的氧氣瓶,並把用過的氧氣瓶運到灌輸站去。第十郡居民有需求時,撥打該郡粉絲專頁的熱線電話,將得到負責幹部接受並處理信息,之後聯繫求助者的住處志願員,讓他們可以直接到氧氣瓶提供地點提取並送到求助者的住房去。

到父救子一事啟發
由8月2日起,新富郡PHGLock公司(曾在我國以及本市疫情爆發期間,首創自動提米機、提口罩機)向6個郡、縣提供90瓶氧氣。經過多日有效地展開並獲得市政府領導的認可,PHGLock公司已開展第二階段,向12個郡、縣與各醫院提供300瓶氧氣,到第三階段將向各郡、縣與守德市提供至少900瓶。本市暫時控制疫情的時候,該公司將免費給各醫院交換氧氣瓶,預計數量為5000至1萬瓶。後續計劃是,公司將給各醫院借用氧氣瓶免費提供站,等到本市控制了疫情後,就輔助全國其它各省、市。

“我偶然閱報得知今年40歲的黎庭文於7月27日晚上外出的事情。當時已是全市實施宵禁的時間,但他仍要外出為身患重病的兒子載運氧氣瓶。大約在同一時間,我接到一名是某銀行分行副經理的朋友來電求助,銀行一名保安員全家都是新冠確診,尤其是患有嚴重慢性疾病的父親。家裡的氧氣瓶只夠用幾個小時,若得不到輔助,有可能他的父親撐不下去了。因此,氧氣瓶免費提供計劃就此而問世,力爭挽救病情嚴重的新冠確診者的生命。”黃俊英經理說。

“提供氧氣─延長續命”計劃是PHGLock公司與越南青年企業家協會、共青團市委配合開展的。負責單位與共青團市委的專職力量配合,騎摩托車將氧氣瓶運到各個共青團郡委,之後再上門送到新冠確診者的住房去。

黃俊英經理透露:“目前的氧氣瓶充足,但運輸方面很困難。為了向民戶運送氧氣瓶,志願員必須穿上防護服並將氧氣瓶放在患者的住房門前。可以說,各郡、縣志願員非常勇敢。畢竟誰也不敢並想與新冠確診者接觸。”

越南青年企業家協會主席鄧鴻英表示,從全球多個國家新冠確診病例的治療實況來看,在全國防疫期間做好機械和氧氣的準備工作是當務之急。目前,新冠確診者和第一代密切接觸者須居家隔離,不能外出交換氧氣瓶,送貨司機人數有限,氧氣灌輸中心的卡車載運已超負荷,很多單位牟利將每瓶8公升裝氧氣漲價至400萬至500萬元,供不應求。因此,氧氣免費提供計劃是具有意義、愛心的一線防疫計劃◆

德中-明義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在高壓電線下的居民區獲規劃投興醫療站及醫院。

缺乏可行性規劃令民眾受苦

過去期間 ,很多不符合、缺乏實際性的規劃藍圖出台,導致規劃缺乏可行性與被“擱置”。那些規劃藍圖不僅浪費土地資源,而且還影響土地使用者的合法權益。

求助地址

單身視障者求助醫藥費

鄒仕和(紙張姓陳)今年50歲,與兄弟姐妹住在第六郡第八坊范文志街490/20號。他在3歲那年曾經在家摔倒,眼睛神經線受傷害造成雙眼視力越來越模糊,後來完全看不到任何東西,長大也無法謀生計,數十年來靠兄弟姐妹的照顧3餐。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古稀長者帶病謀生

家住第五郡第十三坊鵝貢街147A/8E2號的黃麗雲(紙張姓名為吳香)今年72歲,與兒子袁國成(44歲)相依為命。儘管年逾古稀,但由於生活窮困,數十年來幫人家打雜的黃大娘仍未能在家享兒孫福,老人家每天上、下午仍去做打掃、洗衛生間等工作謀生計,月薪大約300萬元。其兒子國成當摩的,司機載客及替鄰居送貨掙錢養家。他曾經有自己的小家庭,2個兒子今年分別14及5歲,多年來與其妻一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