擱置規劃令民眾苦不堪言

在擱置規劃區裡居住的民眾擁有房子,但不能修葺;或擁有上千平方米的土地,但須替人打工謀生。

清多半島空照一隅。

清多半島空照一隅。

9月某日下午,筆者來到平盛郡第廿八坊清多半島時,就看見許多低矮的房屋、骯髒的街道和生活環境。西貢河對面是新式建築的草田區,因此在這裡的民眾向來懷抱著擱置規劃被取消,將清多半島興建成為華麗區域的夢想。

期望擱置規劃被消除
1992年,清多半島獲得規劃興建成為生態都市區。26年過去了,該都市區仍是紙上規劃,只見殘舊和破爛的房屋。住在平貴街558/66/7 號的陳氏紅說:“房屋嚴重損壞及滲漏,政府又不允許重新興建,而修葺又不行。我們目前只希望此擱置規劃可以早日被取消,比中彩票更重要。”

因為“保持原狀”的命令,不能修葺房屋,這是清多半島3000個民戶的共同苦處。原因是不能把田地使用目的轉換成住宅地。擁有住宅地的居民,欲興建住房屋也要簽署,此區域清拆時不能要求補償的承諾書。

陳氏紅大娘說:“這份承諾書令人憂慮,不知道國家何時才開展項目。若今年興建,明年國家要清拆,興建房屋的款項得不到補償,所以很少人敢冒險。”

不僅如此,擱置規劃還使清多居民的工作不穩定,生活困難。住在平貴街480/65/15號的何國規告知,不少居民自我安慰說自己是“富人”,因擁有上千平方米的土地,但目前仍須打工謀生。在該規劃出台前,民眾可以種水稻、蓮花,隨後種了甘蔗。然而種稻和甘蔗的收入也不能維持生活,故他們只得空置田地,成為泥水匠、工人。近幾年來,沿著平貴街的釣魚娛樂服務和家庭式餐館發展,但大部分是由其他地方的人到此租地經營。

不允許出售也不能劃分土地
類似情況,住在守德郡鈴中坊第五街區的民眾住房也嚴重損壞,因為該地方獲規劃了上10年,所以不能重新興建。

從1號國道前往18 號路,左邊獲規劃成為本市存車場,但如今仍未展開。右邊是獲規劃興建高中學校。兩年前,16號路上興建了一所高中學校,民眾十分高興,終於可以修葺房屋了。

住在18號路的阮輝麟到坊人委會辦事處瞭解規劃資訊時,就發現他住的區域被塗著棕色和寫著ODT字(都市住宅地)。他還以為可以興建房屋,但卷宗接受幹部表示,還未能簽發建築許可證。阮輝麟嘆氣地說:“我在這裡住了將近10年,孩子也長大了,很想給他們個別的臥室,但不能修葺房屋。”

從2000年興建至今的房屋已殘舊,儘管多次修葺,但牆壁油漆剝落、開裂,以及木樑、木柱已腐朽。此外,每次降大雨,街道被水淹,地上污水從沙井裡溢出來,散發臭氣味。按照2009年的規劃項目藍圖,鈴中坊第五街區獲規劃為本市存車場。住在屬於規劃區的黎文鸞說:“我的住房是在2000年興建的,在辦理合法化手續後,就不能劃分土地,因為我房屋處於規劃區。我今年年紀大了,想把土地劃分給孩子們或出售也不行。”◆

仕東-秋莊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黃克獻樂意在自家開辦流動醫療站。

高齡者志願抗疫

現年67歲的黃克獻(寓居芹苴市萍水郡茶安坊)仍踴躍參加前線抗疫工作。

求助地址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