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兒之“溫情屋”

本市新冠肺炎疫情的複雜多變導致許多產婦成為確診病例,須接受隔離治療,造成其新生兒沒人照顧。面對這一實況,雄王醫院已成立H.O.P.E(Have only positive expectation - 只有美好期望之地)中心,目的是幫助確診母親照顧其新生兒。這獲視為暫時離開母親和家人的新生兒們的第二個“家”。

市人民議會主席阮氏麗和雄王醫院經理黃氏艷雪在H.O.P.E中心探望新生兒。

市人民議會主席阮氏麗和雄王醫院經理黃氏艷雪在H.O.P.E中心探望新生兒。

可憐小天使
H.O.P.E中心位於第五郡李常傑街11號畫眉二幼兒園校園內,在雄王醫院旁邊。面積為數十平方米的第一層8間教室已獲轉換功能,作為新生兒照顧區域。每間由2至4名保姆負責,照顧12至24名新生兒。房裡設有新生兒搖籃、浴缸等。

這裡的保姆是許多行業工作者,例如:幼兒園教師、大學生、辦公室人員等。他們大部分都很年輕,對“小天使”有著無限的愛。保姆們整天忙忙碌碌,一給新生兒洗澡後,就給其餵奶,若新生兒哭鬧就安撫,同時跟進其異常跡象。就這樣,保姆們在每班的12個小時裡完全沒有時間休息。

儘管很辛苦,但憑著對小孩的愛,保姆們已克服了一切困難。古芝縣綠仙女幼兒園教師黎氏翠薇(27歲)透露說:“寶寶經常哭鬧,我須熬夜安撫,累得很,但從未有過放棄的念頭。孩子一出生就離開了母親,怎麼能置之不理呢!尤其是在當前的疫情期間,能夠為社會作出貢獻也是一種幸福。”

畫眉二幼兒園校長、中心負責人阮氏紅桂告知,該中心於8月25日投入運作;每天分為兩個工作班次,第一班由上午7時至下午5時,第二班從下午5時到第二天上午7時。目前,中心有來自各郡、縣的40名志願保姆。保姆將留在中心,獲提供食宿,獲接種疫苗,以及每週一次進行新冠肺炎病毒檢測。

好人做善事
據雄王醫院阮長黃氏艷雪副教授、博士、醫生告知,H.O.P.E 中心是在提出創意之後一週內成立的。該中心在新生兒的家人未能將其接回家的期間內負責確保孩子的健康和安全,同時為其提供物質與精神照顧。自投入運作以來,該中心已接受了130多名新生兒。其中一些嬰兒已獲得接回家,該中心正照顧的嬰兒數量為72名。雄王醫院現正努力更好地運行該中心,為可憐的新生兒彌補部分感情的缺陷。

黃氏艷雪副教授、博士、醫生告知,感染新冠肺炎的產婦在隔離區產子時沒有家人照顧。 新生兒也必須立即與母親隔離以避免感染。甚至,許多產婦還沒有看見自己的孩子。因此,醫院社會工作部已給新生兒拍照,貼在卡片上送給母親,為母親接力以儘快康復。黃醫生還說:“母親在收到貼有其孩子照片的卡片時流下的幸福淚水令醫生、護士隊伍十分感動,讓我們更深刻地感受到自己所做的事情的意義。”

最近,市委副書記、市人民議會主席阮氏麗在前來探望H.O.P.E中心時評價,在本市新冠肺炎疫情複雜多變的形勢下,中心在雄王醫院的巨大努力下成立一事具有重大的意義,有助感染新冠肺炎的產婦家人照顧新生兒。這是起源於女性的仁慈之心和醫生、護士的愛心行動。

市人民議會主席阮氏麗評價:“不僅是中心的成立,而這裡的保姆、工作者全心全意地照顧新生兒,像照顧家人一樣的責任精神也令人非常感動。”◆
 
雄王醫院送給H.O.P.E中心新生兒母親的卡片上內容有段寫道:“親愛的媽媽!在這艱難的時期,你已非常堅強地生下了寶寶。我們非常理解和同情!希望你能繼續勇敢地克服一切困難,早日康復,讓你和寶寶早日團聚。”

廷理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在高壓電線下的居民區獲規劃投興醫療站及醫院。

缺乏可行性規劃令民眾受苦

過去期間 ,很多不符合、缺乏實際性的規劃藍圖出台,導致規劃缺乏可行性與被“擱置”。那些規劃藍圖不僅浪費土地資源,而且還影響土地使用者的合法權益。

求助地址

單身視障者求助醫藥費

鄒仕和(紙張姓陳)今年50歲,與兄弟姐妹住在第六郡第八坊范文志街490/20號。他在3歲那年曾經在家摔倒,眼睛神經線受傷害造成雙眼視力越來越模糊,後來完全看不到任何東西,長大也無法謀生計,數十年來靠兄弟姐妹的照顧3餐。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古稀長者帶病謀生

家住第五郡第十三坊鵝貢街147A/8E2號的黃麗雲(紙張姓名為吳香)今年72歲,與兒子袁國成(44歲)相依為命。儘管年逾古稀,但由於生活窮困,數十年來幫人家打雜的黃大娘仍未能在家享兒孫福,老人家每天上、下午仍去做打掃、洗衛生間等工作謀生計,月薪大約300萬元。其兒子國成當摩的,司機載客及替鄰居送貨掙錢養家。他曾經有自己的小家庭,2個兒子今年分別14及5歲,多年來與其妻一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