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市一名十二年級學生參加防疫志願活動

今年暑期,Vinshool Central Park高中學校十二年級學生黃善保騎著自行車參加防疫志願活動。

黃善保騎自行車參加防疫志願活動。

黃善保騎自行車參加防疫志願活動。

因黃善保今年剛17歲,沒有駕照故未能騎摩托車。他決定從守德市草田坊騎自行車到平盛郡白藤小學校去,全程3.3公里。他說:“我最擔心的問題是天氣,因為逆風騎自行車很累。上午面迎風及背對太陽騎車,下午有時會降雨,來不及躲雨就全身淋濕,隨時感冒。此外,我還要戴口罩騎車,比日常有憋氣感和容易疲倦。”

路上,他儘量保護自己的安全,如佩戴安全帽、防飛沫面罩、N95口罩等。憑藉5年騎行路程達1萬5107公里的經驗,他從未超速或超出車道,除非是路邊有車停泊的不得已場合。

在疫苗接種地點,他指引民眾等待醫護人員測量體溫、進行基本體檢、達標便施打疫苗,經常提醒民眾保持安全距離和消毒雙手。可以說,民眾合作是志願員以及黃善保忘掉疲倦的良藥。他透露:“當民眾提供早餐和午餐時,只要看見還有剩餘的,我會請他們多給幾份以在路上送給無家可歸的人。”

他最難忘的事情是6月13日在舊邑郡某交通管制崗值班。“我在陽光下已站3個小時,也在黑暗中站了3個小時,交通管制崗只有幾個人卻負責檢查數千路人的健康申報。我一邊工作一邊擔心路人來不及控制剎車而撞到我們,尤其是晚上7時至10時。困難重重,但要是再選擇,我還是願意參加志願活動。”

他參加志願活動時,已獲各哥哥、姐姐指引在與接種民眾接觸時如何保護自己的技能,包括怎樣穿脫防護服、正確佩戴N95口罩等,因為到處都潛伏新冠確診病例出現的危機。

他說:“我完全可以協助防疫一線力量,而不想在家享受舒適的生活。當你看見志願員和醫護人員受苦時,真不想袖手旁觀。若人人都想享受,誰來受苦?誰會為社群做義工?”

他在防疫期間趁機以行車記錄儀來記錄自己騎自行車過程,路上曾見證很多人在街上運動。他希望人人為大家,限制外出,就讓他高興了。

他透露,開學了,他會安排時間以週末繼續參加志願活動。暑期的回憶與歡樂使他永生難忘◆

文迪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在高壓電線下的居民區獲規劃投興醫療站及醫院。

缺乏可行性規劃令民眾受苦

過去期間 ,很多不符合、缺乏實際性的規劃藍圖出台,導致規劃缺乏可行性與被“擱置”。那些規劃藍圖不僅浪費土地資源,而且還影響土地使用者的合法權益。

求助地址

單身視障者求助醫藥費

鄒仕和(紙張姓陳)今年50歲,與兄弟姐妹住在第六郡第八坊范文志街490/20號。他在3歲那年曾經在家摔倒,眼睛神經線受傷害造成雙眼視力越來越模糊,後來完全看不到任何東西,長大也無法謀生計,數十年來靠兄弟姐妹的照顧3餐。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古稀長者帶病謀生

家住第五郡第十三坊鵝貢街147A/8E2號的黃麗雲(紙張姓名為吳香)今年72歲,與兒子袁國成(44歲)相依為命。儘管年逾古稀,但由於生活窮困,數十年來幫人家打雜的黃大娘仍未能在家享兒孫福,老人家每天上、下午仍去做打掃、洗衛生間等工作謀生計,月薪大約300萬元。其兒子國成當摩的,司機載客及替鄰居送貨掙錢養家。他曾經有自己的小家庭,2個兒子今年分別14及5歲,多年來與其妻一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