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市有個免費租房

疫情期間,社交網分享了為無家可歸的高齡者、流浪者提供免費住宿的地址收到許多溫暖的評論。那就是位於第八郡第十四坊平東 街一條小巷裡的新月租房。

阿權把同居的老大伯當做父親般照顧。

阿權把同居的老大伯當做父親般照顧。

讓老大伯入住
租房門前寫著紅色字樣:“新月租房:救助、照料65歲以上無家可歸、舉目無親、無法自力更生的流浪老人。”我們還來不及讀完上述內容,生活在附近的鄭光雄(63歲)跑來向我們自我介紹,他是當下負責照料“租房”的人。

鄭光雄告知,自從“租房”於2個月前成立之日起,他已經與租房“朝暮相處”。“租房” 創辦者是阿南。當阿南不在的時候,就委托鄭叔叔幫忙看管。鄭叔叔自豪地說:“我是本地‘摩的’,有時間就來幫助看管。許多人說,我看管是有工資,其實沒有。我志願做是因為覺得這份工作饒有意義。”

租房是一間面積逾100平方米的房屋,有夾層,室內設備齊全。房子分成兩間,前一間最寬,是擺放各張床供給租客休息的地方,還有電視、墻鐘和若干凳子。後一間是煮飯、洗澡、洗衣服和裝滿備用食品的地方。指著一個個大缸的阿雄幫我們區分哪個是米缸,哪個是乾糧缸,如:方便麵、河粉、米粉等等,然後指著屋子的米袋便說:“除了由房東準備的食品之外,還有許多熱心人士捐贈。在這裡爐子、餐具、食物等應有盡有的。”

據阿雄說,租房一共有15 張床,相應有15個獲上鎖供入住者放置個人用品的櫃子。租房專門收容家境窮困的高齡男士,目前已有兩人入住,一個65歲和一個86歲體弱的長者。在疫情演變複雜的情況下,租房周邊許多地方已被封鎖,所以租房暫時不接受新人入住以確保安全。

租客相依為命
其中一名租客是阿權。看到我們來訪,他開心地講述自己此前在新富郡租房和在一家飯館當保安員過日子的單身生活。新冠疫情來襲,他失去了工作,沒錢交房租,只好流浪街頭一個星期,誰給什麼就吃什麼。他說:“有一次偶遇阿南(租房房東),看到我的處境他便讓我到這兒居住。住了一個多月的我什麼都有。現在疫情肆虐,我找不到工作,雖然阿南沒有限制居住的時間,但等有了工作我會搬走,讓給更窮困的人入住。”

與阿權同住的是一位86歲體弱老大伯。阿權說:因為年紀大了,有時老大伯不太清醒。他把老大伯當做自己父親照料,做了所有事情,如:煮飯、洗碗、收拾房間、洗衣服、有時還給老大伯洗澡。每週管理租房者都送食品上門輔助。我們的交談因3名婦女前來贈送大米而被打斷。美蓉姐(50歲,家住平盛郡)稱,   我們通過社交網知道新月租房,所以來訪和捐贈一些心意。她說:“這個租房開辦太有意義了,我相信當疫情平息下來, 這兒會成為特殊處境者的溫暖之家。”

據記者了解,租房是新月人道慈善會舉辦的各項活動之一,專門給孤苦無依老人、被丟棄的兒童提供膳食、住宿和照顧健康和精神方面◆

高安編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霸佔舊邑郡第十二坊范大白街馬路的自發性街市。

自發性街市和流動小販不確保防疫安全

本市多個傳統街市復業,但生意不太好,而各郡、縣自發性街市卻不管勒令,如雨後春筍般進行買賣活動。此舉造成疫情傳播的風險,因為消費者和小販都得不到監察、不進行醫療申報或不執行防疫規定等。此外,自發性街市還惡化市容,不確保食品衛生安全。

求助地址

請向貧病婦女伸出援手

何彩雲今年61歲,以前住在第七郡,近2 年來在隆安省隆澤鄉福永邑暫住。她患有小兒麻痹症導致右腳虛弱無力,行動極其困難,需要扶著椅子慢慢挪動身體。7年前,丈夫病逝不久她就患上高血壓, 如今還發現患有糖尿病、心臟病等,每個月都必須在第七郡全科醫院複診領藥服用。為了生計,她在第十郡開設一個小攤位,專門幫人家修改服飾至今約有10年,每日早出晚歸辛辛苦苦幹活,一天最多也只能掙到10萬元而已。有時候更是沒有顧客光顧,那天就沒有收入。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單親父親需要幫助

今年50歲的許承森與兒子許家寶(14歲)現正在第十一郡第三坊駱龍君街106H/5B門牌租個小房子生活。許承森之前做的是冷氣行業,月薪近500萬元。近年來失業了,為了解決3餐而不辭勞苦,當苦力、打散工掙錢維持父子倆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