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兒的愛心之家

本市雄王醫院新生兒科與嘉定人民醫院新生兒疾病科的主要任務是照顧早產、體重低或有新生兒疾病的嬰兒。但近數十年來,上述單位還是被拋棄新生兒的愛心之家。各醫生與護士已細心照顧早產兒、殘疾兒、被拋棄新生兒,直到孩子健健康康才送到各孤兒、殘疾兒童中心和溫暖之家。

棄兒的愛心之家

被拋棄的小天使
“香菇,吃奶吧。”6個月齡、獲嘉定人民醫院新生兒疾病科照顧的香菇一聽見護士長陳氏清翠叫她名字便張著嘴笑。香菇一出生就被母親拋棄。為了讓各名不幸兒童以及香菇感受到一點兒親情的溫暖,醫生與護士們輪流懷抱、陪伴,每天忙著給孩子熬粥、餵養、購買及換尿布、衣服。孩子晚上失眠時,值班醫生都要抱著他們催眠或送到值班室一起睡覺。在各位“母親”的照顧下,孩子日漸強健、胖乎乎很可愛。

陳護士長表示,在醫院接受治療的7至10日後,一般嬰兒將獲父母迎接回家,但每年也有數十名嬰兒被拋棄在醫院。去年共有10名嬰兒被拋棄,也是新生兒疾病科特別的一年。“往年,嬰兒只在本科逗留兩個月,之後地方政府將辦理手續以送他們到社會輔助中心去。去年因新冠肺炎疫情爆發,相關手續辦理緩慢,有的嬰兒要在本科住了11個月。因此,我們都捨不得和很愛他們。”

與此同時,雄王醫院新生兒科的護士胡氏玉鸞惘然看著各張整齊放在一角的空床。上午,若干嬰兒獲送到三平兒童養育輔助中心。爭取休息時間,她拿出手機邊看孩子照片邊說:“準備送他們到新住處時,我已給他們穿著藍色的衣服,希望各小天使的未來生活幸運。”

被拋棄在雄王醫院新生兒科的大多數嬰兒是早產、殘疾、患有先天性疾病、家境貧窮、計劃外生育,甚至還有被拋棄在醫院外的嬰兒。“很多嬰兒當初也有父母和祖父母照顧,但過了一段時間家人就無影無蹤。在保溫箱幾個月後,嬰兒已健康和可愛,醫院便聯繫家人,但他們蓄意不接電話,我們也不忍心拋棄孩子。”胡氏玉鸞護士又說。每天見證多名嬰兒獲父母懷抱、撫慰及照顧,轉身看著各名被拋棄新生兒,醫生與護士們更想給他們彌補。

起名的意願
嘉定人民醫院新生兒疾病科的人員無法記得已照顧多少棄兒,但永記孩子的名字,因為每次起名,全體人員都深思熟慮和討論。每個名字都很有意義,與嬰兒的紀念息息相關,或希望他們長大後會有燦爛的前途。

陳護士長介紹:“這是住在本科最久的玉梅,11個月才送到輔助中心。這是金成,剛出生的體重僅逾1公斤,現在已有9個月齡了,很健康! 還有成仁,皮膚白白嫩嫩,真的很可愛! 輔助中心最近給我們發送照片和視頻,讓大家放心。”

“孩子住在本科近1年,我們對他們如同愛護自己子女一樣。送他們到輔助中心的那天,全體人員都舍不得和眼淚快要湧出了眼眶。我們一直想去看孩子,但擔心他們哭鬧,就不敢去了。希望過了一段時間,他們便適應新環境。”嘉定人民醫院新生兒疾病科科長阮陳氏玄蓉透露。

憑藉婦女本能的愛,護士們了解每名嬰兒的性格。除了起名之外,她們還給女嬰兒穿耳孔和購買銀耳環。玉鸞護士表示:“這些不幸嬰兒的最大希望是,獲得仁厚的家庭收養,可以在父母的愛護下長大。那也是給予我們無窮的幸福和快樂。”◆
 
雄王醫院新生兒科科長裴氏水仙說,過去逾10年來,該科照顧和撫養近400名棄兒。嬰兒躺在保溫箱多日後,身體漸漸  健康,醫生與護士輪流細心照顧,之後  送他們到各輔助中心。該科絕不歧視孩子,全心全意治療、照顧,讓他們日益強健。那是醫生和護士們給新生兒彌補損失的方法。

鴻海-芳鴛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守德市桔萊港坊第三街坊區2號街11/11B住房工程倒塌,殃及相鄰的4棟住房,所幸沒有造成生命損失。

房子倒塌逾兩年仍未獲賠償

守德市桔萊港坊一棟住房在施工的過程中倒塌,導致許多相鄰房屋也倒塌或嚴重受損。兩年半過去了,但這事項仍懸而未決。

求助地址

中年婦女等錢施手術

現正在平新郡平治東坊戰略街130號租個小房子住的楊秀香(今年54歲)於2年前患有子宮脫垂症,由於沒有條件就醫,故此一直拖延。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老年姐妹患病在身

家住第五郡第十一坊鄧太申街18/11號的陳玉華(今年74歲)與妹妹陳志華(68歲)沒有成立家庭,數十年來相依為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