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疾兒童的溫暖之家

武鴻山殘疾兒童教養中心(廣義省義行縣廟市鎮)於5年前成立,現是數百名不幸兒童充滿希望和溫暖之家。

武鴻山殘疾兒童教養中心主任給殘疾兒童贈送禮物。

武鴻山殘疾兒童教養中心主任給殘疾兒童贈送禮物。

共度難關
武鴻山殘疾兒童教養中心(簡稱中心)是一個非公立社會輔助單位,其成立構思來自已故新聞工作者、《西貢解放報》原副總編輯武鴻山家眷的心意。已故新聞工作者武鴻山的母親於2014年獻出面積逾4500平方米的土地以建設中心,希望可以收養、傳授手藝和為殘疾兒童治病,讓他們的生活更美好,同時充滿信心地融入社群。後來的投建工作由晚輩攜手合力,但最大困難是讓中心的活動走上軌道。

該中心主任阮氏秋霞說:“中心建竣,組織工作也 漸穩定,之後要解決直接授課的師資隊伍。當地教師隊伍都沒有教導殘疾和聽障兒童的經驗,因此我須邀請、說服胡志明市與廣義省諮詢家前來中心指引教師。在短短時間內,本中心的年輕教師既努力學習特殊語言以與聽障兒童溝通,又吸收教學方法。”如今,該中心不但教養,而且還傳授手藝。許多學生可以自製及售賣產品掙錢。該中心初期的每個階段和發展都得到地方政府與各界熱心人士的贊助。

該中心每年免費教養廣義省100至120名家境貧困的殘疾兒童,每週的飲食費用約1200萬至1500萬元。全部食品都在超市訂購,以確保食品衛生安全。至於教師、員工和保姆等的工資和活動經費,該中心已通過不同親友關係,接收來自各界熱心人士的資助。
在新冠肺炎疫情爆發期間,該中心有時候迫不得已要把教師、員工和保姆的補貼減半。其實,大家的工作壓力大,生活也不富裕,但沒人想放棄。教師與員工明知未來期間會更困難,故已主動飼養及種植。為了不浪費任何空地,他們已養雞、養鴨和種菜,為學生補充營養。值得一提的是,教師們還自願不收值夜班的補貼,而用於補助學生的膳食費。

溫暖之家
在該中心工作了3年的教師阮氏清草說:“我剛教導殘疾兒童時遇到不少困難,但後來越接近越疼愛他們。事實上,教師們無論遇到什麼困難,絕不離開學生與阮主任,大家會一起與中心共度難關以給殘疾兒童帶來希望。”

高懷南(家住廣義省慕德縣德政鄉)的兒子是武鴻山中心清貧視障2班學生。他透露:“中心讓我兒子有機會上學。作為父母的我們只希望看見子女愉快,生活再苦也無所謂。阮主任與教師們已減輕我們的家庭重擔,所以只要阮主任需要,我們會隨時  支持。”

家住廣義市靖圻鄉的漁民黎文光將女兒寄托中心的教師們照顧,他忙著在海上謀生。他說:“武鴻山中心是我女兒在陸地的第二個家庭,讓我們安心出海捕魚和捍衛黃沙-長沙群島。”

清貧5班學生范清貴代表全中心的115名學生說:“全靠阮主任與各界熱心人士的愛心,我們才有學習、娛樂、得到疼愛和教導的地方。我們有夢想,懂團結,希望將來可成為對社會有貢獻的公民。”◆
 
在2020-2021學年度,武鴻山中心收容50名學生學習手藝,其中有27名達廣義省勞動與榮軍社會廳的職技培訓條件,餘下23名學生參加縫紉、手繡及電腦繡花等培訓班,經費由中心支付。因此,該中心亟需社會各界的同心齊力,一起細心關愛、撫養和教導不幸兒童,讓他們未來將成為對社會有益的公民。本報社會慈善工作組有接受各界熱心讀者的捐款,多多益善,少少無拘,願大家一齊向這些不幸小朋友伸出援手,非常感恩!

阮 莊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一名病人正在阮知方醫院的抗毒重症加護科接受治療。

應對酒精中毒提高警惕

近期,本市記取了多起嚴重的酒精中毒事件,導致很多人入院急救,甚至有人死亡。原因是人們在市場上購買了來源不明的白酒,其中含有甲醇(Methanol)。

求助地址

白內障病人等錢施手術

今年63歲的戚彩蓮與兄弟姐妹住在第五郡第五坊武文傑街894/17號。這間屋子是她的雙親遺留下來的,如今已殘舊不堪,但兄弟姐妹都沒有能力維修。彩蓮之前在和平街市做小買賣,後來去幫人家打理家務謀生。她的丈夫於6年前再度中風,因為家境窮困,沒有條件好好接受醫治,如今可以慢慢行動,但喪失勞動力,也無法開口說說話。其唯一女兒亦是普通勞工,每個月只能幫忙繳交水電費而已。戚彩蓮告知,除了丈夫之外,她還得照顧10年前因車禍導致神智不清的弟弟,以及另一個患上鼻竇炎的弟弟。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貧病家庭需要幫助

杜營祥(今年50歲)本來有個幸福的家庭。誰料第四波疫情來襲期間,他住在第十一郡第十四坊平泰街100號路102號巷成為疫情熱點,他一家多人都感染病毒,有的獲送到集中隔離區,有的被送進醫院接受治療,有的居家隔離。後來疫情更奪走了他患上多種疾病的妻子及健康的女兒。